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青年全泰壹(臧汝興)

按:本文是臧汝興先生應高雄勞工局所主辦的勞工影展的請求,所寫的有關『美麗的青年全泰壹』電影介紹。全泰壹作為南韓工運的典範,啟發了整個南韓工運終好幾代的人,描寫他一生的評傳,更是南韓工運參與者必讀的書刊之一,他的影響正在進一步的擴大著…..

近年來,世界工運的焦點與希望已經從歐洲轉向了第三世界,其中尤以韓國、南非、巴西的工運最受人矚目。而全泰壹正是韓國工運的精神象徵。

本片的韓文原名為「美麗的青年全泰壹」,改編自「全泰壹評傳」。本片取名為「美麗的青年…」是為了不是從工運鬥士的角度;而是從一個平凡的、底層的工人的角度,描述全泰壹在如此的處境中,對相同處境的童工的愛,而這樣的愛的本身就是進步的,是美麗的。最後他以自己的整個身體,實踐了他的愛。他在日記中寫道:「我一定要回去,回到我可憐的弟兄身邊;回到我內心的故鄉;回到我理想的全部–平和市場內的幼小童心邊,我丟下我;我殺死我,我為了不離開你們,把弱小的我獻給你們。」

這就是全泰壹精神,也是推動韓國工運的原動力。

電影與原著的不同是,原著完全是描述全泰壹的生平,而電影則分成了兩條線敘述。黑白畫面部份是敘述全泰壹的生平;彩色畫面則是敘述全泰壹自焚五年後,發生在正在編寫「全泰壹評傳」的永水周邊的事件。

永水也是一個真實的人物,本名是趙永來,著名的人權律師。全泰壹自焚後,剛從學校畢業的他,受全泰壹的感召,投入工運。寫作「全泰壹評傳」時,他還處於被通緝狀態,他以三年的時間,在艱難的條件下,整理全泰壹的日記、全泰壹母親李小仙、及其他工人的口述完成著作。

在片中我們看到全泰壹賣紙傘時,有錢人對底層人的蔑視;看到工廠老闆為了讓童工連夜加班而為她們施打亢奮劑;看到患了肺結核的童工,就像故障而被廢棄的機器一樣處置;看到站在獨裁政權與資本的一方,侮辱、威脅、利誘工人的國家公務員;但我們也看到掏出自己車錢,買紅豆餅給童工充飢,自己走十公里的路回家的全泰壹;看到為改善勞動條件苦讀難懂的勞動基準法、做調查並四處陳情的全泰壹、看到工人的處境終於在報紙上刊登,而典當手錶購買報紙分發,欣喜若狂的全泰壹;也看到在海灘邊和同僚們一起嬉戲的平凡的全泰一。

這樣的全泰壹,1970年11月13日,以22歲年齡,燃燒了自己,喚醒了學生、工人、以及包括宗教界在內的社會各界的良心。11月16日,漢城大學的四百多名學生無視於當時的恐怖統治,展開無限期絕食抗議;11月20日,高麗大學、延世大學、梨花女大等千餘名的學生舉行「全泰壹追悼會」,並發表「國民權利宣言」,指責充滿矛盾的經濟體制與社會的兩極化。次日,眼見情況一發不可收拾的獨裁政權,針對漢城大學等學校下達休校令。在宗教界為全泰壹舉行的一次追悼會中,金在俊牧師說:「我們今天聚集在這裡,不是為了哀悼全泰壹,而是為了哀悼基督教的墮落與偽善。」

全泰壹生前曾說:「如果我能有一個大學生朋友該有多好!」這句話令無數的只顧追求社會的民主化而忽略基層民眾生活的學運份子感到自咎,從此投入勞動現場,趙永來(片中的永水)就是其中之一。因此,片中敘述的正是自1965年全泰壹16歲進入「三一社」做工開始到1970年自焚期間的生平;以及五年過後,受全泰壹的感召,在難以形容的高壓統治下(片中學生在校園內才剛敲鑼呼口號,就有數名在校園內監視學生的便衣追捕該名學生的場面),微弱但堅毅地成長的工運力量。趙永來在壓抑的氣氛下,撰寫著全泰壹評傳,他看到了希望,他對她女朋友說:「妳就是全泰壹」,因為他在她身上看到全泰壹精神–基層民眾相互間的愛,他看到了全泰壹雖死,但卻化為無數個全泰壹而重生。

這個部片子是由八千多名支持者募款拍攝的,本來在片尾可以看到八千多名的名單播出數分鐘之久(台灣的版本,可能覺得沒有意義而刪掉了),在這數分鐘之久的時間裡,讓我感覺到全泰壹的一粒種子,開出的無數花朵。

一位尊敬的韓國工運領導人曾對我說:「“全泰壹評傳”就是最好的工人教育教材。」電影“美麗的青年全泰壹”雖然與原著採取了不同的敘述方法,但願它還是能成為指引台灣工運的一盞明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