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石榆:詩人羅鐵鷹墓誌銘

羅鐵鷹.原名羅樹藩,191 7年2月2日生於雲南洱源縣.1985年8月28日病逝于昆明.終年六十有八。作為現代詩人、文學評論家,終生為民族解放、祖國獨立與社會主義建設事業.驍勇戰鬥至最後一息。

羅鐵鷹在明媚之洱海抱育下、點蒼山雪峰光照中.得大自然之厚澤。幼年入私塾,接受大理古國文化的啟迪,童蒙漸開慧眼。及至30年代,昆明高中畢業後.負笈至上海,就讀于大同大學,眼界愈闊,胸蕩時代思潮,痛心國土戰災人禍,奮起筆桿,詩情如火山噴焰,評鋒似利刃剔骨.其詩文發表於津滬報刊.為文壇鳴鏑增聲。先後使用羅鐵鷹、駱駝英、華萊士、周比得等筆名,或詩或文或翻譯,服膺於革命文藝戰線。以署名羅鐵鷹的最多,充分體現其矯健翱翔呼嘯之性格。抗日戰爭開始,鐵鷹回昆明,在雲南大學土木系續學,養成明晰的思維能力,故其評論如游刃於肯綮。然而充分表現其才智的,則是1938年8月,在徐嘉瑞、雷濺波協力下創辦大型詩刊《戰歌》,並加入廣州《中國詩壇》.與撰者志趣契合.互相支援文稿。1 939年冬初,撰者從西北戰區輾轉至昆明,方與鐵鷹面識,一見如故.交往甚密。撰者主持「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昆明分會時,鐵鷹主掌「詩歌組」,開展創作與朗誦等活動。又為充實《戰歌》及出版詩集,通力合作。翌年,鐵鷹雲南大學畢業.即在昆華女中任教國文,與魏猛克、張光年等共事,因學潮而散走,鐵鷹轉往楚雄中學任教。時當1944年春,撰者遠走東南,未得與鐵鷹握別。其後得聞鐵鷹主編《金碧旬刊》與《真理週報》。1947年秋,被國民黨反動政府通緝,輾轉至臺灣,撰者為其謀得中學教席,深受學生愛戴,曾組織進步學生傳閱國內革命讀物。同時不忘揮筆戰鬥,響應撰者在《新生報》副刊《橋》上的論戰,發表了有關臺灣文學走向的評論,為此種種,招嫌愈露。1949年春,為免身陷危境,撰者資助其秘密返上海,從此在蘇滬解放區工作,活躍於文藝陣線。不久,參加解放雲南之進軍,先後加入「作協」分會、現代文學學會,並任教于昆明師院中文系。經歷「十年浩劫」,備受摧殘,家破人亡,孤棲斗室,仍不折其志,其《小麥組詩》、《望昆明》及《東風路組詩》,是痛定思痛、橫眉冷對之作。晚年病榻淒其,戰鬥精神未減。何天之無情,奪此英才於未竭,哀哉!

  茲為彰詩人生平業績,擇其犖犖者為墓誌銘,以供瞻仰者憑弔追思,世世代代望其風範而勵志於永久,是以援筆銘之。

雷石榆敬撰1987年5月於河北大學

「『台灣文學』論爭」中的滇人羅鐵鷹──在「台灣新文學思潮(1947-1949)研討會」上的發言(周良沛)

歷史是既成的事實,是不可假設和臆想的;隨著歲月的流逝,人們對往事記憶模糊或遺忘,都是可能的;白紙黑字的史料埋在故紙堆裡,有時也會被人淡忘。然而,若為某種需要,「企圖以史料的獨佔,又挾史料的威信欺天下之人」,故意模糊、扭曲、篡改歷史時,為澄清事實,駁斥篡改歷史之讕言,它所提供的,無疑是必勝的武器。這點,我們不能不非常非常地感謝台灣社會科學研究會和人間出版社的同仁,為將相關的資料以其歷史本來的面目與所有的讀者見面,以其極富戰鬥韌性的艱苦、持久的勞動,為此作出了文學史上不可磨滅的貢獻。同時也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極其深刻的、說不完的課題。 繼續閱讀 「『台灣文學』論爭」中的滇人羅鐵鷹──在「台灣新文學思潮(1947-1949)研討會」上的發言(周良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