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三月 2014

「台灣社運史上未發生過的暴力鎮壓事件」(說書人)

服貿本身的爭議在3月23日學生衝行政院之後,多數的討論已經轉到「國家暴力」上,但義憤與譴責之餘,矛頭卻只對準國民黨馬江,說明了思維跳不出藍綠框架。
3月26日勞權會發表一篇聲明(全文),從資本主義現實的狀況出發,既肯定服貿同時也批判服貿,同時並舉兩岸經貿往來有利於東亞和平與階級鬥爭的重要性。而當天勞權會會長羅美文在經濟部前的講話(影片)與這篇聲明,在網路上被戰爆,更多人是跳出來指責勞權會與羅美文是「假工運」,以「統派」的標籤關上理解的大門。
3月27日台大政治系部分系友在社科院門口發起焚燒江老師著作的活動,一位政治系學生接受訪問時說:『前幾天行政院動用警力驅離現場的學生與民眾,是台灣社運史上未發生過的暴力鎮壓事件』。(新聞連結
『是台灣社運史上未發生過的暴力鎮壓事件』這句話對我的衝擊很大。我不可能替國家暴力背書或說任何話,但當大家選擇走向反抗之路上,就必須認清暴力是資產階級國家機器的必然手段(政治系的學生會不懂嗎?),你不能把學生號召去「革命」之後,又用眼淚來相互取暖,這只會讓流血這件事變成無比廉價而已。 繼續閱讀

工會團體呼籲「儘快結束立院失序、早日落實服貿協議」聲明

一、加強兩岸經貿往來,有助於東亞的區域和平,更有助於兩岸和平。
東亞地區內各國存在著各種衝突,我們認為這些衝突需要由東亞人民之間的連帶來解決,但現階段,無可否認,經貿的密切往來,扮演了抑制衝突升高的角色。
二、支持可以創造就業的服貿協定。
2002年加入不平等的WTO以來,台灣的農業單是稻米一項,耕作面積就從35萬公頃減少到了26萬頃,共減少9萬公頃,流失稻農約9萬戶。過去工人失業,回家鄉種田,還可以是工人最後的退路,但如今失業工人回家鄉的路,早就被阻斷了。我們沒有看到多少人願意站出來為工、農說話,但如今,可以創造工人就業機會的服貿協議,卻有這麼多人出來反對,不知大家要把工人逼到那裡?
三、我們支持程序民主,但我們反對假藉程序民主之名,行阻擋之實。
立法院內的程序民主,並非唯一的民主方式,更非最好的民主方式。最好的民主方式,應該是政界、企業界、工人及其他社會大眾,共同討論,形成多數意見。若能如此,立法院接受此意見,即使1秒就通過,也並不違背民主程序。前述的民意形成若難以實現,至少正反兩方的政黨應該出面辯論,以凝聚社會共識,但去年九月民進黨主席蘇貞昌以莫須有的理由,回絕了辯論。
四、台灣工人失業率一直無法降低,與台灣產業走向資本密集型產業,有密切的關聯。同樣創造1000萬元的營業額來說,農業可以創造出最多的就業機會,服務業雖然不能和農業相比,但也遠高於電子、電機等資本密集型產業。
五、大陸是台灣最重要的經貿夥伴,過去有些人主張,撇開大陸而往別處發展,但都證實是不可能的。如今,世界三大經濟體、美國、歐盟、日本經濟都陷入了長期的停滯狀態,因此加強與大陸以及東亞鄰近國家間的經貿關係,而這也正是台灣的出路。
六、不過,與大陸的經貿關係,過去我們都是以製造業為主。如今一來大陸的製造業技術水平不斷提高,台灣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二來,大陸製造業在整體經濟的比率也逐漸下降,有意加強服務業。因此,台灣若不重視大陸新擴大的服務業市場,台灣經濟恐怕也逐漸衰弱。
七、服務業並非大陸的強項,而是弱項。
我們不能憑空想像大陸什麼都強,太恐怖。我們不能看到大陸的體操強、跳水跳、舉重強,所以,柔軟度夠、肌力強,並進一步幻想他的棒球一定強。我們應該客觀地就現實論現實。
八、 我們不同意某些工人團體主張「資本家賺錢,關我們工人屁事」的說法。
自2000年以來,台灣的經濟成長率雖然很低,但仍有成長,可是,工人薪資的實質成長率,在民進黨執政八年期間,下降了3.3%;馬英九執政五年期間主張透過救經濟才能救勞工,但工人的實質工資卻繼續下降了0.8%。馬英九當初所提的「涓滴效應」,是上面積了水,水就自然會滴一點下來給勞工,但五年來,成效有限,這才是我們工人這十幾年來面臨的最大問題。要讓水滴下來,我們工人需要想兩個問題:一、經濟如沒有積累與成長,我們將立即面臨更嚴重的無薪休假和裁員;二、到底為何工人無法獲得應有的勞動成果?
九、為了公平地分配經濟生產的所得,我們應該做什麼?
反對降低工人薪資等勞動條件的派遣、外包、臨時雇用。主張增加稅收,以進行對弱勢的二次重分配、擴大社會福利,以增加工人等基層大眾的間接收入。反對大企業吃小企業的交易結構。最重要的是,工人要加強團結,成為爭取上述訴求的主力,並且,積極與資方談判,要求改善勞動條件。
十、目前,世界正面臨氣候變化、環境破壞等災害。眾所周知,這些問題已經不是一個國家或單一地區可以解決的,兩岸及周邊國家應該緊密合作,發展防災及綠能產業。這不但是我們人類未來要向前邁進的方向,而且,我們工人也可以獲得賴以維持的工作機會。
最後,工會團體要求,行政、立法部門和有關政黨、社會各界應共同努力儘快結束立院失序情況,搭建平台給討論服貿議題的各方團體,展開討論與對話,也希望早日落實服貿協議,給勞工一個穩定工作的環境,增加勞工就業機會並提高工人所得。
共同發起:
台北市總工會蔡宏駿理事長,新北市總工會林有盛理事長,台北市攝錄影業職業工會郭貴榮理事長,台北市木工職業工會葉賜珍理事長,台北市糕餅職業工會吳宗雄理事長,台北市烘培業職業工會周錦輝理事長,台灣菸酒股份有限公司工會聯合會趙銘圓理事長,全國勞工福利促進協會高令國理事長,工會大聯盟籌備委員會王裕文召集人,全國金融工會聯合會林萬福理事長,全國勞工聯合總工會林錫維理事長,勞動人權協會
新聞聯絡人:王娟萍0932028601

