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團體呼籲「儘快結束立院失序、早日落實服貿協議」聲明

一、加強兩岸經貿往來,有助於東亞的區域和平,更有助於兩岸和平。
東亞地區內各國存在著各種衝突,我們認為這些衝突需要由東亞人民之間的連帶來解決,但現階段,無可否認,經貿的密切往來,扮演了抑制衝突升高的角色。
二、支持可以創造就業的服貿協定。
2002年加入不平等的WTO以來,台灣的農業單是稻米一項,耕作面積就從35萬公頃減少到了26萬頃,共減少9萬公頃,流失稻農約9萬戶。過去工人失業,回家鄉種田,還可以是工人最後的退路,但如今失業工人回家鄉的路,早就被阻斷了。我們沒有看到多少人願意站出來為工、農說話,但如今,可以創造工人就業機會的服貿協議,卻有這麼多人出來反對,不知大家要把工人逼到那裡?
三、我們支持程序民主,但我們反對假藉程序民主之名,行阻擋之實。
立法院內的程序民主,並非唯一的民主方式,更非最好的民主方式。最好的民主方式,應該是政界、企業界、工人及其他社會大眾,共同討論,形成多數意見。若能如此,立法院接受此意見,即使1秒就通過,也並不違背民主程序。前述的民意形成若難以實現,至少正反兩方的政黨應該出面辯論,以凝聚社會共識,但去年九月民進黨主席蘇貞昌以莫須有的理由,回絕了辯論。
四、台灣工人失業率一直無法降低,與台灣產業走向資本密集型產業,有密切的關聯。同樣創造1000萬元的營業額來說,農業可以創造出最多的就業機會,服務業雖然不能和農業相比,但也遠高於電子、電機等資本密集型產業。
五、大陸是台灣最重要的經貿夥伴,過去有些人主張,撇開大陸而往別處發展,但都證實是不可能的。如今,世界三大經濟體、美國、歐盟、日本經濟都陷入了長期的停滯狀態,因此加強與大陸以及東亞鄰近國家間的經貿關係,而這也正是台灣的出路。
六、不過,與大陸的經貿關係,過去我們都是以製造業為主。如今一來大陸的製造業技術水平不斷提高,台灣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二來,大陸製造業在整體經濟的比率也逐漸下降,有意加強服務業。因此,台灣若不重視大陸新擴大的服務業市場,台灣經濟恐怕也逐漸衰弱。
七、服務業並非大陸的強項,而是弱項。
我們不能憑空想像大陸什麼都強,太恐怖。我們不能看到大陸的體操強、跳水跳、舉重強,所以,柔軟度夠、肌力強,並進一步幻想他的棒球一定強。我們應該客觀地就現實論現實。
八、 我們不同意某些工人團體主張「資本家賺錢,關我們工人屁事」的說法。
自2000年以來,台灣的經濟成長率雖然很低,但仍有成長,可是,工人薪資的實質成長率,在民進黨執政八年期間,下降了3.3%;馬英九執政五年期間主張透過救經濟才能救勞工,但工人的實質工資卻繼續下降了0.8%。馬英九當初所提的「涓滴效應」,是上面積了水,水就自然會滴一點下來給勞工,但五年來,成效有限,這才是我們工人這十幾年來面臨的最大問題。要讓水滴下來,我們工人需要想兩個問題:一、經濟如沒有積累與成長,我們將立即面臨更嚴重的無薪休假和裁員;二、到底為何工人無法獲得應有的勞動成果?
九、為了公平地分配經濟生產的所得,我們應該做什麼?
反對降低工人薪資等勞動條件的派遣、外包、臨時雇用。主張增加稅收,以進行對弱勢的二次重分配、擴大社會福利,以增加工人等基層大眾的間接收入。反對大企業吃小企業的交易結構。最重要的是,工人要加強團結,成為爭取上述訴求的主力,並且,積極與資方談判,要求改善勞動條件。
十、目前,世界正面臨氣候變化、環境破壞等災害。眾所周知,這些問題已經不是一個國家或單一地區可以解決的,兩岸及周邊國家應該緊密合作,發展防災及綠能產業。這不但是我們人類未來要向前邁進的方向,而且,我們工人也可以獲得賴以維持的工作機會。
最後,工會團體要求,行政、立法部門和有關政黨、社會各界應共同努力儘快結束立院失序情況,搭建平台給討論服貿議題的各方團體,展開討論與對話,也希望早日落實服貿協議,給勞工一個穩定工作的環境,增加勞工就業機會並提高工人所得。
共同發起:
台北市總工會蔡宏駿理事長,新北市總工會林有盛理事長,台北市攝錄影業職業工會郭貴榮理事長,台北市木工職業工會葉賜珍理事長,台北市糕餅職業工會吳宗雄理事長,台北市烘培業職業工會周錦輝理事長,台灣菸酒股份有限公司工會聯合會趙銘圓理事長,全國勞工福利促進協會高令國理事長,工會大聯盟籌備委員會王裕文召集人,全國金融工會聯合會林萬福理事長,全國勞工聯合總工會林錫維理事長,勞動人權協會
新聞聯絡人:王娟萍0932028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