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口下的民主──從包道格的一篇文章談起(唐曙)

唐曙(勞動人權協會政策組召集人、反對美英侵略伊拉克戰爭聯合行動代表)

如果4月9日巴格達市區的海珊銅像被美軍拉倒那一天,算做是美軍佔領伊拉克的開始,那麼到5月9日,美軍已經佔領一個月了。但是如果我們把南部巴斯拉和北部摩蘇爾的領空被美軍劃為禁航區、伊拉克失去國土航權的那一天當作美軍佔領日的話,那伊拉克已經被佔領超過十年了。不同的只是,這次是全部佔領,英美聯軍佔領的不僅包括土地、石油、美索不達米亞的文明遺產以及幾個帝國主義國家瓜分伊拉克的「重建計劃」,還包括了過去十二年和最近一個月伊拉克人民的飢餓、病痛、死亡,以及隨之而來的無奈和憤怒。布希信誓旦旦地說為伊拉克人民帶來了「解放」和「民主」,來代替海珊的「獨裁」,但帝國主義的侵略軍隊在過去的一個月中又締造了什麼民主呢?

美國所出口的民主

美國在台協會處長包道格先生在聯合報4月26日的民意論壇上寫了一篇名為「伊拉克
自己建立自己的民主」的文章。這篇文章內容的要點有兩個,一個是強調美國在伊拉克進行重建和實施「民主」的正當性和歷史意義,另一個則是「對台灣公開支持以及願意對戰後重建提供具體捐助非常感謝」。不關心美英侵略伊拉克戰事的人一定會不明究理地對包道格的這篇文章充滿好感,因為文章中對於美國政府苦心孤詣地推廣「民主」以及對伊拉克人民的「尊重」多所著墨,但這篇冠冕堂皇、歌頌「民主」的文章背後,卻掩蓋著許多對伊拉克人民的殖民宰制和鎮壓。

文章一開始就說:「美國和聯盟對伊拉克的政策向來不是以破壞為目的」。這句話是實話。美國對伊拉克12年來一系列的政策向來是具有破壞性的,但破壞絕不是目的,而是手段。

12年前第一次海灣戰爭結束後,美國除了向各國徵集軍費外,伊拉克作為戰敗國是要進行長期的軍費賠償的。當禁運加上賠償使伊拉克產生嚴重的人道處境危機時,聯合國為解決這個危機,在1995年所啟動的「石油換糧食計劃」(用每半年20億的石油出口來換取伊拉克所需要的基本民生物資)卻遭到英美主導的聯合國制裁委員會長年來的杯葛,伊拉克所提出的進口物資清單有40%在美英兩國的聯合阻撓下無法實現,它的影響是12年來有126萬人因缺乏必要的藥品和基本物資而死亡,其中有六成(75萬人)是兒童。美國甚至於以海珊藏有所謂的「大量毀滅性武器」為理由,要求聯合國對伊拉克進行武器檢查。這些費用還要由民窮財盡的伊拉克來支付。當伊拉克已經被銷毀了95%的武器,而美國仍然堅持還有未查出的武器時,伊拉克拒絕了這種消耗性的外交折磨,美國便在1998年採取「沙漠之狐」的軍事行動,以轟炸平民的方式來回敬這種拒絕。第一次海灣戰爭期間,美國在南方邊境所使用的貧鈾彈造成了伊拉克人民的致癌率比起戰前高出了420%!對於這樣一窮二白的國家,布希仍然在2003年3月20日發動了侵略戰爭,美軍所到之處幾乎無一倖免地遭到嚴重破壞!

12年來美國以破壞作為手段,對殘破的伊拉克進行了侵略、騷擾、消耗和再侵略,它的目的決不是如包道格所講的:「是為了提供伊拉克人民一個機會,建立一個重視它們需求的民主社會」,而是相反:是為了提供美國和支持這場侵略戰爭的帝國主義國家和壟斷集團一個機會,建立一個符合它們需求的「民主」社會。

少數人的民主:烏爾會議與什葉教徒的抗議

講到「民主」,這可是包道格此篇文章中的主題。他寫到:「後代史學家可能寫到,伊拉克人民在法制及人民的同意下實行民主的這段歷程,是從二○○三年四月十五日開始形成的。正是在那一天,近百位流亡領袖、部族族長、庫德族人和什葉派教士等人,齊聚在烏爾的一個帳棚裡,展開建立新民主的進程」。

後代持平的史家(不是為美國所御用的史家)一定會研究到這一個重要的歷史事件,至於這個事件是不是真如包道格所說,是「伊拉克人民在法制及人民的同意下實行民主的這段歷程」,但就和事實大大地有出入了。事實是:就在烏爾帳棚會議召開一個星期後的四月廿一日,兩百萬什葉派教徒(什葉派教徒人口數佔伊拉克總人口數的60%)在巴格達的巴勒斯坦旅館前舉行反美示威,要求美國立即撤離伊拉克。這場示威讓同時在五角大廈召開戰後重建記者會的美國國防部長倫斯斐非常尷尬。而美國當局對這項具有指標性民意訴求的反應,則是布希在三天後的四月廿五日發表演說宣佈,美國對伊拉克的佔領還要持續兩年!事後,支持戰爭的美國媒體還做了一項很特殊的民意調查,調查顯示有近七成的美國人反對「原教旨主義者」統治伊拉克。這項調查的重要意義不在於調查取樣的偏頗,而在於做這項民意調查的動機和它所代表的意義。這項民意調查向我們提出一個很嚴肅的問題:透過侵略戰爭佔領伊拉克的美國,它的人民可以對伊拉克的民主做出好惡的評斷,儘管這個國家從來在歷史上就不是美國的一部份。而當提克里特的伊拉克人民不畏壓力,還是在四月廿八日上街慶祝海珊生日時,美軍竟然對這些人開火,並造成了13人的死亡!如果伊拉克人民自己不能透過多數來決定自己的「法制和民主」,那由美國遴選的烏爾帳棚會議的二百五十人又有什麼代表性?這個「烏爾代表團」充其量也不過就是符合美國利益的「代理人集團」罷了!所以,從二○○三年四月十五日之後開始形成的並不是一個民主的歷程,而是一個再次被殖民的歷程,伊拉克只有擺脫了這個被殖民的歷程之後,才能在獨立自主地談民主。

