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四月 1972

《東風》雜誌社論並代發刊辭:釣運帶我們來到這裡,歷史引導我們向前

一九七二年四月《東風》創刊號。邱士杰攝影於北京清華大學圖書館。(2010年攝)

一九七二年四月《東風》創刊號。邱士杰攝影於北京清華大學圖書館。(2010年攝)


先讓我們總結過去一年來的釣運的經驗。釣運是從台灣民營報紙的青年記者們登陸釣魚台島懸旗立碑所引發的,但是這個運動卻在台灣夭折了,原因是台北方面官方的壓制。其壓制的動機有二: 年前聯大投票台北失利,妄圖「以島換票」,保持聯大席位。 北京政府發表對美日的強硬警告,表示釣魚台是中國領土台灣省的一部份,台北方面採「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的態度,居然表示釣魚台主權未定。
這個運動在台灣被壓抑下去了,卻在美國留學生界普遍燃燒起來。其主要原因是在港台教育之下麻木了的愛國情緒在到了國外後又重新銳化了,留學生了解到國格與人格在異邦的生活中是分不開的。因此在開始時釣運的箭頭有兩個,一個指著日本(外抗強權),一個指著台北(內除國賊)。「外抗強權」沒有人反對,「內除國賊」卻引起了不少恐懼。這恐懼有兩個來源,其一是台灣的留學生對蔣政權特務手段一向具有的恐懼心理,其二是台北為了壓制海外保釣運動,在《中央日報》上製造釣運分子受「匪」利用的謠言,白色恐怖加上「紅色恐怖」,許多台灣來的留學生退出了釣運。但另一些保釣分子對台北這種卑劣的行徑進行了反抗,一再上書要求台北公開向日本表示對釣魚台主權的照會。不料台北方面不但對上書不予置理,反而一方面加緊指名誣指釣運分子為「匪諜」,一方面到處以匿名信、怪電話、和雇用打手製造事端,一方面又派人出來「疏導」,三管齊下企圖製造分化,打擊釣運,同時在《中央日報》上連月刊載中日友好的文章,向日本示好,對釣魚台主權的事卻隻字不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