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馬英九的貿易路線圖(唐曙)

編按:這是勞動黨副主席兼祕書長唐曙在2012年寫的文章,談到為什麼要批判由美國主導的「自由貿易」、「貿易協定」,以及為什麼必須用不同態度來面對非美國主導的協定。全文共分五個部分:
一、肉精解禁並無法在貿易壁壘間突圍。
二、遏制中國和平發展的「泛太平洋經濟戰略夥伴協定」 (TPP)。
三、亞洲人民對「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 (TPP)」的反對。
四、智慧財產權與醫藥壟斷。
五、馬英九必須思考的問題。

肉精解禁並無法在貿易壁壘間突圍

馬英九政府的貿易路線圖:瘦肉精解禁→協商簽訂TIFA→加入TPP

在台灣民眾對瘦肉精解禁的疑慮和抗議聲,以及美國在台協會臺北辦事處長司徒文表示瘦肉精議題沒有解決,很難重啓「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議」(TIFA)諮商的意見之後,馬英九在4月6日接受《聯合晚報》專訪時,表示「為了談判TIFA,美牛非過不可!」。馬英九警告:如果立法院還是通過美牛瘦肉精「零檢出」,「就不可能恢復TIFA協商,不可能加入「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 (TPP)」,如果不加入TPP,台灣領先南韓的只有ECFA而已。馬英九保證,日後立法院通過修法允許美牛進口,如果國人對美牛有疑慮,「不想吃,可以不吃」,他更強調,「開放美牛是國家信用問題」。

對於馬英九所提出「不想吃,可以不吃」的保證,近來已經引發許多質疑,也成為在野黨攻擊政府施政的目標。當前多數的批評與討論,都是圍繞在政府施政的問題上,但對於美國在貿易談判方面所設定的前提與障礙,台灣朝野與運動各界不是自清自己不反美,就是略而不提,似乎大家都無法向美國的貿易談判說不,而馬英九顯然也以美國貿易談判作為理由,逼使大家就範,但大家似乎忘了瘦肉精解禁與否的關鍵正是由於美國的施壓,如果TIFA談判的再啟動必須以開放瘦肉精美牛做為代價,那將來在TIFA談判的其他議題如:要求台灣開放農業市場,除了開放美牛之外,還包括開放美豬、開放美國稻米等;要求放寬著作權保護年限;要求台灣修改健保核價、要求台灣修改專利法及商標法等等,都會成為進一步談判的前提,這樣的談判會使我們失去多少貿易利益將難以估計,但全民健康顯然已經暴露在食品安全的風險之下。

為什麼台灣非與美國簽訂TIFA不可?為什麼台灣為了與南韓競爭非參加TPP不可?馬英九這個「讓台灣經濟脫胎換骨」的貿易路線圖 (瘦肉精解禁→協商簽訂TIFA→加入TPP) 真的是萬靈丹嗎?為何朝野各界都未有任何質疑和反對的聲音出現呢?到底這個「泛太平洋經濟戰略夥伴協定」 (TPP)的戰略意義是什麼?它會不會衝擊台灣現有的經濟成果和基礎?針對這些問題,台灣政府從來沒有提出清晰的分析,只以提高「競爭力」作為加入的理由,在可能犧牲全民健康的風險之下,對美貿易談判可預見的進一步讓步之後,加入「泛太平洋經濟戰略夥伴協定」 (TPP)真的就能「脫胎換骨」?

遏制中國和平發展的「泛太平洋經濟戰略夥伴協定」 (TPP)

2011年11月10日,美國國務卿柯林頓以「美國的太平洋世紀」為題,在夏威夷檀香山發表演講。這篇演講後來《外交政策》雜誌將「美國的太平洋世紀」歸納為六項要點:「強化我們雙邊的安全聯盟;深化我們與崛起中強權的工作關係;推動區域的多邊組織;擴大貿易與投資;建立一個具有廣泛基礎的軍事實體,以及推動民主與人權」。

克林頓在這場演講中反覆提到亞太地區所面臨的安全及經濟問題需要「美國的領導」,柯林頓的發言人更在亞太經合會期間闡述了這種「領導的責任」:「就像美國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所承諾的那樣,我們也將在亞太地區做出相應的努力」。美國在亞太經合會期間高調提出它在該區域經濟及安全的領導作用,強調「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 (TPP)」的重要性,並公開抨擊和挑釁中國,批評中國沒有責任感,美國已對中國失去耐性,美國總統歐巴馬表示:「我們要制定每個人都需遵守的規則,然後我們按照遊戲規則來運作,我們會激烈的競爭,但我們不會玩弄體制」。目前決定參與這個「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 (TPP)」九個國家中,絕大部分都與美國有著軍事上的結盟關係,這使得這個亞太地區的新貿易協定隱含著美國東亞軍事新戰略的企圖,美國挾著軍事影響力所制定的TPP,是一套逼使中國在經濟發展和交流中就範或孤立、保障美國經濟霸權的國際標準。

