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貪婪的貿易怪獸:「泛太平洋經濟戰略夥伴協定」(TPP)(勞動人權協會)

區別兩種不同的貿易

1991年蘇聯東歐陣營瓦解之後,世界上幾個長期以來掠奪世界各地資源、剝削各地勞動者的先進國家在1995年推動成立世界貿易組織(WTO),將有利於它們的貿易優勢規定成全球貿易談判的項目,然後要求其他經濟體去除貿易壁壘,推動「自由貿易」!面對這樣不平等的全球貿易格局,除了世界各地的勞動者發動了此起彼伏的長期抗爭之外,發展中及後進的經濟體之間也開始進行區域整合,希望透過區域間的經貿交流和合作,抵抗先進國家破壞性極強的貿易攻勢。
2002年,台灣在民進黨執政期間加入了WTO,WTO有關服務貿易的155個項目,台灣簽署同意開放了114項(兩岸服貿協定大陸對台灣開放了80項,台灣對大陸開放了64項,其中有27項在2010年ECFA簽訂時以早收清單開放,2014年將開放的是另外37項),台灣加入WTO的「自由貿易」體系已超過10年。
2005年WTO香港會議,先進國家在強勢要求WTO中其他經濟體停止對農業補貼的同時,卻在密室商議後粗暴地宣佈要繼續維持它們自己的農業補貼政策,這使得與會的各地代表一片譁然,會場外的抗議持續不斷。WTO成立10年來的貿易硝煙,加強了發展中及後進的經濟體間區域貿易的進一步整合,來對抗這些先進國家所主導的、不公平的全球貿易秩序。這使得全球貿易有著兩種不同的內容:一種是發展中及後進經濟體間努力要建立的平等互惠、相依共存的貿易;另一種是先進國家所強銷的掠奪資源、汙染環境、剝削勞動大眾、瓦解農業生產、摧毀社會福利、粉碎食品安全、惡毒的「自由貿易」!具體地分析貿易協定的內容,是區分上述兩種貿易的關鍵依據。基於這樣的認識,我們支持體現平等互惠、相依共存的兩岸服務貿易協定,而不是只利於我方的保護主義,更不表示我們應無條件地接受一切服務貿易協定。

巨大貪婪的貿易怪獸:「泛太平洋經濟戰略夥伴協定」(TPP)

面對以東南亞國協(ASEAN)為核心、日益緊密和擴大的亞太區域平等互惠、相依共存的貿易整合趨勢,以及對WTO緩慢談判過程的不耐,美國一方面加緊推動雙邊自由貿易協定談判與簽署,一方面也積極介入亞太區域的貿易整合。2010年,美國總統歐巴馬在日本橫濱所召開的亞太經合會(APEC)上提案,要在2011年完成和宣佈「泛太平洋經濟戰略夥伴協定」綱要。自此之後的四年間,600名包括雪弗龍、哈利波頓、飛利浦.摩里斯等跨國公司的顧問被遴選參加了「泛太平洋經濟戰略夥伴協定」的談判,一般簡稱TPPA或TPP。與談各方對談判的內容、過程、結果都被要求不得公佈(不像兩岸服貿協定還要在立法院召開16次公聽會,被要求逐條審查)。在這種真正的黑箱作業下,人民大眾只能透過維基解密(Wikileaks)所截獲公佈的密件原文,來了解這個協定令人驚駭的內容!

加入TPP後跨國公司將宰制各經濟體

透過TPP談判密件的公佈,令人震驚地發現那些跨國公司在談判上具有與各經濟體對等的地位。這些公司可以無視甚至要求修改各經濟體內部有關健康、環保、食品安全及其他攸關人民權益的法令規章,並可就其「損失」,要求賠償。在TPP的架構下,是不能容許各經濟體制定條例進行監督的,也絕不允許像兩岸服貿協定那樣可以在實施三年後,評估得失再考慮繼續與否。TPP的「投資者-國家」法庭,是由三名跨國公司的律師所組成,他們不必向選民負責,仲裁的案件也不可援引判例,並且不得上訴。這樣一個有利於跨國公司的體制,已使得與美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的各國政府,必須要賠償這些公司因環境污染、土地利用和森林防護等國內法所造成的35億美元的「損失」!跨國公司已提交還未仲裁的賠償金額已高達147億美元!這些錢都是要用各經濟體人民的納稅錢來支付的。這個體制將使得跨國公司可以「破壞它們的未來期待利潤」為藉口,來反對各國有關環保、能源、消費者健康、汙染防治、水資源、礦藏和其他非貿易的國內政策。著名的投資者告國家的案例有:
•美國雪弗龍石油公司(Chevron)藉「破壞它們的未來期待利潤」的理由,規避了厄瓜多的亞馬遜河污染防治政策;
•生產萬寶路香菸的美國飛利浦.莫里斯國際公司攻擊澳洲的香菸標示政策;
•美國禮來(Eli Lilly)製藥公司攻擊加拿大的藥品專利政策;
•歐洲幾家公司聯合攻擊埃及提高最低工資和南非的平權法案。

