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戰經驗的克服與南北韓的統一(洪根洙牧師)

原載於《左翼》第八期

一、前言:留為21世紀的課題的韓半島統一

限制著現今韓國人的生活與歷史的民族分斷,迫使住在南韓與北韓的所有人過著畸型的生活。雖然我民族的分斷是外勢所逼,但我們民族仍應該以自己的智慧與力量以及團結,來克服分斷。但很遺憾地,我民族自1945年分斷,更準確地說是從1948年2月7日分斷(註1)以來,已歷經20世紀而進入21世紀,仍未來完成統一。民族統一不得不再度成為21世紀的課題。

這塊土地上的民眾,在外勢的從屬結構、結構性的不義、壓抑性的體制下,遭受到雙重的壓迫與榨取。我們民族也因而生活於不斷的分裂、對立、價值觀的消失與扭曲中。其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民族分斷。

只有克服分斷,才能使一千萬離散家族團員重逢,才能使他們生活幸福、有意義;只有克服分斷才能使這塊土地上的勞動者、農民、貧民等過一個像人樣的生活,才能使被扣上左傾、親共、匪諜等的罪名,入獄坐牢的無數良心犯,重獲自由,解決韓國社會所有的問題與矛盾。

曾經一度,南韓內的部份極右保守份子,「興奮」於併吞北韓,完成統一。但,後來,國際上已經證實,北韓政權崩潰的可能性極微,因而,他們似乎已經放棄原先的想法。不過,他們很快又轉而期待周邊的四大強國或六大強國推動南北韓的統一。

也有些人提出全球化邏輯,主張我們民族應該放棄克服民族分斷的義務。事實上,全球化只不過意味著經濟的全球化,其實是美國對其全球主導權的再度「誓言」。美國與韓國的現政權所高唱的國際化或「全球化」,僅管帶著無數美麗的修飾詞,但實際情況已經證實其不過是一個塗了糖衣的陰謀。我們必須說,沒有真正的民族主義,地球共同體是不可能實現的。因此,我們堅決反對以地球村為藉口的拒絕民族統一的主張。

在地球村化的趨勢下,韓國的社會生活的幾乎所有部份都在不斷從屬於美國。結果,韓國社會已經成為一個人權與社會正義以及民主、平等、和平、統一等的價值,都逐漸地消失的畸形社會。當然,其中最主要的原因還在於民族分斷的長期化、穩固化。

到底民族分斷是如何開始?為什麼能夠如此持久?雖然很多人為這個問題提出解釋,但所有的解釋,對美國的韓半島分斷政策的認識,都稍嫌不夠徹底,因此,本文希望再度強調此點。

克服民族分斷,完成祖國統一是我們至上的課題,那麼我們應該如何看待並對應美軍的駐韓問題呢?目前在這個問題上有很多不同的見解,大致可分為主張美軍駐屯是必要的一方,和堅決反對的一方。筆者當然是站在堅決反對的一方。

我堅決主張美軍必須撤離是因為:掌握世界霸權的美國,是製造、販賣高科技新型武器的世界最大的武器販賣「公司」,而美軍的駐屯使韓國成為它的重要顧客;另外一點就是為了保障東北亞以及世界的和平。

二、支配韓半島的分斷的美國

現今,美國對韓國人來說,到底具有什麼樣的意義?這是每個人想要真摯地思考民族自主、民族統一、和平等問題的人,都必須面對的問題。其實這個問題可以從韓半島的歷史中輕易獲得答案。首先,我們可以1945年以後的韓美關係中找到答案。

第二次世界大戰一結束,純樸的韓國人把入駐韓半島的美軍當做是解放軍,熱烈歡迎,但美軍其實是以佔領軍的身份入駐韓半島的。更令韓國人失望的是美軍的進駐38線以南,在美軍的眼裡是「佔領敵區」(註2)。「以軍事佔領的姿態出現的美國,其在南韓的支配的首要目標,自然是迅速以新的殖民地秩序進行重編。」於是,「38線成為劃割資本主義體制與社會主義體制的冷戰體制的政治警戒線(註3)。」美國的韓半島侵略政策並非僅侷限於西方帝國主義膨脹的十九世紀,在二次大戰之後,依然持續進行。

