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民族與階級雙重解放的道路前進:勞動黨第二屆全代會宣言

勞動黨建黨至今,已經屆滿兩年。在這兩年之中,不論是在台灣內部,或在全中國,乃至全世界,都發生了具有深刻意義的鉅大變化。

在台灣內部,四十年來經濟、政治的發展,已由量的累積逐漸向質的突變移行、接近,界臨質變點的緊張狀態,表現為社會的各種亂象。勞動黨認為台灣社會的混亂,有以下三個根源: 

首先是經濟的根源。台灣雖然靠著戒嚴體制完成了資本的原始積累,但在犧牲農業、成全工業之後,並未將勞力密集產業炸出的剩餘價值,在政策引導下化為社會生產力,從而提升產業層次,完成經濟轉型。勞動人民的血汗積累化為超高額的外匯存底,固然保證了末代政權的流亡經費,卻也造成了地下經濟活動猖獗,投資、就業意願低落,賭博、色情風氣盛行。人心惶惑浮動中,滋生了層出不窮的社會問題。

其次是政治的根源。新興資產階級為了擴大資本的活動空間,也為了參與分割從勞動階級剝奪來的利潤時,有更大的發言權,必須爭取與其經濟力量對等的政治權力。然而,代表壟斷資產階級利益的國民黨支配體制,在面對這種爭權奪利的挑戰時,當然不會輕易讓步。在朝野資產階級無法「共治」的情況下,政治鬥爭的激烈與脫序日甚一日,台灣的政局也就愈來愈亂了!

最後是帝國主義的根源。新殖民主義的經濟操控,除了以貿易往來與資本流動遂行經濟掠奪之外,更透過各種政治手段確保這種經濟掠奪。在中國的現實上,一個分裂的、乃至分離的、得以編入資本主義體系的台灣,才符合帝國主義的利益,而台灣資產階級各種獨台或台獨的主張,其實都是爭取帝國主義在台代理權的「企劃案」。這些企劃案的宣傳、推銷,也在社會上掀起陣陣風波。

勞動黨認為:近利短視、貪得無饜、甘於自喪民族主體性、爭相投靠帝國主義的資產階級,是台灣社會的亂源之源,也是阻礙台灣社會進步發展的主要因素。

要消除台灣的亂象,獲得社會的進步與發展,唯有依靠勞動人民的力量,積極爭取國家統一。而台灣的勞動階級,也只有在完整的社會主義中國之內,才有最終當家作主的可能。因此,勞動黨堅決主張早日實現國家統一,唯有如此,台灣的勞動人民才能獲得民族與階級的雙重解放。

在壓迫中受苦,在亂局中迷惘的台灣勞動階級,團結起來,共同為早日實現民族與階級的雙重解放而奮鬥!□

(一九九一年四月二十一日)

第二屆,中央常務委員會主席羅美文,副主席林書揚,委員陳映真、蘇慶黎、劉文超、王津平、賴明烈、黃文淵、陳文鏘、吳榮元、林華洲。候補委員莫那能、顏坤泉。

第二屆監察委員會召集人許清富,副召集人劉建修,委員吳俊宏、吳添財、施珍、謝南陽、許火炎,候補委員張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