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十月 2005

閱讀藍博洲(施淑)

二十世紀八○年代,睽違四十年之久的兩岸文學,在報告文學這個文學體式裡,終於有了同步發生和進展的現象。台灣方面,因為七○年代末鄉土文學論戰引發的社會關懷和民族主義意識,加上一九八七年的政治解嚴,舉凡加工區、公害、生態破壞、原住民、眷村、婦女及其他弱勢族群的問題,一一成為報告文學的焦點。大陸方面,八○年代後改革開放的浪潮,更使報告文學成了新時期及其後的社會現象和文學精神的溫度計,它的觸角,遍及物質和文化生產的各個方面。在兩岸二十年來難以數計的報告文學作品裡,藍博洲的寫作歷程和成果,無疑具有突出和特殊的意義。 繼續閱讀

辭世感言(劉進慶)

我從1931年在台灣得到生命來到世間以來,已經歷了74年的星霜。
此間,在台灣接受教育,後步入社會開始工作,又於1962年渡日進入了追求學問的人生之路。
東京大學求學期間,在良師的教誨以及益友的幫助支持之下,投入了戰後台灣經濟的研究。同時,為反抗壓迫也竭力參與反蔣民主運動,就這樣度過了我30歲階段的青春時光。
之後,又在東京大學的好同事及好學生們相伴的環境中,潛心在國際經濟,亞洲經濟,中國經濟的教育、研究方面,認真走上了學者的路。在這期間,為了台灣和中國大陸的和平統一也積極參與各種活動。這可以說是作為我這一代台灣人的歷史性課題。
隨著年齡的增加我的造血細胞發生了變化,生命所需的血球開始變得不足,已感生命到了盡頭。回顧一生,雖然飽嚐了活在動盪年代的辛酸,但是自己可以始終不失主體地頑強走過,可說是幸福的。在此,僅向世間給予我的恩情厚愛表達感謝之意,以此作為我的辭世感言。謝謝。
2005年10月23日
東京經濟大學榮譽教授 劉進慶

「帶部隊回家吧!」──記924美國華盛頓反戰大遊行(唐曙)

聯合廣場的下午
9月24日下午,紐約12街和16街間的聯合廣場(Union Square)像往年一樣熱鬧。這裡逢週末就有市集,賣的是有機的蔬菜水果、雜糧麵包、發酵蘋果汁、舊書、風景圖片,有時候還有爵士樂。幾年沒來,市集還擴大到了12街,街道的兩旁都是亞洲風味的熱食攤,把旁邊「一堆書」舊書店(Strand Book Annex)逛書店的人,擠得有點寸步難行。廣場的中間有個小公園,樹葉扶疏,小孩在裡頭玩耍,大人則曬著太陽聊著天,還是跟幾年前一樣的慵懶。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