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派遣(臧汝興)

派遣就是勞工先被104人力銀行、1111人力銀行等的人力派遣公司雇用–簽定勞動契約,然後在維持此雇用關係的情況下,由派遣公司將勞工派到真正想要使用勞工的公司(要派公司),接受該公司的指揮、監督,提供勞務。

因此,派遣制不同於一般的直接雇用形態,它屬於間接雇用之一種。也就是中間多了一個派遣公司,多出一個派遣公司之後,就發生了兩個最基本的問題,一是派遣公司每個月從工資中抽成(中間剝削)的問題,另一則是派遣公司以雇主(其實是假雇主)身份出現,從而讓真雇主可以躲避雇主應對勞工負的責任。

因為,對要派公司而言,派遣工是和派遣公司簽的雇用契約,因此要派公司並非法律上的雇主。所以,派遣來的派遣工雖然和要派公司原有的正規職勞工一樣地提供勞務,但是公司卻可以以法律上自己並非雇主為理由,拒絕給予員工福利、獎金、津貼、員工教育費等,並且可以在工資上公然給予不同於正規職勞工的差別待遇。還有一點很重要的是可以任意解雇,且不需支付資遣費。

勞動派遣圖示

派遣公司與職業介紹所的區別

派遣公司的角色在介紹工作的這一部份上,與職業介紹所有相同的功能,甚至比傳統得職業介紹所做得好,因此,職業介紹的功能已經成為目前派遣公司發展的重要「賣點」。很多求職者也是因為求職不著,才看上派遣公司的職業介紹功能,不得不成為派遣工。政府也會拿這一項功能做為推動派遣合法化的藉口之一。因此,我們必須明確區分兩者,並指出職業介紹的功能,是可以由政府出面做的,而且如果由政府做,一定可以比派遣業者做得更好。因為,一、政府可以把所有的求職、求才資訊完全統合在一起,不像個別派遣公司一般拒絕做資訊的交換、整合。二、政府以非營利為目的的職業介紹可以減低失業者就業的費用負擔。

傳統的職業介紹所扮演的是求職者與求才者之間的單純媒介角色,因此媒介完工作之後,職業介紹所會向勞工收取一筆介紹費,不管這筆介紹費是多少,職業介紹所都會在收完這一筆錢之後,就與勞工、雇主結束關係;但是,派遣公司不一樣,派遣公司不是收取一次的仲介費,而是每個月都抽二到三成的工資,若派遣工做了兩年工,派遣公司就可以抽五到七個月的工資。

派遣公司的類別

派遣公司可以分為三類:一、登記型;二、招募型;三、常僱型。

登記型就是勞工向派遣公司登記(求職)後,派遣公司等待想要徵派遣工的公司上門,然後進行仲介;招募型則是想要徵派遣工的公司先向派遣公司提出要求,再由派遣公司對外徵人(求才)。這兩類與一般傳統職業介紹所的功能幾乎一樣,所不同的是派遣公司幫忙媒介之後,並不是由勞工與真正需求勞動力的公司直接簽約,而是由派遣公司與勞工簽定勞動契約(派遣契約),再由派遣公司與要派公司簽約要派契約,也就是由派遣公司充當勞工的雇用主,再由該派遣公司將勞工派遣至真正需要勞動力的公司(要派公司),而勞工的工資則是由要派公司每個月交給派遣公司,再由派遣公司每個月抽二、三成(一般行情)。登記型與招募型因為極其類似,因此,常被歸類為同一型–登錄型。

從勞工的立場來看,花介紹費到職業介紹所找工作,已經覺得很冤枉了,政府不但不思如何做好公共職業介紹,提供完備、良質、免費的服務,反而推動每月高額榨取勞工血汗所得的政策,簡單是匪夷所思。

