杉原達、徐勝二氏回日後來函(1995年4月30日)

尊敬的諸位先生、前輩同志們!

滯台期間承蒙各位多方面的關照和支援,無任感激!

離台回日已經三個星期了,此地的山野已經由春花爛漫改為一片新綠。新學期開始了,對訪台成果的整理則尚未完成,天天都些雜務纏身,不過回想那幾日台灣之行,在我們的心中已經刻下了深深的印象,且隨著時日越發豐醇。

在日本,近來恐怖主義橫行,社會的混沌日深,所謂的法治國家和民主主義的虛構逐漸被揭發,再加以日圓昇值,這個國家似乎日益陷入世紀末症候和道德墜落的深淵。眼看著這樣的情況,我們認為,不能把亞洲的未來委之於忘卻了歷史的政治的責任,故意加以曖昧化,扭曲化的日本國家之手。同時我們也強烈反對在「冷戰已逝」的名義下繼續追求霸權的美國主導下的世界「秩序」。我們的台灣之行,正是確認拒絕不合理世界的亞洲民眾的心願和希望源泉,帶有如此意義的、寶貴的一次機會。

這次我們目睹了台灣的,血淚譜成的,民眾鬥爭史的現場。直接面晤了多位見證人,針對受扭曲的彈壓史毅然呼籲回復真相的諸位先生,憶起了東亞人民的犧牲和抵抗的光榮歷史。
就像馬場町的砂礫無法永遠掩蓋烈士們的鮮血一般,壓迫者企圖利用表面上的「繁榮」和「安樂」來掩飾為了民族解放和平等社會,為了拒絕壓制的自由,和熱望富有人性的生活而流的,亞洲人民的高貴的血,是萬萬做不到的。數十年來在孤獨中一直不停斷地呼喚真實的歷史的台灣同志們的奮鬥,正是針對那種混沌的現實的告發,也是宣示亞洲的理性和良知的烽火。同時更是指向人類解放的,長期而困難的路程的精神標幟。

為了向各位的奮鬥精神學習,一同前進,也為了報答各位對我們的旅行的成功和安全所花費的寶貴時間和物心兩方面的支援,我們今後要更加地努力下去!

我們也對台灣之行所獲的經驗,不憚菲力正做著整理的工作,想把它彙聚成亞洲人民的共同的精神糧食。往後還得請各位進一步賜給支援和指導。
最後,相信我們之間的友情和交流必能持續化,再次會面之日也一定不遠,於此衷迎祝福各位的健鬥和健康!

杉原達、徐勝

十一月七日.勝利節日的頌歌 / 巴勃羅.聶魯達

十一月七日.勝利節日的頌歌

巴勃羅.聶魯達

 

這具有雙重意義的週年、今天、今晚﹐

難道人們會看到一個空洞的世界﹐

會看到痛苦的心靈被愚蠢地刺穿﹖

 

不﹐這一天不僅是二十四小時的連續﹐

更是明鏡和利劍的步履﹐

是一朵具有雙重意義的花﹐

它打擊著黑夜﹐

直到將黎明從夜的根中拔起﹗

 

西班牙的節日﹐

你來自南方﹐

勇敢的日子﹐

羽毛如鋼﹐

你來自最後倒下去的人﹐

他的前額被打碎﹐

可你火紅的號令卻還在他的口中迴響﹗

 

你在那裡走著﹐

帶著我們永不磨滅的記憶﹔

你曾經是節日﹐

而現在是鬥爭﹐

你支撐著無形的柱石和翅膀──

它將和你一起飛翔﹗

 

十一月七日﹐

你生活在哪裡﹖

你的花瓣在哪裡放射光彩﹖

你的哨音在哪裡向弟兄們說﹕衝啊﹗

向倒下去的人說﹕起來﹗

 

你的勝利在哪裡形成﹖

從血液開始﹐

通過人們可憐的肉體昇華為英雄﹖

聯盟﹐

世界人民的姊妹﹐

純潔的蘇維埃祖國啊﹐

豐碩的種子又回到你的懷裡

就像樹木的枝條飄灑在大地﹗

 

