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城法魯加──伊拉克人民的四月起義(唐曙)

殖民佔領下的伊拉克每況愈下

2003年5月1日,布希宣佈美軍的攻伊戰爭結來,美軍開始對伊拉克展開全面佔領的行政布署。在這一年的佔領中,布希當初所承諾的「民主」和「自由」,並沒有實現,當初做為侵略伊拉克藉口的大量毀滅性武器,到現在也沒有找到,由美國行政長官布雷默所欽點的25人臨時管理委員會不但得不到伊拉克人民的支持,還曲逢佔領者的旨意,將伊拉克人民共同的財產-石油,透過「私有化」的政策,拱手交給哈利波頓等壟斷集團。一年來,伊拉克雖然多了手機和衛星電視,但失業率仍是世界第一(60%);雖然開放了所謂的新聞自由,但對於批評佔領政策和報導武裝抵抗運動的媒體,還是進行武裝查封。在侵略軍隊一年的佔領之下,死亡的伊拉克平民已超過12000人;未經審判就被囚禁的人數已逾一萬人,這些人在獄中遭到刑求、虐待,甚至慘死在牢裡。對於示威抗議的伊拉克人民,美國佔領軍直接以武器掃射驅散。

四月起義-人民抵抗運動進入新階段
在殖民佔領者這樣的暴虐統治之下,伊拉克人民從驚恐、憂傷、挫折和憤怒的情緒中逐漸覺悟到奮死抵抗的必要性。這樣的抵抗運動從零星的自殺炸彈攻擊、組織性的抗議示威,逐漸演變成戰術曰益精巧、協同日益擴大的游擊抵抗運動,這樣的運動迅速跨越教派間的歷史鴻溝,重挫美英佔領軍的士氣。從美國佔領軍愈來愈殘暴對待伊拉克平民的作法看來,他們已把現在的伊拉克當做當年的越南來對待,他們決定用非常的手段,消滅新興游擊抵抗運動背後的支持力量-伊拉克人民。包圍回教遜尼派大城法魯加的行動,就是他們殺雞儆猴的殘酷血旗!

「戰爭私有化」政策下的傭兵

2004年3月31日,伊拉克的回教游擊隊在法魯加處死了四名美國人,並且懸屍示眾。美國佔領軍當局馬上對外宣布:伊拉克回教游擊隊屠殺了四個美國平民。美國的主流媒體馬上在第一時間大肆報導這項消息。路透社雖然立即做了報導,但也隨即對這四名受害者進行了身份查證。查證的結果顯示,這四個人隸屬美國「黑水安全顧問公司」(BlackwaterSecurityConsult),他們雖然不是現職的軍人,但卻是參加軍事行動、提供軍事訓練的傭兵。

這樣的傭兵軍事行業早在上個世紀六○年代就在亞非兩洲盛行,這些傭兵部隊大多來自美、英及法國,目的是用傭兵介入他國內政的方式規避國際外交及叛亂屠殺責任,聯合國在八○年代特別明令禁止這樣的傭兵組織。但隨著蘇聯東歐瓦解,帝國主義在全球推動全球化的政策,這樣的傭兵組織又借屍還魂的出現,他們打著「國防工業私有化」的旗號,開始承包許多國防業務。藉著參與九○年代相繼出現的幾次戰爭,這樣的傭兵組織逐漸轉型為企業公司,並在「九一一事件」後,開始與軍火壟斷集團合力執行帝國主義政府所推動的「戰爭私有化」政策,他們最終成為國際壟斷集團的私人軍隊。為了捍衛國際壟斷集團在伊拉克的侵略利益,他們不惜以屠殺平民做為一種恐怖統治的手段。駐伊的美軍指揮官都不得不感嘆,過去是每一百名士兵有一個傭兵,現在確是每十名士兵中就有一名傭兵。

危城法魯加

所以,伊拉克的回教游擊隊所殺害的是沒有軍職的武裝戰鬥人員,並不是平民。而類似這樣的傭兵被殺事件,從美軍佔領伊始,就層出不窮,美軍甚至都無法交代這樣的這種傭兵的傷亡人數。因此,美國刻意渲染這樣的事件,是有其政治目的的。首先,當然是藉此來轉移美國國會調查九一一事件聽證會的輿論焦點;其次,由於伊拉克回教游擊隊的戰術技巧與協同效率有了顯著的提高,美軍認為遜尼派的社會復興黨人在背後起了重要作用,因此決定藉由傭兵被殺事件,對遜尼派大城法魯加進行毀滅性的打擊。所以當事件發生之後,美軍立即派兵包圍法魯加,並且只給該城居民八小時進行疏散。這樣的最後通牒,使得恐懼的法魯加居民,紛紛逃離法魯加,前住巴格達避難。但巴格達的美軍卻不准他們進城。這使得數以千計的法魯加居民被迫困在巴格達城外的沙漠裡,進退不得。不久,美軍竟然出動B52轟炸機對這些手無寸鐵的居民進行轟炸,造成470人死亡,一千七百餘人受傷。面對法魯加城內的居民,美軍則出動軍隊及狙擊手,連運送傷患的救護車都不放過。到四月十七曰為止,法魯加居民的傷亡人數,已達880人,包括86名兒童。這個城市已經被連續轟炸了八天,倖免的居民只能在房子裏,沒水沒糧食地躲著。伊拉克各地人民-包括什葉派在內-為了能協助圍城裏的居民堅持下去,將平常已經很窘困的衣食集中起來,透過一切管道,送進法魯加。