佔領38度線以南的美軍,將共同生活了一千年以上的單一民族,分割為二。並在南韓實施了三年的軍政統治。1948年8月,才將政權交給了自己的爪牙李承晚,讓李承晚在南韓建立單獨政府(譯註:非南北韓的統一政府),對南韓進行間接統治。南韓成立單獨政府在先,一個月後的九月,北韓以南韓先成立單獨成立為由,也宣布成立「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於是,韓半島的分斷終告「完成」。

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的韓國人了解到6‧25韓戰只不過是美國的戰爭,韓國人只是在進行一場代理戰爭。在三年的戰爭中,共有14萬名美軍、1萬6千名聯合國軍隊死傷,而南韓軍、北韓軍、中共軍的犧牲更分別高達22萬、60餘萬、100餘萬。民間百姓的死亡,南韓達50萬人、北韓更高達300萬人。另外,還有300餘萬從北韓南下避戰禍的民間百姓,因而造成一千萬人的離散家族。

但是,韓戰的問題並未因三年的戰事結束而結束。『6‧25韓戰於7月27日簽定休戰協定而終結。很多人以為這場帶來數百萬人的傷亡與同族相殘的悲劇的戰爭,就此結束了。但事實上休戰協定之後,南北韓隔著休戰線仍然展開「暗中的戰爭」,而且再度造成無數人的犧牲…(註4)。』

據最近一家周刊的報導,從1950年韓戰到1972年止,南韓派到北韓的情報人員中,共有7,726名死亡或失蹤。這個官方的統計,只會比實際數目低,斷無可能故意提高人數。如果說南北韓雙方都派了這麼多人員潛入對方地區,那麼某周刊所言的「到1972南北韓共同發表“7‧4南北共同聲明”」為止,南北韓可以說是一直處於游擊戰狀態」,是極為恰當的形容。

自1950年韓戰期間,當時的李承晚大統領將南韓軍隊的作戰指揮權交給美國以來,至今南韓的作戰指揮權仍然掌握在美國手中。此點正可以看出南韓的民族的非自主化。美國對韓國的支配,是有韓美相互防衛條約、韓美行政協定、戰時國土徵用權等對美從屬性條約為後盾的。美國透過這些法律,得以完全實現其對韓國的支配。

另外,最近引起大家注意的老根里良民屠殺事件、坡州基地居民躲避事件、韓半島核武戰爭計劃、5027-98作戰計劃等,又意味著什麼呢?自從韓國版的梅萊村(MyLai)事件曝光之後,南韓其他地區的美軍屠殺事件,開始接連揭發,目前已有三十多個地區被揭發。

美軍的問題並不僅止於韓戰中的良民屠殺。今年初,駐屯在坡州的美軍第二師團愛德華軍營,發生了鄰近居民躲避事件,這說明了什麼呢?今年一月初,該軍營收到華盛頓的美國陸軍作戰中心(AOC)的通報說,“營內被設置了爆炸物,一旦爆炸,半徑一公里內將會完全被摧毀。該軍營收到情報後,立即將基地附近的所有美軍、軍眷,以及軍事設備、裝備,緊急疏散或搬移。但美軍當局卻在七個小時之後,才將此消息通報韓國當局。韓國當局開始疏散附近4,000多名居民,引起一片騷亂。這一事例說明了駐屯在韓國的美軍,不但不重視這塊土地的主人的生命與安全,而且,還給予非人的待遇。

前美國國防部長的一番話,實是令我們毛骨悚然。六年前的1994年六月,美國已經做好對北韓核武攻擊的所有準備,此時幸好到北韓訪問的美國前總統卡特,與金日成及時達成積極的協議,才使得核武攻擊命令於發出一小時前緊急撤回,韓半島得以倖免於戰禍。韓國人沒有人知道一小時後就將發生戰爭,我們能想像一旦戰爭爆發會有何等的後果嗎?大概不單是北韓,連整個韓半島都會被毀炸毀。

非但如此,一場足以令南北韓所有民眾毀於一旦的核武戰爭,美國竟能片面地、稀疏平常地發表。雖說我們是一個喪失軍事主權的國家,美國怎能不與我政府、國民做任何的協商,就如此隨意發表呢?

