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月里女士生平事略(周榮光)

許月里女士

許月里女士


母親出生於一九一二年,也就是民國元年,在新店偏僻的山上;外祖父本來是個以種茶維生的農民,後因手指受傷不便耕作,而搬到台北後車站一帶。外祖父雖是個農民,但漢文的基礎不錯,漢民族的意識也很強,曾經用文言文的三民主義教過母親,同時也教母親看當時的〈台灣民報〉等刊物。母親也經常跟著外祖父去參加當時「文化協會」所舉辦各種講習會及活動。
曾聽母親說外祖父因為看〈台灣民報〉的緣故,而被取消鄰長的資格,外祖父還說「求之不得、求之不得」;以及外祖父因積極的參與「文化協會」的活動,以致被日本當局扣留兩個月,甚至牽連外祖母也被扣留,後來因問不出所以然來才被釋放。所以母親民族意識的啟蒙,與愛國主義的培養,跟外祖父之家庭教育有很大的關係。
母親在九歲時才入小學;一九二零年發生五四運動,反抗帝國主義的運動風起雲湧,各國不同的思想如社會主義、無政府主義等都傳到台灣,當然母親也受到很大的影響。畢業後考入「台灣銀行」儲蓄部,對當時家裡的經濟已友很大的幫助;因有同學和「工友協助會」有來往,所以參加「工友協助會」積極爭取工友的權利與反殖民主義。母親由於參加「工友協助會」,也認識了「農民組合」及「文化協會」的人,同時為了爭取工農的權利及反殖民主義、帝國主義而奮鬥,當然也因此受到各種的迫害。
一九四五年台灣光復,可是因為接收官員的貪污與軍隊的無秩序,以致之後發生二二八事件,使國家、民族及台灣各界蒙受巨大的傷害。母親一九五零年因曾參加「工友協助會」、「農民組合」與「文化協會」的活動而受牽連,而於十二月十日被捕,以「資匪」罪名被判刑十二年;一九六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出獄。在獄中生活雖然很苦,但難友皆能互相幫助,母親總會利用工作之餘專心讀書,以補足中文不足,這也是她獄中生活之最大安慰。一九六六年家中遭逢巨變,且外祖母病重,母親帶著小兒回娘家照顧外祖母,之後在舅父的工廠工作。後來搬至台北後車站的小房屋,生活依然困苦,至小兒大學畢業後生活才漸漸改善。
一九七零年代末,台灣的黨外運動進入新的里程碑,母親積極的投入各種黨外運動。一九八六年九月基於追求民主的信念,以創黨黨員的身分加入新成立的「民進黨」,後因不同意該黨民族分裂主義政綱而斷然退出。母親基於主張民族團結、國家統一、及振興中華,參加了主張民族統一的「中國統一聯盟」(現任榮譽主席)、「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及「勞動黨」,並且經常出現在各種具反帝性質工農運動,與統一運動的場合。二零零五年因脊椎受傷而身體大不如前;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一日清晨因多發性腦腫瘤合併中樞神經衰竭而過世,結束了苦難奮鬥的一生,享年九十七歲。
記得狄更生在〈雙城記〉裡有這樣的陳述:「那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那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那是信仰的時代,也是懷疑的時代;那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那是有希望的春天,也是絕望的冬天;我們前途擁有一切,我們的前途一無所有;我們在一直走向天堂,我們在一直走向地獄。」母親在她活的這個時代裡,選擇對她自己認為應該要走的正確道路,雖然這條道路充滿了荊棘與不平,但總是始終如一、永不後悔的往前走。這就是做為兒子的我,對她最大的懷念與追思。

兒 榮光 叩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