人民啊﹐

在你的鬥爭中﹐沒有哭泣﹗

一切都像鋼鐵一樣﹐一切都會行走和殺傷﹐

一切﹐包括摸不著的寂靜﹐甚至懷疑──

他用冬天的手尋找我們的心臟﹐

要使它凍結和淪喪﹐

姊妹和母親啊﹐

為了幫助你們取得勝利﹐一切的一切﹐包括快樂﹐都該像鋼鐵一樣﹗

 

今天﹐讓叛變者受到唾棄﹗

讓卑鄙者時刻受到

沾滿鮮血的懲罰

讓膽小鬼回到黑暗中﹐

讓桂冠屬於勇敢的英雄﹐

勇敢的道路﹐勇敢保衛世界的

雪白和鮮紅的艦艇﹗

 

在這樣的日子裡﹐

蘇維埃聯盟﹐我虛心地向您致敬﹕

我是個作家和詩人﹐父親是個鐵路員工﹕我們一向貧窮。

 

昨天﹐在我的小小的多雨的國度裡﹐

相距遙遠﹐我卻和你在一起

你的名字在那裡熱烈地傳誦﹐

燃燒在人民的胸中﹐

直衝我國的高空﹗

 

今天﹐我懷念他們﹐

他們都和你在一起﹐

從家庭到家庭﹐從工廠到工廠﹐

你的名字像紅色的鳥兒在飛翔﹗

願你的英雄受到稱讚﹐

你的每一滴血都受到表彰﹐

它在保衛著純潔、自豪的家鄉﹗

 

願滋養你的英勇、苦澀的麵包受到讚揚﹐

與此同時﹐時代的大門為你開放﹐

讓你那人民的鐵軍高歌前進

在荒野和灰燼中

踏著劊子手的身軀

將一棵宛如明月的巨大的玫瑰

種在勝利、純潔、神聖的大地上﹗

(抄自趙振江編《拉丁美洲詩選》,1996 )

林書揚:為民族的十月反思(1990年9月)

1912年,漢曆辛亥年,中國民族用鮮血結束滿清專制帝國的封建統治。陽曆10月10日建立了東亞第一個共和國,舉世震撼。
1949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四年,中國人民再度以鮮血代價掙脫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的長年桎梏。10月1日成立了以五顆黃星為象徵的,各族勤勞人民大團結的人民共和國。
10月於是成為中國近代史上難得一遇的光輝榮耀的月份,深深地印烙在無數同胞的心田裡。而那一份興奮、自傲和民族重生的使命感,也恆常在以中華為名的所有族群的血脈裡滾動著。
但不幸的是,前後兩回的中國十月革命,都發生在資本帝國主義的殘酷世紀中。都未能撼動世界反動總體系的支配態勢。凸顯的光輝月未能接續為綿延的幸福年。
辛亥年的雙十標幟,旋被淹沒在列強侵華的惡浪中,也因為屢遭侵蝕的社會病變,執政者一再劣質化而引起民族內鬥,終致困憊不堪的舊政權趁國際兩極對抗的大環境,苟存危立在海的這一邊,歷經四十年。
另一方面,巍巍的十一揮走了屈辱的外患記憶回復了民族的自立主體性後,意圖改造腐朽的舊體制和混濁的社會劣質。卻因實踐與檢驗中的錯失,和內外阻力而屢經起伏浮沉,推倒了三座大山,完成了三大任務(國家自衛、基建開發、國民生存權的基本保障)後,仍不免走在艱辛坎坷的路上經之營之,也已四十年。
四十年的海峽隔絕,象徵著歷史轉折期的民族的苦悶。那是血淚譜成的年代記。不知阻斷了多少骨肉親誼,也嚴重扭曲了多數人的祖國觀念。更不知耗去了多少民族天賦的智慧,失去了多少進步發展的寶貴機運。
夠了!一切內鬥情結,一切近親憎惡的時代病態!
在這世紀末的,充滿著積鬱的危機,也涵孕著無限希望的時刻裡,讓我們做一番最徹底、也最虛心的反思檢討!
讓我們肅穆地反思:
民族的十月。
光輝十月的無盡啟迪!