去年11月李查基德‧賀羅蘭(RichardHelloran)揭發的「5027-98作戰計劃」又是什麼呢?根據此項計劃,一旦有狀況發生時,美國將從距離休戰線155英哩處,展開對北韓的全面攻擊,一直打到北韓最北端邊境鴨綠江、圖們江,迅速佔領整個北韓國土,摧毀北韓政權。但是,決定此場戰爭的發動與否的不是南韓的大統領也不是北韓的主席,而是美國的總統。

我們韓國人懼害未來的戰爭的真正理由在於,它在性格上將完全不同於過去的韓戰,會是一場核武戰爭。美國已經公開表明,一旦韓半島發生戰爭,美國將發動核武攻擊。當然這樣的決定是從未與韓國政府商量過的。

美國對韓半島的攻擊計劃,與美國的新指針的法制化有著直接的關聯。美日間已經在「維持亞太地區的和平與安定」的美名下,達成新指針的協商,並透過日本國會予以法制化。新指針的配套法案包羅的部份很多,但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所謂的「周邊有事法」,而「周邊有事法」指向的第一個目標就是韓半島。美國已經將北韓規定為「新的威脅」、「威脅區域安定的焦點」,並對北韓展開「包圍」以及軍事-外交-經濟壓迫。如今又更直接地利用日本,加重對北韓的壓迫。於是,美、日加強了其在亞太地區的軍事同盟,並透過法律、制度,將之合法化。而美日如此的舉動,實際上已經威脅到亞洲甚至世界的和平。

規定駐韓美軍的法律地位等的SOFA(又稱韓美行政協定),是人類史上最不平等的協定。這個協定已經使南韓成為美軍的犯罪天國,南韓國民已受不到應有的保護。儘管戰爭已經結束半個世紀之久,問題依然無法解決。

目前,美國派了四萬名美軍駐屯在韓國,而且,在其建立的基地內,韓國是無法行使主權的。尤其是從臨津閣自由之橋到板門店之間的地帶,美國已把它當成是自己的領土。一般韓國人要經過臨津閣到板門店參觀,不是要向韓國政府申請許可,而是需要向美八軍申請許可。這清楚地表示了韓國的問題已經不只是沒有軍事主權那麼簡單。而且,每年韓國政府還須向美軍當局支付20億美元以上的美軍駐屯支援費。

在韓半島的和平問題上,北韓不斷提出將停戰協定改為和平協定的提議,但美國一直以各種藉口搪塞至今,而且在另一方面又不斷擬定、修正對北韓的戰爭劇本。因而,現在我們處於一種非常緊張的狀態,根本無法知道美國什麼時候會展開一場致命的戰爭。

一般韓國人總是以為美國是韓國的解放者、救援者、友邦國、血盟軍。但是,最近美國的真面目越來越清楚。因為很明顯地美軍的駐屯是為了美國自己的國家利益;在經濟方面,IMF救濟性貸款亦不過是為了對韓國進行信託統治。

韓國人對美國的認識的一個轉換點,正是20年前的光州民眾抗爭。光州抗爭當時,因為要求民主化而遭到自國軍隊慘烈鎮壓的民眾勢力,曾要求美國的支援;而另一方面,軍部勢力也為了「討伐」民眾,而要求美國同意派遣軍隊,結果,美國拒絕了民眾的要求,選擇了支持軍部勢力。

針對這個問題,美國國務院記者曾在記者招待會中質問國務院發言人,標榜人權的美國為什麼拒絕光州民眾的要求。結果,國務院發言人的答覆是:「這已經不是人權的問題,而是重大的國家利益的問題。」

當時的光州民眾親身體驗了此一事件,光州抗爭也因此而失敗。我們單從此嚴然的事實,就可以認清美國是一個怎麼樣的國家。我們親眼見到在軍事獨裁集團與民眾勢力間的對立中,美國選擇支持了誰。

除了這些事實以外,從過去50間美國對我們的所做所為來看,我們應該清楚認識絕不能再讓美國繼續駐屯在韓國。如果我們還想要建立一個自主獨立的國家;如果我們還想要追求民族的統一與和解;如果我們還想要維護亞洲與世界的和平,我們就絕不可以容許美軍的繼續駐屯。因此,我們以民族自主之名,以亞洲和平之名,要求美軍撤離韓半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