談談馬英九的貿易路線圖(唐曙)

編按:這是勞動黨副主席兼祕書長唐曙在2012年寫的文章,談到為什麼要批判由美國主導的「自由貿易」、「貿易協定」,以及為什麼必須用不同態度來面對非美國主導的協定。全文共分五個部分:
一、肉精解禁並無法在貿易壁壘間突圍。
二、遏制中國和平發展的「泛太平洋經濟戰略夥伴協定」 (TPP)。
三、亞洲人民對「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 (TPP)」的反對。
四、智慧財產權與醫藥壟斷。
五、馬英九必須思考的問題。

肉精解禁並無法在貿易壁壘間突圍

馬英九政府的貿易路線圖:瘦肉精解禁→協商簽訂TIFA→加入TPP
在台灣民眾對瘦肉精解禁的疑慮和抗議聲,以及美國在台協會臺北辦事處長司徒文表示瘦肉精議題沒有解決,很難重啓「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議」(TIFA)諮商的意見之後,馬英九在4月6日接受《聯合晚報》專訪時,表示「為了談判TIFA,美牛非過不可!」。馬英九警告:如果立法院還是通過美牛瘦肉精「零檢出」,「就不可能恢復TIFA協商,不可能加入「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 (TPP)」,如果不加入TPP,台灣領先南韓的只有ECFA而已。馬英九保證,日後立法院通過修法允許美牛進口,如果國人對美牛有疑慮,「不想吃,可以不吃」,他更強調,「開放美牛是國家信用問題」。 繼續閱讀

「『台灣文學』論爭」中的滇人羅鐵鷹──在「台灣新文學思潮(1947-1949)研討會」上的發言(周良沛)

歷史是既成的事實,是不可假設和臆想的;隨著歲月的流逝,人們對往事記憶模糊或遺忘,都是可能的;白紙黑字的史料埋在故紙堆裡,有時也會被人淡忘。然而,若為某種需要,「企圖以史料的獨佔,又挾史料的威信欺天下之人」,故意模糊、扭曲、篡改歷史時,為澄清事實,駁斥篡改歷史之讕言,它所提供的,無疑是必勝的武器。這點,我們不能不非常非常地感謝台灣社會科學研究會和人間出版社的同仁,為將相關的資料以其歷史本來的面目與所有的讀者見面,以其極富戰鬥韌性的艱苦、持久的勞動,為此作出了文學史上不可磨滅的貢獻。同時也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極其深刻的、說不完的課題。 繼續閱讀

從馬武督到北京:泰雅族人田富達的道路(藍博洲)