杉村伸二:《秦汉初的“皇帝”与“天子”——战国后期到汉初的政治局势变化与君主号》

西嶋氏认为秦的“皇帝”是“煌煌上帝”之意,它与天帝是同一的绝对存在,因而此时不会有受命于天的“天子”。从汉以后“皇帝”和“天子”才逐渐被并用。刘邦是被诸侯拥戴为“皇帝”的,这意味着天下君主仅仅高于“王”。伴随这一过程,“天子”也因有同样的含义而被并用。包含“皇帝”和“天子”在内的君主观经历文帝时期的黄老思想后,最终在西汉后半期被儒家思想从理论上整合。二者的功能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明确区别[2]。
随后出现了不同于西嶋氏的见解。特别在“皇帝”意为“煌煌上帝”这点上,栗原朋信和浅野裕一进行了强有力反驳。栗原氏认为,从制定“皇帝”称号时秦王和丞相的对话来看,“皇帝”作为比“王”更高等的称号取于“上古帝王号”三皇五帝。类似西嶋氏“煌煌上帝”,即与天一体化的说法并不对,“皇帝”只不过是地上最高君主[3]。此外,浅野裕一在反驳西嶋“煌煌上帝”说时认为,“皇帝”称号建立时的君主号次序是“皇——帝——王——公”。这样,“帝”号高于“王”号,“皇帝”则作为比“帝”号更高级的“帝中之帝”出现[4]。目前对秦“皇帝”号的解释以栗原说和浅野说为定论。
不过,西嶋氏关于汉代以来“皇帝”和“天子”关系的解释对后来皇帝制度和祭祀有关研究产生了很大影响。西嶋氏认为“天子”号随着汉的建立向“皇帝”接近,西汉后半期以后二者并用被理论化:“皇帝”用于表明国内政治上的君主地位,“天子”用于表明与夷狄相对的中国的君主在天地祭祀时的地位。上述功能区分成为了学界通说。 繼續閱讀

亚洲历史怎样评价?(刘大年)

一、亚洲历史在西方资产阶级学者笔下被根本歪曲了
亚洲是世界文明的最古老的发祥地之一。亚洲人民称得起世界上优秀的人民。无论古代和近代的世界先进文化里都有亚洲人民贡献的一份。近代的世界风暴许多次是从亚洲卷起的。亚洲历史在世界文明史上显然占有光辉的重要的篇章。丰富的记载和文物雄辩地说明了这一点。
然而,很长时间以来,亚洲历史并没有受到客观对待。数不清的西方资产阶级文人和他们的追随者任意贬低亚洲历史,千方百计歪曲亚洲历史。到目前为止,这种情形并没有多大改变。 繼續閱讀

落後的歐洲和先進的亞洲(列寧)

(1913年5月10日[23日])
把標題中的這兩個詞組作對比,似乎是不合情理的。誰不知道歐洲先進,亞洲落後呢?但是用作本文標題的這兩個詞組卻包含著一個辛辣的真理。
技術十分發達、文化豐富全面、實行立憲、文明又先進的歐洲,已經進入這樣一個歷史時期,這時當權的資產階級由於懼怕日益成長壯大的無產階級而支持一切落後的、垂死的、中世紀的東西。正在衰朽的資產階級與一切已經衰朽的正在衰朽的勢力聯合起來,以求保存搖搖欲墜的雇傭奴隸制。
在先進的歐洲,當權的是支持一切落後的東西的資產階級。當今歐洲之所以先進,並不是由於資產階級的存在,而是由於不顧資產階級的反對,因為衹有無產階級才能使爭取美好的未來的百萬大軍日益壯大起來,衹有它才能保持和傳播對落後、野蠻、特權、奴隸制和人侮辱人現象的無情的仇視心理。
在“先進的”歐洲,衹有無產階級才是先進的階級。而活著的資產階級甘願幹一切野蠻、殘暴和罪惡的勾當,以維護垂死的資本主義奴隸制。
歐洲資產階級為了金融經紀人和資本家騙子的自私目的而支持亞洲的反動勢力,這可以說是整個歐洲資產階級已經腐朽的一個最明顯不過的例子。
在亞洲,強大的民主運動到處都在發展、擴大和加強。那裡的資產階級還在同人民一起反對反動勢力。數億人正在覺醒起來,追求生活、追求光明,追求自由。這個世界性的運動使一切懂得衹有通過民主才能達到集體主義的覺悟工人多麼歡欣鼓舞!一切真誠的民主主義者對年輕的亞洲是多麼同情!
而“先進的”歐洲呢?它掠奪中國,幫助中國那些反對民主和自由的人!
請看一筆很簡單而又很有教益的帳吧。為了反對中國的民主派,已經簽訂向中國提供一筆新借款的契約,因為“歐洲”支持准備實行軍事獨裁的袁世凱。為什麼它要支持袁世凱呢?因為這是一筆有利可圖的生意。借款數目將近25000萬盧布,但要按100盧布折合84盧布的行市計算。這就是說,“歐洲”資產者實際付給中國人21000萬盧布﹔而他們向公眾則要去22500萬盧布。妳看,在幾星期內,一下子就賺得1500萬盧布的純利!這豈不確實是一筆很大的“純”利嗎?
要是中國人民不承認這筆借款呢?中國不是建立了共和國而國會中的多數又反對這筆借款嗎?
啊,那時“先進的”歐洲就會大喊什麼“文明”、“秩序”、“文化”和“祖國”!那時它就會出動大炮,並與那個冒險家、賣國賊、反動勢力和中世紀的朋友袁世凱勾結起來扼殺“落後的”亞洲的共和制!
整個歐洲的當權勢力,整個歐洲的資產階級,都是與中國的一切反動勢力和中世紀勢力勾結在一起的。
但整個年輕的亞洲,即亞洲數億勞動者,卻有著一切文明國家裡的無產階級做他們的可靠的同盟者。世界上沒有任何力量能阻止無產階級的勝利,而這一勝利一定能把歐洲各國人民和亞洲各國人民都解放出來。
載於1913年5月18日《真理報》第113號
(《列寧選集》第2卷318-319頁1992年版)

