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ZA! GAZA! (唐曙)

Gaza!Gaza!

2009.1.24

 

逃啊!逃啊!

如果你要活命的話!

戰鬥機飛越

囚禁我們的圍牆

預告我們的死亡

跑啊!跑啊!

除了安全的地方

你可以選擇

你最喜歡的地點當作墳墓

來不及做墓碑

記得露出你失去靈魂的表情

免得你的親人來不及哭泣

叫吧!叫吧!

全世界在跨年

倒數著你們聽不見的死亡

快快快站在一起

用全世界最緊的人口密度

用全世界最低的平均年齡

用力吶喊難民的溫度

發亮的磷彈會燒旺

我們所有的苦難

燒光聯合國的學校

聯合國的糧倉

聯合國的醫藥

讓和平的火焰

在埃及的邊境跳舞

穆巴拉克像警察一樣保護我們

不准任何人闖進這水洩不通的煙火領土

煙火啊!煙火啊!

我們有最昂貴的煙火

而且不必自己出錢

每年22億 不夠的話

美國還可以限時專送一大批驚喜

把我們逃不出的地道

炸成通向阿拉的天門

和平啊!和平啊!

像手中的鑰匙

發黃的地契

是永遠收不回的土地

是推土機夷倒房子的土地

是人牆倒下的土地

是安全邊界後的土地

是圍牆裡等死的土地

是定居點到處移動的土地

是布希路線圖有標明

卻沒有辦法到達的土地

是巴拉克的土地

是內塔尼亞胡的土地

是歐莫特的土地

是拉賓的土地

是夏隆的土地

是培瑞茲的土地

是梅厄的土地

是戴揚的土地

是本古里安的土地

是魏茲曼的土地

是英國的土地

但不是阿拉的土地

不是巴勒斯坦的土地

恐怖啊!恐怖啊!

不准我們抵抗

不准我們逃亡

不准我們和平

不准我們投降

加薩啊!加薩!

只在我淚眼抵抗裡的家鄉!

…………

寫這點東西

是為了記述那種被一記悶棍重重敲進後腦勺

又氣憤又暈眩又想反擊的複雜心情

當懲罰性的轟炸結束後

日以繼夜的折磨開始無聲地

點滴侵蝕著巴勒斯坦人民

全世界繼續隨著國際媒體的聚光燈生活

而我

只能用這段文字追述一個沉重而漫長的苦難

至於歐巴馬 忙著用全民健保來轉移焦點

於是沒有人再關心他選前關於伊拉克撤軍的承諾

畢竟美國人的健康也是一個重要的議題啊!

至於加薩少年的生死….就留給Intifada吧!

畢竟加薩街上滿是彈孔的斷垣殘壁

都已經重複貼滿了少年們的遺照

葬禮已經成為加薩兒童的遊戲

連掩面哭泣的情節都栩栩如生……

加薩啊!加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