2005年,汶萊、智利、紐西蘭、新加坡四國協議發起「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目前正在與其他五國磋商,包含澳洲、馬來西亞、秘魯、美國、越南。2010年,美國總統歐巴馬在亞太經合會提案,2011年完成的「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 (TPP)」綱要,美國並積極邀請東南亞國協的各國加入,企圖將這個人口總數、GDP總量均占世界第一、APEC各經濟體的經濟總量和貿易量分別占全球的43%和54%的區域,整合成一個的前所未有的自由貿易協定區域。貿易談判的內容包括了:貨物貿易、原產地規則、貿易救濟措施、衛生和植物衛生措施、技術性貿易壁壘、服務貿易、智慧財產權、政府採購和競爭政策等。美國的主要用意是在削弱中國的經濟發展,形成一個由美國主導的新貿易區,以轉嫁美國及歐盟嚴重的經濟及債務危機。

亞洲人民對「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 (TPP)」的反對

儘管包括台灣在內的許多亞洲各政府都不斷宣傳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TA)及加入「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 (TPP)」是經濟發展非常重要的政策,但亞洲各地人民卻以激烈的集會抗議反對政府的這項政策。

南韓

2011年11月,南韓執政黨強行通過美韓自由貿易協定,引發在野黨及群眾抗議。22日晚,數千人聚集在首爾市廳廣場周圍進行示威,韓國警方用高壓水槍驅散人群。韓國全國民主勞動組合總聯盟23日宣佈,號召部分成員于24日開始罷工,全力支持首爾市的示威活動,並要求韓國國會撤回對FTA的履行法案,因為這項協定將衝擊南韓的汽車製造業及農業。

日本

2010年11月,為了反對當時的菅直人政府主張參加「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 (TPP)」的談判,日本的進步工會及日本農民組織於亞太經合會橫濱會議期間,集會抗議菅直人政府的主張剝奪了農民的生路以及勞動者生存權。2011年野田政府重申這項主張時,持續遭到反對。

菲律賓

2011年11月間,美國國務卿柯林頓前往菲律賓遊說當地政府加入「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 (TPP)」的談判時,車隊遭到群眾攻擊,群眾還訴求美軍立即撤出菲律賓。國際人民鬥爭聯盟顧問溪松表示:TPP將會剝奪亞太地區工農勞動大眾的社會福利、工作權、健康權以及文化權。

澳洲

2012年三月間,澳洲的工會、農民、中小企業、學者、少數民族、社區工作者及藝術家等團體,聯合起來反對澳洲與美國有關「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 (TPP)」的談判,他們一致認為TPP就是一個將國家廉價拍賣的協定。在最新的一輪談判中,美國對澳洲政府提出了具掠奪性和剝削性的條件:

──制定投資者權利法案:這項法案旨在保障美國投資者的絕對獲利,並且規定如果因健康、環保、勞工、土地規劃以及政府採購而損害到美國投資者的「未來的期望利益」時,澳洲政府必須要負責賠償。但如果要實現美國跨國公司及金融壟斷資本「未來期望利益」的話,澳洲政府必須要解除在勞工權益、醫藥、公共教育、社區補助、公共服務、職業安全與健康、環境保護以及對中小企業等的種種保護。依據這項法案美國投資者可以禁止澳洲政府對國內的產業、糧食製造業及農業公司進行補貼,澳洲政府必須將公部門及國營公司開放給美國投資者投資,或者不得與美國投資者在公共教育、健康及社區工程等項目上進行競爭。

──投資者與國家爭端法庭:這個法庭提供美國投資者可以跳國澳洲國內法律的規定,向澳洲政府提出國際告訴,這個法庭由世界銀行及聯合國運作,法官將由具有跨國公司背景的人來擔任,這樣的國際法庭一但做出侵犯投資者利益的判決,該國政府就必須為投資者的利益而修改相關法律。

──私有化條款:給予美國跨國公司介入公共健康、教育、基礎建設及社會福利的許可,將導致公部門及國營企業的全面私有化。

──昂貴的醫藥:美國藥品研究與製造商協會 (the Pharmaceutical Research and Manufacturers of America, PhRMA) 要求TPP迫使澳洲政府停止對該國醫藥製造福利計畫 (PBS) 進行補助,這將給予美國醫藥跨國公司獨佔利益。