前言

一九四九年九月廿一日下午七時,在數百萬人民解放軍的野戰軍已經打到接近台灣、廣東、廣西、貴州、四川和新疆等地區去的內戰形勢下,代表全中國所有民主黨派、人民團體、人民解放軍、各地區、各民族和國外華僑的六百多位代表,齊集北平,召開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後在香港成立的台灣革命團體──台灣民主自治同盟,也派出謝雪紅(女性)、楊克煌、李偉光、王天強、田富達(高山族)等五位正式代表及一名候補代表,參加了這場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開國盛會。

田富達在全國政協一屆一次會議上發言。

田富達在全國政協一屆一次會議上發言。


繼續閱讀

五○年代白色恐怖原住民受難者代表Watan Tanaga[林昭明]在2013年馬場町秋祭上的致辭

Watan Tanaga,台灣泰雅族人‧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顧問。1952年8月16日因「蓬萊民族自救鬥爭青年同盟」案被捕,遭判15年。

林昭明先生(圖右)與韓國政治受難人徐勝先生(圖左)在2014年馬場町秋祭上的合影。(邱士杰攝)

林昭明先生(圖右)與韓國政治受難人徐勝先生(圖左)在2013年馬場町秋祭上的合影。


繼續閱讀

[外部連結]台灣好女人:50年代白色恐怖女性受難人的故事──傅如芝(藍博洲)

原載於藍博洲著,《台灣好女人》

長久以來,在進行50年代白色恐怖民衆史的田野調查時,我經常聽到一些女性受難人提到一個新竹客家女學生小傅的悲劇。因爲這樣,我開始尋訪一直讓同時受難的女性難友難以忘懷的小傅的生命史。在官方檔案的記載中,小傅的本名是傅如芝,新竹人,新竹女中高二學生,1950年1月,參加社會主義青年大同盟,而以“參加叛亂組織”罪名,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在綠島新生訓導處拘禁期間,又因“繼續其叛亂行爲”,改判死刑。
歷經幾年來的循線採訪後,我終於初步掌握了小傅的歷史面貌;現在,我要從她念新竹縣立中學時的初中老師黎子松作爲起頭,向你們報告一則關於小傅的悲劇故事。 繼續閱讀

『 匪諜 』的女兒:橫越一甲子的兩岸三地尋親故事(許孟祥)

2012年8月5日,時令正值農民曆上說的季夏荔月。位處亞熱帶氣候區的台北盆地,一如常年地活像火爐那般炎熱、暑溽難耐。
而就在這麼一個平凡不過的星期天下午,一通彷如穿越時空60年的電話,打到了小楊位於台北永和的家中。電話那頭輾轉從彼岸大陸捎來的信息讓她訝然地怎麼也不敢輕易相信。
這通來自白色恐怖政治受難人團體「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的電話,告訴了小楊,有關他身世中的未解之謎──一個他從未回到過的「故鄉」,以及彼此尋訪數十年無所獲的哥哥,終於在多年的苦尋下,輾轉託人從廣東、香港一路找到了位在台灣台北近郊六張犁的1950年代白色恐怖政治受難人墳塚。 繼續閱讀

〔溫健騮詩賞析〕中國的兒女要回到中國的懷抱!(曉盼)

近代中國的歷次學生運動中,總促使許多人重新認清他所處的時代和他自己,而從舊世界中覺醒過來;五四運動是這樣地促醒了知識份子走向工農群眾。五.卅、一二.九……這幾個大運動更推動了無數人拋下舊包袱,一往直前,為中國的未來奮鬥;到了七○年代初期的釣魚台運動,也促醒成千上萬的留學生走上覺醒的大道,溫健騮就是其中的一個。
溫健騮在香港長大,在台灣唸的大學,酷愛文學的他,以新詩揚名於港台文壇。但是,當時他的作品是什麼呢?下面是一個片段: 繼續閱讀

鄉土文學中的「鄉土」(呂正惠)

七○年代的鄉土文學,就其反現代主義及反殖民經濟的立場來講,具有反帝國主義、回歸民族主義、回歸「鄉土」的傾向。它的反美、反日,在陳映真、黃春明、王禎和有關跨國公司及殖民經濟的小說中極易辨明,而它的回歸中國本位的立場,也可以從小說及理論陳述的字裡行間去體會出來。
然而,從七○年代末鄉土文學論戰結束以後,「鄉土文學」的口號卻逐漸為「台灣文學」所取代,而其內容也經歷了相反方向的改變。根據已成形的「台灣文學自主論」,「回歸」所要尋求的變成是「台灣」、以及「台灣文學」,而「台灣」及其自主性的主要敵人卻變成「中國」,本來被「反」的美國、日本反而喪失了其目標性,且在必要時,可以接受成為「反中國」的助力。
這樣的「轉變」,從辯證發展的立場看,是從「A」到「非A」,對原來提倡鄉土文學的人來講,實在是絕大的諷刺。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