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四月 1997

時代呼喚著新的社會科學──一九九七年四月二十二日演講於中國社會科學院(陳映真)

今天,站在中國社會科學最高本部的講壇上,我既感到極大的惶恐,也感到極大的光榮。
感到極大的惶恐,是因為我主要地只從事一點文學創作,在社會科學領域,從來不曾接受過嚴格、專業的訓練,更不曾從事過具體的研究工作。今天我站在這裡,有資格的問題,有條件的問題,我深深感到不配,因此覺得特別惶恐。
我感到極大的光榮,是因為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悠久,集合了海內外中國數千最優秀,學術研究上貢獻卓著,不少人是聞名國際的社會科學大學者。在國家尚未統一的歷史時期,我能從台灣來北京獲頒這中國社會科學院的榮譽稱號,覺得特別激動,特別光榮和珍貴。
歷史地看來,中國的社會科學有一個偉大而光榮的歷史傳統,那就是科學地、懷有高度主體意識地、不斷提高了對中國社會和歷史本質的認識,善於結合中國的具體條件,堅持調查研究、實事求是地為中國的救亡、改造、建設和發展,做出大量重要的貢獻。 繼續閱讀

時代呼喚著新的社會科學──一九九七年四月二十二日演講於中國社會科學院(陳映真)

今天,站在中國社會科學最高本部的講壇上,我既感到極大的惶恐,也感到極大的光榮。
感到極大的惶恐,是因為我主要地只從事一點文學創作,在社會科學領域,從來不曾接受過嚴格、專業的訓練,更不曾從事過具體的研究工作。今天我站在這裡,有資格的問題,有條件的問題,我深深感到不配,因此覺得特別惶恐。
我感到極大的光榮,是因為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悠久,集合了海內外中國數千最優秀,學術研究上貢獻卓著,不少人是聞名國際的社會科學大學者。在國家尚未統一的歷史時期,我能從台灣來北京獲頒這中國社會科學院的榮譽稱號,覺得特別激動,特別光榮和珍貴。 繼續閱讀

橄欖桂冠的召喚(倪慧如)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十日,在西班牙巴塞隆納城郊的暗夜裡,我醒來了。隱約聽到了窗外人群的掌聲和著口號聲,像滾滾波濤似地拍打在窗子上。
我不敢相信,在巴塞隆納城郊的半山上,哪來的人群在深夜裡道般瘋狂地呼叫?我登起耳朵仔細聆聽。果然不錯.窗外遠方,人群正在狂叫「No Pasa’ran!」,就像五天前我在馬德里體育場中聽到的萬人歡呼一樣。
我光著腳,快步走到窗前,一把推開落地窗。撲面是濕冷的山風。老松枝頭猛烈地糾纏著漫天的雨絲,哪來的人群呢?遠處山腰幾圈燈暈下,一輛又一輛的汽車飛馳在濕漉漉的山路上,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呼嘯,迴蕩在我的心中,竟奇妙地幻化成了激昂熱烈的呼號:「No Pasa’ran!No Pasa’ran……」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