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分鐘逼走二十年的員工——園區標竿台積電裁員爆發集體勞資爭議(勞動黨桃竹苗勞工服務中心)

從遠東紡織、台塑南亞集團的工人抗爭中誕生的勞動黨,二十年來,繼長榮、華隆等案之後,再度遭遇了全台極享盛名的大公司:全世界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約八百名被裁員工中的兩、三百名自救會會員,進行了從二月二十五日初次聚會、到五月二十三日告一段落的抗爭行動。
所謂「合議離職」

勞資爭議的原因在於金融海嘯期間的大規模裁員,尤以去年十二月到今年三月為最高峰,裁員八百人左右、另有兩百多人尚在廠內「觀察期」中掙扎。(據說,另外還裁了數千名的派遣工或契約工)。絕大部份的裁員情況是:員工在「行政假」(無薪假)或上班時被叫去小房間關二十分鐘,幾位主管表示員工績效不好,說軟說硬要求員工簽下「合議離職書」,拿勞基法最低標準的錢離開。除了極少部份人爭取到非自願離職證明外,大部份的人甚至無法領取失業給付,更不用談裁員帶來的尊嚴與經濟問題。據被裁員工各自反映的結果,可以發現裁員的對象主要有:1.技術員隨著年資,有職級,但沒接領班或備領班職務;2.和主管關係不好或和主管不熟,包括剛被調了單位的人;3.去年請了假,特別是產假、哺乳假、生理假、喪假、病假等。

抗爭的成果與缺憾

自救會會員對於抗爭的最後結果,大部份表示「不滿意,但勉強接受」。前前後後員工爭取到的要項包括:1.原先處理裁員並負責和自救會談判的人資代表被撤換,由據說「已經不親自管事」的董事長張忠謀另行指派五人小組處理相關事宜並進行實質談判。2.願意回廠工作的,都可以回去;是否回原單位,可以協調;不在職期間薪資以17,280補償;考績申訴方面,公司宣稱「孕婦與重大傷病者重寬認定。3.不願意回廠工作者,可加領優惠資遣費和「關懷金」。4.公司同意所有的人都可以跟公司換發非自願離職證明,並且以「業務緊縮」為裁員理由;因公司遲發或未發非自願離職單而少領或領不到失業給付者,公司補償差額。

勞方最不滿的幾個地方在於:1.回廠人員資遣費等要重新繳回,怕回去被對付,三個月後又要被趕出來,到時候會不會什麼都沒有;2.只有少數人被宣佈「考績申訴重寬認定」,大部份人可能無法平反考績,影響分紅和個人記錄;3.也因為上述的問題,所以自救會要求先處理申訴案的審查(而且要有自救會參加),再讓員工決定是否回廠,但公司拒絕;4.對於不回廠的人,公司依職級發給不同的關懷金,實質上對應了員工要求去年分紅的要求,據估計,關懷金尚不如在職員工考績較好的分紅金額,但大部份員工正是認為自己的考績不應該被打差;5.最後,也是極重要的,就是張董的聲明雖然表示「痛心與遺憾」(這通常是比道歉更退一步的說法),並表示公司誤用績效考核系統,但他的重點是不該逼人離職,似乎仍然表示這些員工確實是績效不好;自救會認為,公司應該就五項錯誤公開道歉與澄清:一、績效考核政策規定就是要打5%的人出來,不科學也不合理,怎麼知道一定是剛好5%的人不合格?二、也因為一定要搞5%出來,造成主管不得不以各種奇形怪狀的理由來應付上級的要求,因此造成像資深、懷孕等等「冤錯假案」(最誇張的理由包括「我對你沒印象」,或是有人調到新單位還沒工作一天,就被新單位考績打差);三、5%亂挑出來以後,逼人離職的過程太不尊重員工;四、逼人離職以後,又在媒體上稱這些人是考績不好、自己離職,造成各界有「汰弱留強」的印象;五、自救會抗爭之後,公司派出來的處理及談判代表(即原人資系統)並不是以平等和尊重的原則來誠懇面對全體會員及被裁員工,而是拉攏少數人、罔顧多數人的意見,自己決定加發多少錢、逕行對媒體放消息並開始發錢,宛如員工當初被逼合議的情況重演。

抗爭的兩大轉折

由於前述的公司原談判代表「拉攏少數幹部」的結果,在整個抗爭過程中造成一個非常大的轉折,就是勞委會勞資關係處副處長主持、見證下的四月一日愚人節協議。該協議令資深員工感到不足,對資淺員工更是苛刻,對恢復工作權、公開道歉、公司違法部份的賠償等等完全沒有簽下什麼東西。自救會在四月七日召開大會,否決愚人節協議並改選了幹部;但是因為資方放話、開始發錢,造成會員開始流失;但也因為資方發錢的通知,使得許多人開始去打聽、才知道有自救會並且來加入,讓自救會增加了相當的會員。這段時間,被改選掉的舊幹部核心也渾身解數地破壞自救會。