勇士飛揚唱大歌──台灣人民武裝抗日20年簡史(曾健民)

前言
中國的近代史,就是一部中國人民飽受帝國主義侵略和欺凌的歷史,同時,也是一部中國人民抵抗外侮追求民族解放,百年浴血奮鬥可歌可泣的偉大史詩;其中,最重要一頁,也是最不容遺忘的一章,就是長達五十年前仆後繼的台灣人民抗日歷史。這個以血淚鑄成的台灣抗日歷史與中國的興衰歷史共同脈動,它始1895年中日甲午之戰清廷敗戰賠款割台,又終於1945年中國人民戰勝了日本帝國主義,台灣人民完成了長達50年的民族解放鬥爭,台灣光復復歸中國之時。
長達半個世紀的台灣抗日史,隨著殘酷的日本殖民統治手段的變化和全中國民族解放鬥爭的進展,抗日鬥爭的形式也有所不同,大略可分為三時期: 繼續閱讀

美帝國主義是中日兩國人民的共同敵人(毛澤東)

美帝國主義是中日兩國人民的共同敵人[1]
(一九六○年六月二十一日)
非常歡迎你們。對日本人民的英勇斗爭感到很高興。你們的斗爭對中國人民、對世界人民都是一個極大的支持,你們斗爭的對象是世界上最大的帝國主義。這個國家曾經控制著中國,援助蔣介石打內戰,現在還佔領著我們的台灣。在日本、菲律賓、南朝鮮、台灣都有它的軍事基地,實際上佔領的還有南越,巴基斯坦以西還有許多國家就不講了。這是我們的共同敵人。去年日本社會黨領袖淺沼稻次郎[2]訪華時在北京發表演講,說美帝國主義是中日兩國人民的共同敵人。當時一部分人認為這種說法太過火。現在日本人民的斗爭,大大超過了去年的這種說法,斗爭的范圍和規模之大,是去年所沒有想到的。這次斗爭是從反對“安全條約”[3]爆發的,其基本性質是反對美帝國主義和它在日本的代理人岸信介[4],要求民族獨立和民主,因為條約是日美反動派在眾議院強行通過的。就是說日本革命的性質是民族民主革命。工人罷工不是提經濟口號,而是提的政治口號,這在世界上是少見的。並且,有高級知識分子參加斗爭,如東京大學校長茅誠司在“六一五”慘案[5]發生的第二天,就召開了全校抗議大會,率領大家上街示威游行。犧牲者是東京大學學生,叫樺美智子,現在全世界聞名。她父親叫樺俊雄,是中央大學教授,專攻法律。好像有好幾千名教授都組織起來了,婦女也趕上去了,還有和尚等宗教界人士也出來了,工人、學生是主力。明天還要有更大規模的罷工。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