加入TPP後食品安全將瓦解

2012年美國在台協會臺北辦事處長司徒文表示,台灣有關美國瘦肉精牛肉進口限制的問題如果沒有解決,台灣要想重啓「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議」(TIFA)的談判,將有困難,後來台灣在2013年開放含有瘦肉精的美國牛肉進口。2014年4月4日,有關「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議」(TIFA)的談判再度在華盛頓召開,美國再次要求台灣應開放美國豬肉進口,但台灣方面仍堅持「牛豬分離」。和兩岸服貿協定不同,美國在與台灣談判「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議」(TIFA)前,就要求台灣必需「買門票」(開放瘦肉精的美國牛豬肉進口),才能進行談判,這是不公平的,但如果加入了TPP,台灣的食品安全將全面瓦解。
TPP要求各經濟體開放食品的進口,對於食品安全,只要出口一方宣稱其食品安全「相當於」進口一方的食品安全標準即可,即便出口方的食品安全標準違反了進口方的食品安全相關法令也不能加以限制。TPP將有關食品安全的農藥、添加物和標示等規定視為「貿易障礙」,必須加以去除。特別在有關標示方面,TPP不准食品標示產地、製造方法以及基因改造等內容,如果參加TPP的經濟體反對這樣措施,那這些外國的食品公司就能以「破壞它們的未來期待利潤」為由,逕行告發,要求賠償!這樣一來人民大眾的健康就面臨不可預知的危險與威脅之下,一旦進入TPP,國際基因改造和農藥大公司孟山都(Monsanto)的有毒製品將長驅直入地進入台灣。

TPP將摧毀健保體制

TPP透過擴大藥品壟斷專利的做法,讓國際大藥廠得到權力提高更多藥品的價格,這樣的壟斷性專利甚至還擴大到外科手術的程序,這樣的作法將使開發中國家的人民無法取得愛滋病、肺結核和癌症的藥物。
對於有健保體制的經濟體而言,它們都會透過處方藥的大量購買來壓低藥價,這些低價藥如果也能發揮療效,就不會核准那些有壟斷專利的高價新藥。但TPP允許外國藥廠在外國法庭直接攻擊各經濟體的國內專利及藥價制定條例,以控制藥價,使消費者無法使用較廉價的通用藥品。此外,跨國並針對各經濟體的專利標準,提告要求賠償。台灣一旦加入,台灣的健保制度將受到外國藥廠的控制,合理藥價和健保費的體制將被摧毀。
此外,TPP還允許外國公司直接挑戰各經濟體國內有關污染防治、菸草、酒精管制和環保等政策,各經濟體將再因「破壞它們的未來期待利潤」而遭到告發受罰,不利於香菸和酒類的標示將被迫取消。
2008年及2010年美國飛利浦.莫里斯國際香菸公司控告烏拉圭和澳洲政府依國際衛生組織規定標示「香菸有害健康」是「損害」其利益。美國冶金公司倫柯集團(Renco Group)在秘魯的拉歐羅亞(La Oroya)設廠多年造成嚴重的二氧化硫汙染,秘魯政府要求該公司停工並解決汙染問題。2010年底,倫柯集團依據美秘自由貿易協定中的「投資者-國家」的仲裁體制,向祕魯政府提出8億美元的賠償,秘魯政府最後不得不重新允許倫柯集團在不解決汙染問題的情況下,繼續運作,這使得拉歐羅亞地區的烏然情況更加嚴重。

TPP使得網路使用不再自由

TPP要求網路服務的提供者必須監控用戶的活動,紀錄網際網路內容,並有權切斷網路使用者對網路用戶生成內容的瀏覽。在Youtube網站上公佈剪接自其他影片的段落,儘管是用於教育和個人用途,都屬非法。個人下載有版權的相關產品,將課以強制性罰款。TPP將版權保護的期限提高到至少120年。此外,加入TPP之後,使用像Linux這樣的開放原始碼的免費自由軟體合法觀看有版權的DVD或使用其他有版權的產品時[補註1],將被處以強制性罰款,原始數位碼的封鎖也將影響到聽障和視障人士透過電腦聽取聲音和讀取字幕。

TPP強迫開放高風險的資本投機

TPP將禁止各經濟體阻撓銀行高風險金融衍生商品的推出。各地政府防範經濟危機衝擊的「防火牆」都將被TPP禁止,對高風險的金融投機課以重稅以利社福、健保和環境的政策,將被TPP禁止,任何反對將遭到金融公司及銀行的告發受罰。如此一來,包括台灣在內的各經濟體一旦加入TPP,將無法對金融投機活動進行有效的金融防禦措施,如果經濟危機爆發,各經濟體只能坐以待斃。

TPP將自由徵用各經濟體的資源

TPP將可以決定各經濟體出口的能源資源數量,這將使得能源的價格高漲。TPP在徵用各經濟體資源時造成的環境汙染,將不必賠償損失,這些措施將大大地破壞各經濟體的環境,各地政府如要反制,將面臨跨國公司的告發和索賠。