在新幹部堅忍而辛勤的運作下,自救會終於撐到了第二個大轉折,就是勞動節的夜宿行動──張忠謀的夫人(或是「張忠謀派夫人」?)在五一清晨出面,與剛折好睡袋準備開拔的會員會談,並要求會員接受她出錢買的早餐。這個轉折造成公司出面面對員工並處理相關事宜的代表進行了大更動,會員對新的代表看法有好有壞,但幾乎都認為比起舊代表是比較有誠意,或至少比較「客氣」。新的小組拒絕和自救會進行平等公開的協商,但私底下和幹部進行了數度當面或電話的會談,形式上仍然是公司自己片面決定善後方案,但實質上一直把公司方案朝自救會的訴求修改,讓雙方差距拉近。自救會最後也建議雙方簽署一份協議,但公司仍然拒絕,整件事最後就以張忠謀五二○當天的談話(不知是否刻意選這個和馬英九民調有關的日期)和自救會五月二十三日的會員大會,告一段落。

就自救會的會員來說,大部份人選擇不回廠。本中心計畫將請有意願的幹部或會員,繼續把自救會轉型為「科學園區勞動人權協會」,以協助園區工人進行勞資爭議以及籌組工會為宗旨,要求園區各廠降低工作量,減少工作時間(特別是所謂責任制),改善收入結構以降低員工之間勾心鬥角的程度,調整基層與高層的收入差距,檢討PMD固定5%的政策,改善工作環境的安全衛生與心理壓力問題,全面檢討員工癌症、肝指數等健康問題,監督非正式員工的比例及其勞動權益,人力配置與官兵比例合理化,導正表面PMD(績效考核制度)、實際人才不如奴才的現象。

話說從頭:自救會的起源

科學園區「零工會」的情況,使得過去只是偶有零星的個別爭議,工人更不容易和工運介有所接觸,也無法產生「集體」的勞資爭議。這次本中心能夠促成自救會的組成,除了因為被裁員工人數眾多、怨氣又深外,也有巧合。一月二十日晚間,本中心接到一位義工的電話,表示他姐姐在台積電要被裁了,沒有非自願離職證明。當時本中心表示,要員工本身想爭我們才能幫忙。寒假期間,本中心協助了大專青年進行新竹縣市無薪假與裁員的訪調,本想透過這位義工邀請姐姐受訪,他表示「姐姐被裁了以後,整天一直做家事,都不講話,沒有辦法跟人講到『台積電』這三個字。」本中心認為,這位義工切身的描述已經很適合以家屬身份受訪,義工也基於是黨要求的工作,慨然同意配合。他寫了一篇文章來,在受訪時照著念;事後他又把文章投到自由時報,被要求改成第一人稱,於二月十五日以〈台積電十八年──台積電不裁員的謊言〉。在不斷透過電話、電子郵件向公司要求非自願離職單的過程中,他用這篇文章建立了部落格,並在網路上到處留言,並希望本中心接手整個工作。接下來,我們寄了許多電子郵件,終於獲得幾個電話,但大多是不參加或無關連,但總算找到一兩位。二月二十五日,第一次聚會,由義工勸姐姐帶了同廠兩位被裁同事來,有一位當時還不願意參加。三月二日,第二次聚會,三個廠四個人參加。三月九日第三次聚會,只確定有四個廠(含南科一個廠)共十一人參加,大家決定去科管局申請調解:先爭取上媒體,才有利於繼續招收會員。十一日到科管局,共十七個人簽名。到三月二十四日勞委會陳情之後,當晚及次日本中心接電話破百通,整個自救會最後變成台積電總共八個廠(竹六南二)兩百四十多位會員的規模;四月七日之後,會員有所流失又有新加入者,總計前後約三百人加入過自救會。另外還有許多不願出面抗爭,但在許多步調上配合自救會的非會員。

新的經驗

本中心雖然協助處理勞資爭議超過二十年,但從這次還是得到了一些新的經驗:

一、 過去的集體爭議通常是單一工廠幾百人本來就已經在那裡,我們只要協助去組織起來。這一次是從零開始,我們要一個一個去湊,寫很長的電子郵件或講很久的電話,溝通很多次以後才終於收到一位會員。但是,從零到一,從一到十,都很難,一旦上媒體、打出聲勢,會員就像海水一樣幾十個幾十個地倒進來,連先前不參加的這時都回來參加。

