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部隊回家吧!」──記924美國華盛頓反戰大遊行(唐曙)

聯合廣場的下午

9月24日下午,紐約12街和16街間的聯合廣場(Union Square)像往年一樣熱鬧。這裡逢週末就有市集,賣的是有機的蔬菜水果、雜糧麵包、發酵蘋果汁、舊書、風景圖片,有時候還有爵士樂。幾年沒來,市集還擴大到了12街,街道的兩旁都是亞洲風味的熱食攤,把旁邊「一堆書」舊書店(Strand Book Annex)逛書店的人,擠得有點寸步難行。廣場的中間有個小公園,樹葉扶疏,小孩在裡頭玩耍,大人則曬著太陽聊著天,還是跟幾年前一樣的慵懶。

聯合廣場的地下是14街捷運站,這裡有七線列車在此交會,面對著紐約最大的連鎖書店Barnes & Noble,是廣場捷運站的主出入口,許多行人都在這個出入口的階梯旁閒坐。就在這個出入口不遠的地方,幾個中年婦人坐在自製的大看板後面,耐心地整理著前一天被雨淋濕的資料。一個年輕人與看板後的一位媽媽細細的聊著,年輕人說的多,大部分的時候顯的激動,媽媽總是疲倦但有耐性地聽著。

在這個寫滿「帶部隊回家吧!」(BRING THE TROOPS HOME NOW)、「停止強迫遷出紐奧良!」(STOP FORCE DEVICTION IN NEWORLEAN)看板的另一邊,一個坐著輪椅但衣衫襤褸婦女慢慢地將自己吃力地推了過來。她看著我,伸出露在灰色粗手套外的手指說:「麻煩你幫我拿份資料好嗎?」。我從看板後面拿了幾份受潮的的報紙遞給她,她讀著讀著,眼淚竟然被骯髒的粗手套擦花了臉,讓站在一旁的我有點不知所措。她從大衣口袋裡掏出一張又舊又皺的五塊錢美金,要我幫她投進捐款箱,我拿出十塊錢一起捐了進去。她說完謝謝之後,突然問我怎麼沒去華盛頓參加遊行?我說我從台灣來,這次是與原住民代表團來聯合國控訴日本在台灣所犯下過的戰爭罪行,我雖然知道這場遊行,但我的行程讓我沒法前往華盛頓。聽完我的介紹,她輕聲地說了一句:「布希現在也在犯罪,而且他跟日本一樣,死不道歉」。
紐約聯合廣場的「凱賽營」連署點

「你知道一個死在伊拉克的士兵,美國政府會賠多少錢嗎?」她轉過輪椅來問我,我搖搖頭。

「十幾萬塊錢,」她張大擦髒的眼睛繼續問我:「你知道加薩走廊的以色列人被夏隆遷離時,美國政府付給他們多少錢嗎?」這問題觸動了我一條非常敏感又悲憤的神經,讓我一時答不上腔。

「一人一百萬元!」,她雙手緊抓著輪椅,整部輪椅似乎都抖了起來,「為什麼布希可以這樣濫用納稅人的錢去幫外國人,卻連紐奧良都不願多去看幾次?他們被迫遷離時,哪有什麼補償!難道我們在伊拉克喪生的子弟不如那些強佔別人土地的以色列人嗎?」

問得好。巴勒斯坦人也想知道答案。但我不禁好奇,她這樣的婦人怎麼會知道這些只有少數政客、教授和社運份子才會關心的事,並且還顯得如此激動。

「辛蒂是對的,所有死兒子的媽媽早就該走出來了。」說完,她推著輪椅離開,經過印有「CAMP CASEY」的綠色小帳棚模型時,停下來輕輕摸了它一下,問了另一位婦人說她能不能帶走當紀念,那個婦人說這是從德州帶回來,如果她能夠在另一個地方建立一個新的連署點,辛蒂會很樂意為她準備一個的。

送走了坐輪椅的婦人,剛才聽年輕人說話的媽媽開始用沙啞的聲音向公園裡的路人們大聲地說道:「送部隊回家吧!停止強迫遷出紐奧良!結束佔領!支持辛蒂!請參加華盛頓大遊行!」另外兩個婦人休息夠了,也開始起來邀請路人連署。這些媽媽被剽悍的紐約警察趕過、逮捕過好多次,但仍然頑強地守在這裡。

她們是一群紐約的母親,她們的兒子有的已經戰死,有的還在伊拉克,她們希望戰爭能立即結束,兒子們能趕快回家。她們是「凱賽營」(CAMP CASEY)運動的追隨者。

「凱賽營」運動

這個營帳原來只是一個死了兒子的母親,為了想要見到布希,而在他德州克羅福德的農場外搭起的小帳棚。這位媽媽名叫辛蒂‧西恩(CindySheean),她24歲的兒子凱賽‧西恩(Casey Sheean)在2004年4月4日的一場攻擊行動中喪生。這位媽媽在悲痛之餘,決定從加州到德州去找布希問個清楚,為什麼要發動這場戰爭?為麼要讓這麼多年輕人犧牲生命去佔領別人的國家?為麼不把他們帶回家?……當然,布希是不會見她的。於是辛蒂就住了下來。

這個在今年五月間搭起的帳棚引起全美國、甚至全世界的關切。許多反戰人士都來到布希的牧場外參加了辛蒂所發起的運動。辛蒂為了表示對美國佔領軍指揮部「從來不數屍體」的作風表示抗議,在帳棚的路邊架起了1700個十字架,並且寫上喪生士兵的名字。