TPP將把各經濟體的公共服務私有化

TPP限制各經濟體公用事業、運輸及教育等公共服務機能,並讓跨國公司透過競爭介入公共服務,破壞各經濟體有關水、電及天然氣的國營體制,加速公共服務的私有化。對於反制私有化的經濟體,跨國公司仍然可以告發並要求賠償。

TPP的秘密談判違反了民主原則

TPP在整個談判過程中都是秘密行事的,連文案的草案都不得外流。這樣一個攸關亞太地區人民利益的貿易協定,是連各經濟體的立法機構都無從過問的。近年間被允許發佈的部分章節,各經濟體的立法委員也只能在無人陪同、不得分享的情況下進行閱讀。然而卻有一批未經選舉的談判者,在跨國公司的指揮下,最終制定著TPP的各項內容,這些貿易協定的內容完全忽視各經濟體內部的民主機制以及諸如空氣品質、醫藥運用、就業安定、食品安全和金融穩定等非關貿易的政策。一旦國內政策與TPP牴觸,就會遭到貿易制裁,若想因為一個貿易項目改變TPP內容,必須要得到TPP各經濟體的一致同意才能更改。

TPP嚴重威脅各經濟體的國家安全

2012年,美國國防部發佈「亞太軍事樞紐戰略」,要將60%的美軍中東設施與資源調動到亞太地區,以保護美國在亞太地區61%出口總值7750億美元的利益。2014年,就在美國總統歐巴馬要求國會快速通過TPP的同時,美國眾議員軍事委員會(HASC)也召開閉門秘密會議,開始加速落實「亞太軍事樞紐戰略」。美國在亞太地區維持32萬的駐軍,與澳洲、南韓與日本頻繁進行聯合軍事演習,增加軍事設施,並要求想要加入TPP的菲律賓必須與美國強化軍事合作,讓美軍重返菲律賓。美國這樣的軍事戰略直接威脅著亞太地區的和平與安全,也衝擊著TPP各經濟體的安全。如果跨國公司的利益與各經濟體發生衝突,而各經濟體又因本國人民的利益而不服仲裁時,亞太地區的美國駐軍極有可能將成為跨國公司的私人部隊,去捍衛所謂的「貿易利益」,這樣可怕的戰爭威脅,恐怕才是危及國家安全的致命危機。在討論兩岸服貿協議時危言聳聽的影響「國家安全」宣傳,根本無法與這樣的戰爭威脅相提並論。

TPP與兩岸服貿協定

透過對TPP的揭露,我們會發現近來批評兩岸服貿協定「黑箱作業」、「違反民主程序」、「影響國家安全」的種種批評,在簽定TPP時,將有過之而無不及。兩岸服貿協定能在台灣被討論、被批判,就證明了它比起WTO、台紐/台新服貿協定談判時,更具透明性。接下來的問題是:當朝野兩黨汲汲於要加入美國所主導的「泛太平洋經濟戰略夥伴協定」(TPPA)時,台灣社會將如何的反對和批判它呢?仍會像反對美國瘦肉精牛肉進口時一樣,卯足全力的反對農委會,卻對施壓的美國視若無睹嗎?還是會逐步升高訴求,與代表跨國壟斷集團利益的美國短兵相接呢?我們拭目期待。
我們始終如一的反對先進國家的帝國主義全球化宰制,我們始終如一地反對WTO去管制化措施對全球勞動者的壓迫,但我們也必須在殘酷不平等的貿易現實世界中,支持平等互惠、相依共存的貿易,這始終都是不矛盾的。以出口為產業導向的台灣,長年來處在先進國家所宰制的「自由貿易」體系之中,夸言反對「自由貿易」,最終是要帶著台灣勞工一起退出WTO嗎?退出以後呢?只要舉起保護主義的大旗,就能解放台灣勞動者?答案看來並非如此一廂情願的簡單。實際的做法應該是在這個由先進國家所主導的、不平等的WTO貿易秩序下,與所有的勞動者一起奮戰對抗像TPP這樣的貿易巨獸,直到平等互惠、相依共存的貿易全面實現為止!
補註1 :本文於4月10日晚間上網之後,獲得電資工會的指正與提醒。本文在「TPP使得使用網路不再自由」一節提到Linux的部分的確漏了一句話。也就是,「使用像Linux這樣的開放原始碼的免費自由軟體」之後應加上「合法觀看有版權的DVD或使用其他有版權的產品時」一句,這句話在執筆者的原稿中是有的,但後來換了幾次不同的電腦寫文章,所以出現脫漏,這是執筆者寫作時的疏漏。有關這件事的探討網路上已有大量的資料,維基解密所發表的有關TPP智慧財產權專章的內文可見:http://wikileaks.org/tpp/#start
其中提到了對於「數位鎖」(digital locks)的保護。在此特別感謝電資工會專業的指教,並向讀者們致歉,文句脫漏造成的闕失概由執筆者負責。(2014.4.11日執筆者補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