二、 這是本中心迄今「電子化」程度最高的一個案件,顯然本中心在未來應該趕快加強這方面的工作能力。這也是勞方當事人會收電郵、會看網站的比例最高的一個工會,還包括擅長用電腦傳手機簡訊、甚至上各個網站或BBS發言論戰的幹部們。網站和電郵不但作為組織的起頭,而且甚至本身是抗爭的一部份──連資方都在監控自救會機關網站(部落格:台積電裁員非自願離職員工的心聲園地,http://tsmc-labor.blogspot.com),或透過網站了解自救會的作法與員工的想法。這也是勞方當事人表達能力最長的一個自救會,特別是部落格上許多會員、非會員、在職員工發表的心聲,已幾達300篇。

三、 這是會員分佈最廣的一個案件,會員從宜蘭到屏東,每個縣市都有;也因為這並非全體裁員,所以過去我們熟悉的工廠門口的布棚並沒有出現,會員並不是每天朝夕相處。本中心作為自救會的辦公室,是唯一的會員集散地。平日的行政作業,以及和抗爭談判有關的討論,就由幹部、自救會義工和本中心的幹部在本中心進行。

四、 透過這個案子,本中心或說工運界,也更了解所謂「科技新貴」的真實情況,特別是員工兩萬多人的台積電。不論是工程師還是技術員,確實所得比一般工人高出一截,但主要是高在分紅,工程師的年收入中分紅大於薪資是常有的事。但相對的,員級和師級的工作量都很重,而工程師被列為責任制,工時超長,員工以「爆肝」來表示辛苦的程度,甚至有好幾個疑似過勞死的案例。(據說張忠謀曾表示,如果沒有分紅,「台積電的時薪比加油站打工還低」)除了工作量重以外,員工之間勾心鬥角的情況十分慘烈,「不是你5%就是我5%」,雖然這種情況在大部份的公司都有,只是嚴重程度的差別。

這就是世界的晶圓代工龍頭

台積電作為當前台灣最先進、最光明、最賺錢企業的標竿,其內部真實的情況,有如月亮黑暗的一面一樣,在地球上永遠看不到。經過這個案子,員工揭露了公司內部許多不合理的情況──許多例子不但是對工人不合理,甚至對資方的利益來說也是不合理,像是為了節省成本反而造成更多不良品,或是造數據、攀關係等等。

到現在還在享受政府獎勵、不用繳稅還在退稅的台積電,去年一整年賺了快一千億,扣除平均分紅74.8萬之後(當然,這個平均數字無法反映內部高層基層的巨大差距),每股盈餘仍有3.8元,這在去年的台灣是十分了不起的數字。很難相信這樣一家公司還需要實施無薪休假以及裁員──這是毫無理性地、每年不斷地、永恆地追求成本降低(廠內習用英文稱為cost down扣死當)的結果。我們認為,成本降低是好事,但是必須:1.減到物身上,而不是減到人身上,公司愈賺錢,文明愈發展,人的勞動和精神壓力就應該愈輕鬆,生活水平也要愈高;2.不能以環境或社會為代價;3.要有整體考量,不能短視近利,像是稀釋沖排廢氣的水量都要省,結果廢氣回沖,產品報銷;既然不要急功近利,公司採用數據、競爭等手法就必須收斂一些,不然逼得員工為應付上級而亂提方案。事實上,園區倉儲報關的公司,也被迫要順應各工廠扣死當的壓力,運輸費用一直壓低,造成各公司為求生存,從挖員工的口袋下手,造成勞動條件下降、僱用不穩定甚至安全上的種種問題。

展望:園區什麼時候有工會?

在絕大部份的公司,要組織工會都很難;不過在園區特別困難,也是公認的印象。經過這一次的事件,我們認為,仍然很難,但難度稍稍下降一點點。工人經歷了「團結力量大」、「愈多人團結,風險愈小,成功機會愈大」的實際經驗,這些是每個人都知道的道理,但是很少人真的相信到付諸行動,或是傾向讓別人去衝,自己搭便車。這些抗爭會員的經驗如果能夠向其他同事感染出去,甚至少數的回廠員工如果敢於帶頭,情況就會比較樂觀。在事件中,幾個園區工人常上的網站,也或有提到工會、勞動黨等等。當然,網路上的發言,往往和實際行動會有巨大的差距,但總是一個正面的傾向。

許多會員、非會員、在職員工甚至他廠員工,也瀏覽自救會的機關網站,目前瀏覽人次已幾達八萬。本中心在下半年度,也將以園區工會的籌組為工作重點,希望能夠把更多的工人組織起來,整體提高台灣工人的工運基礎和爭取勞動條件、生活條件及政經權力的實力。

本文原載於《勞動黨桃竹苗勞工服務中心通訊》第28期,2009.05.26出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