由外力強行指定的民主

根據這些事實,包道格所謂:「這個(民主)進程必須由伊拉克人民自己來執行才會成功」簡直就一句空話!因為美國已經說一套作一套了,而更嚴重的是,現在已經沒有任何國家有能力指責並且制裁它的言行不一了。至於烏爾帳棚會議中所起草的十三個原則中「未來的政府將由伊拉克人民選出,不是『由外力強行指定』」的提法,其實是一種諷刺。一群由美國欽定的少數代表作成的政治原則,卻要全伊拉克人民無條件的接受,這算哪門子的民主?這些人為什麼能光評美國政府的授權,就決定伊拉克的國家體制(聯邦制)和政治體制?包道格先生並沒有為我們提供答案。但5月9日,英美兩國已經在聯合國發動提案,要聯合國承認它們作為「佔領勢力」(occupying
powers)至少佔領伊拉克一年,這根本就是要聯合國承認美英及其同盟侵略和佔領伊拉克的合法性。這不是標準的『由外力強行指定』嗎?

強權指導下的國際民主石油作為代價。

當然,有一個問題需要回答:「既然美國能繞過聯合國片面侵略伊拉克,為何還要在意聯合國的意見呢?」。美英兩國的目的有兩個。一個是希望聯合國能承認它們侵略和佔領伊拉克的合法性;另一個是希望調動聯合國的機制投入昂貴、龐大和複雜的重建工作,當然主導權是在美國手中。

美英兩國如此迫切想得到的侵略的合法性承認,主要是關切石油利益。1990年8月6日聯合國做出了對伊拉克實施全面制裁和禁運的661號決議。美英兩國想要掠奪石油利益,也需要聯合國在形式上解除661號決議的約束力。否則違反聯合國決議地任意賣油和用油,依國際法也是要受到制裁。當然,美國船堅砲利,不需要理會聯合國的制裁,因為美國在全球各地有廿五個軍事基地,沙烏地阿拉伯有五個,伊拉克還要建一個,光憑這些基地的武力,聯合國的維和部隊是沒法發揮作用的。但是對美英兩國而言,重點不在於它們的強大,而在於和它們做生意的對象,大多數的力量並沒有超過聯合國。這就像是有兩個流氓去搶劫,治安當局由於它們火力太大了,沒法制他們,但又不願意看到自己的權力被剝奪,所以凡是收受流氓贓物的人,一律依法嚴辦。所以美英兩國才需要解除制裁和禁運,儘管它們過去十二年來不停的反對。

強權的外交弔詭:解除制裁禁運與大量毀滅性武器

美英兩國過去十二年來反對解除對伊拉克制裁和禁運的唯一理由就是:伊拉克擁有大量毀滅性武器。海珊當時為了解決伊拉克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就說一旦證明伊拉克沒有大量毀滅性武器,聯合國就要立刻解除制裁禁運。結果從1991年到1997年,聯合國的派出150多個武檢小組對伊拉克進行了300多次的檢查,並且銷毀了95%的武器,但美國還是堅持說伊拉克有大量毀滅性武器。由於武檢小組的花費,必須由「石油換糧食」計劃中的經費支出,而經過七年的武檢,伊拉克的制裁和禁運在美國的刻意刁難下也無法解除,於是伊拉克拒絕了武檢,結果導致了1998年美國片面發動的「沙漠之狐」轟炸行動,平民遭到大量死傷。2002年11月,伊拉克的制裁禁運仍然沒解除,聯合國又通過的1441號決議,要再徹底檢查大量毀滅性武器。2003年3月20日,美英兩國以伊拉克「實質違反」聯合國第1441號決議,出兵侵略伊拉克。4月9日,美英的侵略聯軍佔領了伊拉克首都巴格達,5月1日布希宣佈侵伊戰爭勝利結束,但當初美英以「實質違反」聯合國第1441號決議因而出兵的「大量毀滅性武器」卻仍未找到!美國過去12年間,在外交上把「解除制裁禁運」和「銷毀大量毀滅性武器」結合在一起,作為一種策略長期的消耗伊拉克。現在美國佔領了伊拉克,想要解除制裁和禁運,它當然可以說(它也確實說了):伊拉克已經沒有大量毀滅性武器了(如果有,為什麼海珊不用在保衛戰爭中!),但美英兩國不要忘了,它們當初出兵侵略伊拉克的理由,正是伊拉克沒有全面銷毀大量毀滅性武器啊!所以美國在國際的法律和正義面前,面對了一個進退維谷的困境:你美英兩國要想解除制裁禁運,就必須證明伊拉克沒有大量毀滅性武器,但你如果證明伊拉克沒有大量毀滅性武器,那你侵略伊拉克的理由就完全不合法!

(2003.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