由於越來越多人參加了這個運動,辛蒂必須開始和更多處境相同的母親和家庭建立聯繫。當她第一次結束活動返回「凱賽營」的時候,她發現營地來了更多人,帳棚也擴大了,令她哭泣不已的是,竟然有人為她心愛的兒子畫了一幅油畫,這幅畫促動了她一年多來越來越難排遣的思念,而「凱賽營」也為美國的反戰運動注入了關鍵的新能量。

924華盛頓反戰大遊行

正當台灣反軍購晚會在立法院前結束的時候,全美國各地的反戰人民開始出發向華盛頓前進。為了這次的遊行,美國最大的反戰團?憿u行動起來阻止戰爭和種族歧視」(A.N.S.W.E.R.)以及「為正義與和平團結」(UnitedforPeace&Justice)發起成立了「9月24日全國聯盟」(September24 National Coalition),結合了各界的力量,全力的宣傳動員這次的活動,為了使不能來參加遊行的人也能在家裡一起反戰,聯盟推動了「在家倒掛國旗」的反戰運動。全國聯盟原先估計前往華盛頓的人數應該是10萬人,遊行當天,華盛頓的警察局長評估「遊行人數已經突破10萬人」,根據主辦單位當天的估計,參加遊行的人數稍過30萬人!

在全國聯盟所發表的宣言中強調:

在這場侵略伊拉克的戰爭中,伊拉克人已經死亡超過了10萬人,美國士兵死亡已經逼近2000人,受傷的士兵也已超過3000人。

當初出兵侵略伊拉克的理由,如:伊拉克參加「911攻擊事件的策劃」、「伊拉克擁有大量毀滅性武器」,根本是謊言,布希也知道那是謊言。

布希政府對於各國追求自主解放的人民運動,都會粗暴激烈的鎮壓,這些國家如:委內瑞拉、古巴、伊朗、朝鮮以及菲律賓等等。

美國實際的軍事預算在「國家安全」的藉口之下,已達到5000億美元,超過了全世界各國軍事預算的總和,但因為卡翠娜颶風而全毀的紐奧良人民,竟然還得不到這個反對窮人、種族歧視的布希政府的協助。

布希政府正在打造新的核子武器,並且開?l允許對沒有核子武器的國家進行先至的核武?蟪說A美國現在已有10000件核子武器。

對伊拉克的侵略戰爭,美國政府每天要花2億5千萬美金,而布希政府正在刪除教育、住房、健保等其他基本社福的150億預算。

美國每天要花1500萬美元來協助以色列繼續佔領約旦河西岸,這些土地在歷史上原本是屬於巴勒斯坦人的。

布希政府於2004年3月29日推翻民主選舉的海地政府。

所有人民都有工作、受教育、健保和住房的權利,提供人民的需要,而不是戰爭機器!

反戰就是反軍購

從2003年3月20日宣戰到5月1日布希宣布戰爭結束,這場侵略伊拉克的戰爭已經持續了三年多了。除了美國和英國的石油公司以及錢尼的哈利波頓公司佔領了油田,賺了大錢之外,大部分的人都在受苦。雖然伊拉克的新憲法都頒布了,但侵略的美國軍隊卻仍然繼續佔領伊拉克。美國主導下所通過的新憲法條文,持續撕裂和利用著遜尼派和什葉派的仇恨。

斷垣殘壁的伊拉克,被美國軍火商雷神公司(Raytheon)和洛克黑德‧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當作樣板,向台灣和世界兜售在伊拉克戰場上命中率高達95%的愛國者三型飛彈。而飛在鄰近國家巴基斯坦上空的獵戶長程預警反潛機,正破壞著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好不容易建立的安全平衡,因為這套反潛預警機,只要掛上了空對地的飛彈,就能成為供美國帝國主義差遣的長程轟炸機,巡弋中東和南亞。緊張的印度只能轉身向美國購買自保的武器,將武力提升到更恐怖的平衡中。不管誰贏誰輸,只要打的你死我活,軍火商就有錢賺。台灣現在也在玩這種恐怖平衡的軍購遊戲,但真正達到平衡的並不是兩岸的恐怖平衡,只是美國政府軍事預算的收支平衡而已。這裡面沒有那麼多外交學問,沒有那麼多戰略論述,也沒有那麼多瞻前顧後。這是一場再多的法令、再多的方案、再多的模擬兩可和明哲保身都無濟於事的鬥爭,這是一場人民力量與帝國主義及其附從的較量。人民運動的力量會前進,會後退,但在這個反覆中,人民運動的力量卻會得到新的覺悟和提昇,並且變得更堅強!更壯大!台灣的反軍購運動和美國乃至於世界的反戰運動是息息相關的,因為我們都在反對全世界真正最賺錢的行業:帝國主義的軍事工業複合體。沒有這個帝國主義的拳頭,又哪能叫弱勢的第三世界國家在貿易的剝削上俯首稱臣呢?所以,那些成天只想繞過堅苦卓絕的奮鬥,取巧速成的知識份子們,反戰和反軍購運動你們是不配參加的,要升官發財就趨炎附勢去吧!

至於另外一些認為反軍購與工人無關的人,請不要將你故意的無知,變成工人階級的無知!當人民的納稅錢都讓執政黨開後門挪用給財團,造成赤字的時候,任何對浮濫軍購預算都充耳不聞的態度,就是犯罪!

9月24日遊行的第二天,我打電話給「行動起來阻止戰爭和種族歧視」(A.N.S.W.E.R.)聯盟的青年部負責人Sarah Sloane,一方面恭喜他們的活動非常成功,一方面向她說明我此次到紐約的目的。她先是驚訝,接著惋惜我沒能參加這場遊行。我告訴她,不必為我惋惜,因為她們的運動深深蒂感動了我,並且給了我更多的能量和意志!

FUNDPEOPLE’SNEED,NOTTHEWARMACH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