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與高度自治提法的探討(劉進慶)

東京經濟大學名譽教授 劉進慶
2002年5月23日 香港

1. 祖國統一大業以收攬台灣民心為首要 ─ 序
當今,台灣分離主義勢力猖獗,挾美日洋天子自重,有恃無恐,已到不能容認,不可座視不管的程度。為要完成祖國統一大業,就要徹底推動反獨促統,著力點主要有三方面。一是提高祖國的總合國力、二是以此抵制美日外國勢力介入、三是收攬台灣民心。本文主要針對收攬台灣民心這方面來探討上開問題。
2. 一國兩制涵意的創新前瞻性和對台提法的反省
大家知道,台灣民眾的基本願望是「出頭天」,即當家作主、高度自治。大陸祖國解決台灣問題的基本方針是一國兩制、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涵意,就是要實現和保証台灣人民當家作主、高度自治、「出頭天」的這個基本願望,是收回香港,進而解決台灣問題的最佳方式。香港回歸後的事實經驗,已經証明這個方式的可行性和前瞻性,海內外所共睹。
可是,台灣當局對一國兩制的提法,始終就從「一國」的用辭和涵意來作文章,挑起麻煩,甚至不接受「一國」,進而來否定「一國」。由於一國兩制這一用辭比較抽象,一般民眾在感性上不容易了解,於是讓台灣當局有機可乘,恣無憚忌地來醜化一國兩制方式,令這一個解決台灣問題的最佳方式之推動,停留在進口,無法進展。
原來,台灣和大陸同屬於中國,這一個一中原則,國民黨政權時代長期一貫的「漢賊不兩立」政策,以及九二共識,就是堅持一中原則的客觀事實。現在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都承認台灣和大陸同屬於中國的一中原則,這是客觀事實,勿容置疑。所以兩岸之間關於一中原則,原來就可不必談,不用談,也沒有談判的餘地。要談只有是技術性問題而已。台灣當局一再醜化一國兩制方式,拒絕一中原則,意在分離兩岸。
一方面,台灣民眾的最大關心和切身利益,事實上不在一國而在兩制問題。依我所了解,兩制的涵意,對台灣來說,即意味著台灣的高度自治。台灣高度自治,就是表示可以不同於香港的事例,非常寬鬆,彈性很大。在這個問題上,我們知道台灣民眾少有正面的反對,心中是默認接受。基於以上認識,本文要建議對台灣提一國兩制,要強調「高度自治、和平統一」這一句話,才能更吸引台灣民心,說明一國兩制的好處。
3. 高度自治理念在台灣的歷史基礎
清朝時期兩百多年的台灣,傳統社會的基本特性就是村落自治,其主要內涵是墾戶佃農的村落共同體自治或者宗族自治。地方自治理念可以說是台灣社會的基本原點,高度自治是台灣人民的歷史性願望。
在日治時期的殖民統治下,1920年代以後,在台灣掀起的議會設置運動之訴求和基本目標就是要求治灣人的高度自治權利。戰後,台灣民眾的最大意願也是回歸祖國後的高度自治,這個願望強烈地反映在二二八事件時,廣泛人民所提出來的各項要求當中,即「民主自治」的口號。很不幸,台灣人的這個自治理念和願望,不但沒有受到重視和採納,反而被排除在長期戒嚴非常體制之外,人民高度自治、當家作主、「出頭天」的願望被壓抑,百姓痛恨入骨,造成今天兩岸僵局的深層心理背景。
4. 高度自治提法的現實意義
今天,我們要對台灣一般民眾強調,用一國兩制方式解決台灣問題,就是保証和實現台灣人高度自治,今台灣自由自主發展,其制度和方式大可以與香港事例有所不同,任由台灣人自己決定。高度自治是合乎台灣人民長期以來的當家作主,「出頭天」的願望。這樣的提法應該更容易讓一般台灣民眾理解和接受。
再說,自治的用辭涵意本身就意味著在一國之下的自治,也合乎一中原則。台灣方面如果接受高度自治,就是表示接受一中原則。所以對台一國兩制的提法中,多說高度自治,多強調保証和探討台灣高度自治的具體方法和架構,絲亳不會違反一中原則。台灣民眾應該比較容易了解和接受高度自治,和平統一的提法。
5. 兩岸民眾建立感情的重要性 ─ 代結語
然而光是強調高度自治,還不足於說服台灣民眾。因為阻礙兩岸關係的要害在於互信不足。所以首先要努力爭取台灣民眾對大陸的信心,樹立信賴關係。兩岸人民的信賴關係要從培養感情作起。兩岸民眾多交流,多交情,訴諸於情分,相互加深瞭解而建立互信感情,是一項對台工作的首要任務。
台灣民眾特別是台灣中南部地區台灣人,民風素樸、厚意、重情分、口語「三字經」等,氣質酷似對岸閩南人。促進閩南人與台灣人多接觸,多交情,以利回復和加強台灣人和閩南人的同族意識,即兩岸同胞情,兩岸一家人的感情。以此作為促進互信的突破口。
再說,建立感情的重點,應該放在年輕層和中下層民眾。依我觀察,台灣年青一代人對政治冷漠不關心,重視眼前利,少有歷史是非,這反而表示具有自由思維。理解其心態和氣質,多接觸善加鼓勵,則很容易建立感情,加深信賴,成為改善兩岸關係的主力。至於底層民眾與既得利益層有別,與分離主義有距離,依其民風氣質,比較容易建立感情。不過,這一層人是社會經濟的弱勢層,又在兩岸經貿交流中的受害者。如何收攬這一層人的民心,目前尚無有效辦法,應該多下功夫覓求良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