因此,以上兩類的派遣型類與職業介紹所完全一樣,但卻要每月進行中間榨取,並充當假雇主,以讓真雇主迴避責任,因此,德國的派遣法原則上禁止了這兩類的派遣。

第三類常僱型的情況與職業介紹所的功能較有明顯的差異。常僱型就是先由派遣公司以正規員工方式雇用勞工,即簽定不定期勞動契約,再由派遣公司想辦法找需要勞動力的客戶(要派公司),然後將勞工派遣至要派公司,聽從要派公司的指揮、監督,提供勞動力。如此的關係,相較於登錄型會稍微好一點。例如:派遣勞工屬於派遣公司的正規職勞工,因此,較可以享受到各種社會保險、員工福利等,僱傭關係也較有保障,即使面臨資遣,也還可以領到資遣費。但,這此方式仍然不能解決派遣工最根本的命運–中間榨取與間接僱用。

不過,依目前的派遣公司的情況來看,「慣例多為登錄制」(摘自經建會資料),如果再以政府目前推動的派遣法草案來看,因為沒有像德國的派遣法一樣,特別規範派遣公司必須與派遣工簽定不定期勞動契約,因此,屬於常僱型的派遣工應該極少,絕大部份會是招募型或登記型。(韓國的勞動派遣者因為沒有特別規範,因此,92%的派遣工屬於招募型或登記型)。

業務承包與派遣之間的區別

業務承包與派遣之間要做明確區分,是因為派遣制很容易偽裝成業務承包。如此,禁止使用派遣工的行業就可以以業務承包的方式,進行實質的派遣。舉例來說,勞委會的草案中禁止巴士司機使用派遣工,那麼如果一家遊覽車公司想要使用十名派遣工做司機,就可以和派遣公司簽定「勞務承包」的契約,言明巴士公司的司機業務由某公司包去做,但實際上,司機與該公司原有司機的工作內容一模一樣,且同樣受巴士公司的業務指揮、監督。例如,何時發車、休息與休假規定、薪資的計算方法等。對巴士公司而言,只要簽一張形式上的業務委託契約,即可規避巴士司機禁止派遣的規定。此種情況,必須要有辦法把它辨別出來,才可能真正做到特定業務禁止派遣。但是,以目前的一般定義來看,勞動派遣的定義為「指派自己僱用之勞工,接受他人指揮監督、管理,為他人提供勞務(勞動派遣法草案第二條);而業務承包的定義則為「以業務的完成為目的,雙方簽定契約,並據此請求酬勞。」兩段文字內容雖然完全不同,但如果我們把前面巴士司機的例子拿來看,可以發現它既符合「派遣」的定義,也符合「業務承攬」的定義。因此,真雇主可以輕易規避派遣的禁止行業之規定。韓國就因為派遣法實施之後,真派遣假承包的案例,不斷發生,勞工權益受到嚴重毀損,後來勞動部不得不定出一套認定的標準。其標準如下:

內包與外包必須具備以下幾個條件,否則應屬偽裝成內包與外包的派遣。

1.承包商獨自決定業務的執行方法、執行結果、獨自進行業務評價等事項。

2.承包商獨自決定勞工的休息時間、假日、加班等有關勞動時間的事項。但,如果只是單純掌握有關勞動時間等事項,不在此限。

3.承包商獨自決定有關人事升遷、獎懲等有關維持企業秩序之事項。

4.承包商必須在自己的責任下調度所需資金。

5.承包商必須承擔一切法律上的雇主責任。

6.承包商必須使用自己的或處於自己責任下的機械、設備、器材(業務上必須的簡單工具不在此限),或者在自己的企劃或專門技術或經驗下執行業務。

韓國的認定方法,其實還是留下了資方規避的門縫,真正面臨複雜的實質認定時,並也不見得能保護到工人。但我們只要簡單的用此方法檢驗一下,台灣目前製造業工廠內的內包、外包情況,就可以發現偽裝成業務承包的派遣,其情況已經非常嚴重。未來所謂的「開放派遣行業採負面表列」,勢必會成為實質的「全面開放」。

資方為什麼想要派遣?