雙城起義的政治意義

另一方面,什葉派年青回教教師薩達爾所領導的游擊隊「莫西德軍」,在法魯加被圍之後,也開始積極活動,展開武裝抵抗。美軍於是進圍什葉派聖城那杰夫,並揚言要捉拿薩德爾。

以美軍的優勢兵力,要想屠城,何其容易。但四月起義的特殊之處在於:遜尼派和什葉派的先後起義,在政冶上互為犄角,在戰略上互為奇正,又得到廣大人民的支持,戰術行動準確精巧(遲滯美軍機動力的橋樑伏擊戰術),再加上人質策略運用得當(制裁軍特,釋放無辜,要求撤軍),在在都讓美軍體會到一年前那種悲憤的自殺炸彈攻擊行動己經告一段落,游擊戰爭已在戰略上展開了縱深。美庫如果直接屠城,法魯加和那杰夫必然一片焦土,死傷枕藉,但這種殘酷殺戮將進一步激發出抵抗的意志,而四月起義將成為前仆後繼的犧牲典範。
有人少不了要質疑筆者,為什麼要歌頌伊拉克游擊隊這種「恐怖主義」的行徑。首先,筆者要強調,他們的行為不是「恐怖主義」,而是抵抗。因為美英聯手入侵伊拉克並未得到聯合國的支持,這是非法侵略。美英聯軍佔領之後的倒行逆施,已使伊拉克人民忍無可忍,於是伊拉克人民決定以行動來驅逐這些非法的侵略佔領者,這就是抵抗,任何人指責這種抵抗,就是幫侵略佔領者犯罪!
團結抵抗才能爭取民心戰勝敵人

伊拉克人民最終能不能嬴得這場戰爭的勝利,要評估許多客觀條件,這個任務要由伊拉克人民去分析和實踐。但有個策略原則倒是可以在這裡提一下。有人認為:由於海珊所領導的遜尼派社會復興黨長期壓迫什葉派,所以什葉派根本就不該投入遜尼派所發起的武裝抵抗運動,反而應該冷眼旁觀或主動瓦解遜尼派的抵抗,再重新出來整合反對力量,抵抗侵略佔領者。這是一種看似聰明,其實奇蠢無比的幼稚想法。因為對抗侵略佔領者的暴政,有其歷史和道德正當性,冷眼旁觀或主動瓦解這稚抵抗,根本得不到人民的支持,等到抵抗的力量被鎮壓下去之後,侵略佔領者的優勢將變得更加強大,殘餘的抵抗勢力只會潰不成軍。所以,我們應該高度肯定法魯加和那杰夫雙城抵抗的歷史意義,並盡其所能地支持這樣的抵抗。

伊拉克新憲法-可怕的政治危機工程

面對伊拉克人民的抵抗,布希在今年4月13日的年度記者會中,再次傲慢地抨擊伊拉克的四月起義是「恐怖主義」,說這些抵抗者是「文明世界」的敵人,「文明世界」(消滅他們)的意志決不動搖,並且強調必要時將「加派軍隊」。為了緩和日益激烈的抵抗,他同意在今年6月30日將政權移交給一個新的過渡政府。但也在侵略週年之際,由臨時管委會通過了過渡時期的新憲法。

這部憲法在殖民行政長官布雷默的監督下,由美國的法律專家和顧問起草,再讓臨管會的25名委員背書通過,很明顯地,並沒有讓伊拉克社會各界人民共同參與討論和擬定。這部包含62項條款的憲法,沒有具體保障伊拉克人民的基本人權(如工作權,新憲法只提到保障工作的機會,這使得新政府不再需要承擔失業者的社會責任;言論自由受到壓制;婦女在政治參與上仍然受到歧視);沒有處理美英佔領當局與伊拉克主權的矛盾;將反對佔領的抵抗運動視為恐怖主義,並要伊拉克軍隊負擔所謂反恐的責任。這部憲法還利用教派和族群矛盾,將完整的伊拉克領土和阿拉伯民族做了地緣政治式的撕裂,為美英佔領軍「分而治之」的陰謀確立了政治前提。這個可怕的政治危機工程,就在佔領當局「自由」與「民主」的響亮口號下,專制地通過了。

五月一日晚上反戰燭光集會

過去這一年來,伊拉克人民所發生的悲劇,佔領軍的暴虐政策以及游擊隊堅苦卓絕的抵抗,這短短的篇幅能道出的根本不及萬分之一,我們在台灣小小的反戰隊伍,也實在不能為他們分擔錐心的傷痛。但我們至少可以站出來支持他們,讓他們不再覺得是在孤軍奮戰。原本預定要在今年3月20日與全球同步舉行的反戰集會活動,由於台灣的總統大選而暫停。而去年五月一日正是布希對世界宣布侵伊戰事結束的日子,全球也有很多反戰團體選擇在這一天活動。所以今年的五月一日,晚上七點,帶著你的蠟燭、標語和一顆沉痛的心,我們一起再到美國在台協會,抗議布希侵略佔領伊拉克,並且要求布希政府:

一、停止一切佔領,立即從伊拉克、關達那摩撤軍,並無償地為戰爭破壞進行重建;
二、全面進行戰爭犯罪調查,逮捕並審判戰犯;
三、廢除過渡時期新憲法,儘速配合聯合國推動伊拉克全面選舉,建立代表所有伊拉克人民的新政府;
四、停止一切私有化政策,所有壟斷集團立即撤出伊拉克;
五、立即要求以色列撤出1967年非法佔領的巴勒斯坦土地。
六、立即撤除海外美軍基地;
七、重新檢討並刪減軍事預算,擴大社會福利及教育預算編列

對於支持這場侵略戰爭的台灣政府,我們要求:
陳水扁總統立即向伊拉克人民道歉,台灣政府有義務為其錯誤負責,立即無償協助重建,並禁止台灣企業藉侵略佔領之便,大發戰爭財。立即停止軍購,將預算用於教育及社會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