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十一月 2018

杉原達、徐勝二氏回日後來函(1995年4月30日)

尊敬的諸位先生、前輩同志們!

滯台期間承蒙各位多方面的關照和支援,無任感激!

離台回日已經三個星期了,此地的山野已經由春花爛漫改為一片新綠。新學期開始了,對訪台成果的整理則尚未完成,天天都些雜務纏身,不過回想那幾日台灣之行,在我們的心中已經刻下了深深的印象,且隨著時日越發豐醇。

在日本,近來恐怖主義橫行,社會的混沌日深,所謂的法治國家和民主主義的虛構逐漸被揭發,再加以日圓昇值,這個國家似乎日益陷入世紀末症候和道德墜落的深淵。眼看著這樣的情況,我們認為,不能把亞洲的未來委之於忘卻了歷史的政治的責任,故意加以曖昧化,扭曲化的日本國家之手。同時我們也強烈反對在「冷戰已逝」的名義下繼續追求霸權的美國主導下的世界「秩序」。我們的台灣之行,正是確認拒絕不合理世界的亞洲民眾的心願和希望源泉,帶有如此意義的、寶貴的一次機會。

這次我們目睹了台灣的,血淚譜成的,民眾鬥爭史的現場。直接面晤了多位見證人,針對受扭曲的彈壓史毅然呼籲回復真相的諸位先生,憶起了東亞人民的犧牲和抵抗的光榮歷史。
就像馬場町的砂礫無法永遠掩蓋烈士們的鮮血一般,壓迫者企圖利用表面上的「繁榮」和「安樂」來掩飾為了民族解放和平等社會,為了拒絕壓制的自由,和熱望富有人性的生活而流的,亞洲人民的高貴的血,是萬萬做不到的。數十年來在孤獨中一直不停斷地呼喚真實的歷史的台灣同志們的奮鬥,正是針對那種混沌的現實的告發,也是宣示亞洲的理性和良知的烽火。同時更是指向人類解放的,長期而困難的路程的精神標幟。

為了向各位的奮鬥精神學習,一同前進,也為了報答各位對我們的旅行的成功和安全所花費的寶貴時間和物心兩方面的支援,我們今後要更加地努力下去!

我們也對台灣之行所獲的經驗,不憚菲力正做著整理的工作,想把它彙聚成亞洲人民的共同的精神糧食。往後還得請各位進一步賜給支援和指導。
最後,相信我們之間的友情和交流必能持續化,再次會面之日也一定不遠,於此衷迎祝福各位的健鬥和健康!

杉原達、徐勝

十一月七日.勝利節日的頌歌 / 巴勃羅.聶魯達

十一月七日.勝利節日的頌歌

巴勃羅.聶魯達

 

這具有雙重意義的週年、今天、今晚﹐

難道人們會看到一個空洞的世界﹐

會看到痛苦的心靈被愚蠢地刺穿﹖

 

不﹐這一天不僅是二十四小時的連續﹐

更是明鏡和利劍的步履﹐

是一朵具有雙重意義的花﹐

它打擊著黑夜﹐

直到將黎明從夜的根中拔起﹗

 

西班牙的節日﹐

你來自南方﹐

勇敢的日子﹐

羽毛如鋼﹐

你來自最後倒下去的人﹐

他的前額被打碎﹐

可你火紅的號令卻還在他的口中迴響﹗

 

你在那裡走著﹐

帶著我們永不磨滅的記憶﹔

你曾經是節日﹐

而現在是鬥爭﹐

你支撐著無形的柱石和翅膀──

它將和你一起飛翔﹗

 

十一月七日﹐

你生活在哪裡﹖

你的花瓣在哪裡放射光彩﹖

你的哨音在哪裡向弟兄們說﹕衝啊﹗

向倒下去的人說﹕起來﹗

 

你的勝利在哪裡形成﹖

從血液開始﹐

通過人們可憐的肉體昇華為英雄﹖

聯盟﹐

世界人民的姊妹﹐

純潔的蘇維埃祖國啊﹐

豐碩的種子又回到你的懷裡

就像樹木的枝條飄灑在大地﹗

 

人民啊﹐

在你的鬥爭中﹐沒有哭泣﹗

一切都像鋼鐵一樣﹐一切都會行走和殺傷﹐

一切﹐包括摸不著的寂靜﹐甚至懷疑──

他用冬天的手尋找我們的心臟﹐

要使它凍結和淪喪﹐

姊妹和母親啊﹐

為了幫助你們取得勝利﹐一切的一切﹐包括快樂﹐都該像鋼鐵一樣﹗

 

今天﹐讓叛變者受到唾棄﹗

讓卑鄙者時刻受到

沾滿鮮血的懲罰

讓膽小鬼回到黑暗中﹐

讓桂冠屬於勇敢的英雄﹐

勇敢的道路﹐勇敢保衛世界的

雪白和鮮紅的艦艇﹗

 

在這樣的日子裡﹐

蘇維埃聯盟﹐我虛心地向您致敬﹕

我是個作家和詩人﹐父親是個鐵路員工﹕我們一向貧窮。

 

昨天﹐在我的小小的多雨的國度裡﹐

相距遙遠﹐我卻和你在一起

你的名字在那裡熱烈地傳誦﹐

燃燒在人民的胸中﹐

直衝我國的高空﹗

 

今天﹐我懷念他們﹐

他們都和你在一起﹐

從家庭到家庭﹐從工廠到工廠﹐

你的名字像紅色的鳥兒在飛翔﹗

願你的英雄受到稱讚﹐

你的每一滴血都受到表彰﹐

它在保衛著純潔、自豪的家鄉﹗

 

願滋養你的英勇、苦澀的麵包受到讚揚﹐

與此同時﹐時代的大門為你開放﹐

讓你那人民的鐵軍高歌前進

在荒野和灰燼中

踏著劊子手的身軀

將一棵宛如明月的巨大的玫瑰

種在勝利、純潔、神聖的大地上﹗

(抄自趙振江編《拉丁美洲詩選》,19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