根據研究者李元隆(2000年)所做的研究指出,雇主要使用派遣工的理由有,節省人事成本、支援突增的業務量、員額限制、尋找長期性員工、代替休假、生病工員、特殊計劃的需求。2002年韓國官方研究單位所做的調查,也出現類似的結果,韓國資方使用派遣工的首要理由是節省人事成本、其次是雇用彈性化及人事管理方便、打壓工會等。支援突增的業務量、員額限制、代替休假、生病員工、特殊計劃的需求,用簡單的一句話歸納,其實就是要求雇用的彈性化。

● 節省人事成本

人事成本的節省可以分成幾個方面,首要就要工資本身、加班費、福利費用支出、再來是教育費用與社會保險分擔額、資遣費、年終獎金以及員工募費。以上除了員工募費的節省一項之外,其餘都是從勞工身上揩的油。也就是說,政府不必為派遣法編織一大堆美麗謊言,資方已經表明使用派遣工的第一目的是降低勞工薪資所得(資方稱之為「節省人事成本」!)

● 雇用彈性化

支援突增的業務量、代替休假、生病工員、特殊計劃的需求等理由,指的都是資方有臨時性需求的情況。如果,真的是經過嚴格認定的臨時性業務,目前的勞基法第九條,已經有可以雇用臨時工三個月的規定。何須要求「以設定假雇主為核心內容」的派遣制呢?而且,目前派遣法草案的派遣工使用期間最長可兩年,使用兩年也能算是臨時性需求嗎?

退一萬步來說,資方真的要用派遣工解決臨時需求,那為什麼不是像日、韓一樣,開放以三個月為限的臨時性需求,得全產業使用派遣工呢?可見,資方與政府根本就是以此為幌子。這就像我們先說明,有水災危險的時候,汽車有暫時停放在高架橋上的需求,然後,要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無論天候如何,全面開放高架橋上停車一樣,根本就是邏輯上的荒謬。

對於公司來說,要資遣正規職工人,首先要有正當的理由(例如,虧損、業承緊縮等),然後要與工會或勞工談資遣費的問題,有時候還要與工會或勞工談有關資遣基準的問題。這些對勞工的保障,在資方眼裡,叫做僵硬、缺乏彈性;反觀,如果是要「資遣」派遣工,只要和派遣公司講一聲就可以了(形式上與派遣公司解除要派契約),連一毛到的資遣費都不用給。勞工的無保障,就是資方口中的“有彈性”。

● 尋求長期員工

如果企業有從派遣工中篩選中正規職員工的打算,那麼表示派遣工的派遣期

有試用期的性質,可是,試用期可以長達兩年嗎?世界上有那一種商品,可以試用兩年?根據已經實施派遣制六年的韓國的一項調查顯示,派遣期間到期後,資方願意將派遣工轉化為正式職的比率極低。也許一個勞工的一生,就是不斷的被試用,直到破銷廢棄為止。

況且,如果資方以尋求長期員工為目的,那麼表示這一個職務根本就不是一個臨時性或間歇性的職務,而是一個長期的職務,此種情況,難道也符合政府開放派遣的表面理由嗎?

● 打壓工會

在台灣,因為工會力量已經非常薄弱,因此,資方可能不太會把打壓工會(指要派公司原有的工會)當做是使用派遣工的目的之一。但這並不表示使用派遣工沒有打壓工會或弱化工會力量的功能。在韓國針對資方所做的訪問調查中,就發現打壓工會也是資方使用派遣工的目的之一。譬如說,當一千人的工廠,因為工人一致的團結而在調薪過程中,取得了相當的成果,此時,資方就可以把其中五百人以派遣工代替,如此,下次的調薪,工會就會因為少了一半的會員,而使不上力,即使想要以罷工為後盾進行調薪鬥爭,也會因為另外一半的派遣工無法配合罷工,不得不放棄罷工。以團結力為基礎的勞動三權的行使,受到嚴重的摧折。如果說,挑動族群分裂是現政府最大的罪惡,那麼,開放派遣制就是以雇用型態為區分,再一次分裂勞工的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