──拒絕繳稅:據TPP的相關條例規定,美國的跨國公司可以拒絕向澳洲政府繳納一定程度的稅金,例如在厄瓜多爾及阿爾及利亞的外國礦業公司就拒繳超額利潤稅金,美國以此為例,主張拒繳澳洲的礦業資源租認稅金。

──解除環保:美國跨國公司投資者可以拒絕賠償因利潤而破壞的澳洲自然環境,相反地,美國跨國公司可以因獲利問題控告政府,美國跨國石油公司對厄瓜多爾政府的控訴就屬此例。

儘管在澳洲人民的強大運動反對下,澳洲政府拒絕了「外國投資者與國家爭端條款」的簽署,並且承諾絕不會停止對「醫藥製造福利計畫」 (PBS) 的補助,美國31家跨國公司的總裁聯名向總統歐巴馬寫信,要求歐巴馬施壓澳洲接受該條款。澳洲人民反對TPP的運動仍在擴大進行之中。

智慧財產權與醫藥壟斷

2011年9月,在芝加哥召開第八回合閉門協商「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 (TPP)」期間,美國貿易代表署對外表示:「美國參與TPP是希望能將協定擴大適用到亞太地區各個經濟體。……並且制定一個在21世紀能適用的貿易協定的標準」。因此,在協商談判期間所形成的準則就可以做為以後貿易談判的底線,這非常不利於後進開發中國家的參與。儘管TPP的談判過程不對外公開,只對外宣佈談判結果,但據透露,在這次芝加哥回合的談判中,美國要求要有一個比現行國際貿易協定更嚴格的智慧財產權規定,這等於違背了布希與美國國會在2007年對於全球貿易協定中有關公共健康保障的承諾。無國界醫師組織在《How 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 Threatens Access to Medicines》報告中對於藥物智慧財產權的新變化感到憂慮,因為這將嚴重影響欠發達及不發達國家對傳染病的防疫與控制。從1995年世界貿易組織成立,貿易相關的智慧財產權協定(TRIPS)簽訂以來,2001年WTO杜哈回合會議和2008年的世界健康組織都一再強調:智慧財產權規定應保障公共健康。然而擁有先進醫藥技術的歐美各國在近年的自由貿易協定談判中,都逼迫其他國家接受更嚴苛的智慧財產權規定(TRIPS plus)。根據樂施會(Oxfam)2007年的研究顯示,約旦在與美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的過程中要求約旦接受更嚴苛的智慧財產權規定(TRIPS plus),這使得五年間藥價上漲了20%,同樣的情況在瓜地馬拉也出現。

馬英九必須思考的問題

面對亞太地區因「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 (TPP)」所全面爆發的人民抗議情勢,馬英九如果仍然執意要與美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 (FTA) 以及「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 (TPP)」的話,就必須要回答現在正受到衝擊的各地人民對「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 (TPP)」所提出來的種種嚴峻質疑。當美國挾著東亞戰略整編的軍事優勢,主導「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 (TPP)」,壓制中國的經濟發展和中國所推動的亞太區域經濟 (東盟加三) 整合時,馬英九是否應該思考兩岸間所簽訂的「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 (ECFA) 中大陸對台灣的讓利措施,會否因為大陸承受的經貿壓力而有轉變?如果馬英九引以為依靠的ECFA由於美國主導的TPP而受衝擊時,台灣是否能夠獨善其身地繼續在國際間「提高競爭力」?還是台灣不得不被迫,像澳洲政府那樣,面臨空前的衝擊,卻又沒有可以抵抗不公平貿易的任何資源?畢竟TPP是一個由美國壟斷金融資本與跨國公司所主導、要求各經濟體對美國利益「完全一致」同意的、閉門密室談判的協定,而不像ECFA是一個開放的、「協商一致」的、互利的協議。或者,馬英九是不是應該改換另外一種思維,在以美國帝國主義為首的國際跨國公司迅猛掠奪和剝削全球之際,更積極而緊密的融入大陸的經濟體,讓台灣有更足以依靠的貿易資源,在「全國一盤棋」的戰略思考下,重新思考台灣經濟的出路,並且隨時不可忘記應該要將兩岸和平發展的紅利具體落實到台灣勞動大眾的社會福利及權益保障上。如果是這樣思考台灣經濟發展的前途,那美牛瘦肉精的問題就會是一個可以比較輕易就拒絕的選項了。

(本文原發表於20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