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水煙:回憶臺灣「二·二八起義」

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臺灣人。從日本統治臺灣的時候起我就一直住在台南市,是一個普通的台南市民。我們這一代人飽受了日本統治者的欺負、壓榨,知道當亡國奴是什麼滋味,因此臺灣光復,國民黨軍隊來接管,台南市民欣喜若狂,指望從此可以昂頭挺胸當中國人,過上太平日子了。誰曾想到祖國「唐山」來的黨政軍官員,把臺灣當作「戰利品」,把臺灣人當作「二等國民」,國民黨來接收的大小官員,貪污腐敗,把臺灣南部的古城台南市也搞得烏煙瘴氣,物價一日三漲。加上國民黨不顧臺灣人民的死活,把大批大米調去打內戰,造成米價暴漲,民不聊生。「二-二八」前夕,民眾對國民黨暴政的憤怒,已達到忍無可忍的程度。台南市同全島各地一樣,人心思變,一觸即發。

2月下旬我正在臺北,親眼看到2月28日臺北市民罷市、罷課、請願以至爆發那場風暴的情景。3月1日我即趕回到台南。馬上去找一位朋友,正碰上幾個人在他家商量第2天(3日)參加市民大會之事。他們已經從報紙的號外和廣播中知道臺北發生事件的大體情況,但對具體情況並不瞭解。我把2月27日晚上以及28日臺北市所發生的詳情向他們作了介紹,最後決定在3日的市民大會上提出兩項建議:一是支持臺北市民,要求懲辦兇手,改革省政;二是組織一次集會遊行。這兩項建議在會上都被採納了。

根據3日市民大會的決定,3月4日早上起各區市民,各校學生三三兩兩開始向西門市場前集中,到10時左右已達二三千人,先是有幾個學生敞了慷慨激昂的演講,接著民眾自行排隊,青年、學生乘卡車在前頭,秩序井然地從西門町、錦町至銀座進行示威遊行。遊行隊伍沿途喊口號:「要求生活的保障」、「反對內戰」、「打倒貪官污吏」、「要求臺灣自治」,隊伍所經過的馬路兩邊人山人海,揮手歡呼。憲兵和警察照常在街上巡邏,並不干涉。這是一次和平的示威。為了防止國民黨警察鎮壓群眾,下午參加遊行的青年學生分為幾個小分隊分別到各警察派出所、警察隊繳了警察的槍支彈藥。我跟一位陳兄到小西門外去組織郊區農民。陳兄是過去的農民組織成員,在郊區農民中很有威望,當天就組織了50多農村青年待命進城。

在這次「二·二八」事件中有兩方面的力量影響著台南市民的行動。一方面是以在校學生為主力,包括台南二中畢業生和南方歸來的青年。他們有組織,行動較有計劃,有戰鬥力,他們帶頭張貼標語,組織遊行,收繳槍支,支援外地鬥爭。另一方面是社會各界人士組成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裡面有日本時代的御用紳士、社會名流和各界代表(學生也有代表參加,但不能起主導作用)。主要是那些紳士在處理委員會中起著主導作用。他們主要是聽從臺北處理委員會和當局的廣播講話行事。如:臺北處理委員會3月4日發出通知要求各縣市緊急成立「處理委員會縣市分會」,台南市的處理委員會是接到通知後才在5日晚上開會成立的。

台南市從3月3日市參議會邀集各界代表舉行市民大會起,至11日中午從高雄開來大批軍隊實行鎮壓為止,在這9天中除3日上午在運河邊一隻福建開來的武裝走私帆船向群眾開槍,憤怒的群眾把船燒掉外,沒有發生過戰鬥。不僅沒有出現亂打外省人的情況,而且他們都受到保護。如專賣局台南分局局長當時不在家,雖然群眾都恨專賣局,但因台南的專賣局長是清廉的,局裡的台籍職吊豐動地i尾好地保護了他的眷屬.台南鹽業局局長也同樣受到了很好的保護。警察局長也只受到監視而已。國民黨的市長照常辦公,也沒有去妨礙他。台南市秩序井然,可以說基本上是和平的、合法的鬥爭。就是這樣,大批國民黨軍還是進行了殘酷的鎮壓。

3月11日由高雄開來的國民黨軍一到台南就立即下令戒嚴,展開瘋狂地捕殺。首先被槍殺的是經由各界人民選舉出來的市長候選人之一的湯德章。3月12日中午,湯德章被國民黨五花大綁押上卡車遊街示眾,從本町向大正公園開來,從我家門口經過。我就跟著後面去看了,在當時的白包恐怖下,敢出去看的人並不多。湯德章雖然被五花大綁,背上插著牌子,但他面不改色昂首怒視劊子手們。下車後劊子手要他跪下,他不但不屈服,還破口大駡蔣賊軍。我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看見這種公開槍殺人的.而且是槍殺仁人志士,所以印象特別深刻。

湯德章是在日本統治時期靠自學通過高等文官考試及格的。因為他是臺灣人,所以不能當行政官或法官,只有當律師。他是窮苦人出身,當律師後肯幫平民老百姓打官司,在市民中頗孚眾望。光復後他敢於仗義直言,敢於同貪官污吏鬥爭,所以受到國民黨官員及御用紳士的注意。他在「二·二八」處理委員會中只當了一個治安組長,雖然被推選為市長候選人,只有105票,是3個候選人中最少的一個,但他卻在台南市第一個被槍殺了。

接著莊孟侯也被捕了。莊孟侯是台南市三青團的主任,被推選為台南市處理委員會的副主任。莊孟侯是個醫生,青年時代就參加反日進步運動,曾是文化協會台南市的主要領導人之一,在台南市頗有名望。據說他的被捕是韓石泉等人告的狀,說台南這次事件是他煽動的。莊孟侯被捕後,他五弟莊孟倫不服,曾跑到南京控告韓石泉等人的誣告罪,但無結果,後經多方營救,莊孟侯被關5個多月總算放出來了,但由於關押期間被折磨的很厲害,出來後不久即去世。台南市自從實行戒嚴後。以搜捕「暴徒」、收繳武器為名,進行清鄉,到處搜捕,瘋狂射殺,連續幾天槍聲不斷,多少無辜死於槍口之下。在這一片恐怖聲中有一批志士被迫轉入山中堅持鬥爭。聽說後來大部分志士也都犧牲了。國民黨就是用這樣的血腥屠殺使臺灣人民進一步認識它那虛偽、殘暴、獨裁的本性的。

臺灣「二二八」起義已經50年了。近年來經過臺灣人民的不斷鬥爭,迫使臺灣當局不得不對這次事件公開表示道歉,在臺北建立「二二八」紀念碑,向死難者家屬進行賠償。願「二二八」事件中犧牲的臺灣同胞的英靈安息。

我希望故鄉的人民幸福,社會安定,經濟繁榮,更希望祖國早日和平統一。(作者系臺盟湖北省委顧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