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社論-內戰沒有英雄 內耗無法發展

2012-10-27 01:40

早年台灣,光復節是迎神、祭祖、辦桌、宴客的大日子。「王師光復台灣日,家祭勿忘告乃翁」就是當時的氛圍與寫照。統獨對峙以來,光復節已被淡化。今年若非本報推出光復節座談特刊,以及馬總統寫了一篇臉書文章,台灣社會幾乎遺忘了十月廿五日的特殊意義。

馬總統為何語氣籠統,台灣人為何遺忘光復節,都與中國的內戰沒結束有關。馬總統「感謝國軍弟兄的犧牲奉獻,在『光復台灣』之後,繼續『保衛台灣』、『建設台灣』」與『守護台灣』,讓我們能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呼吸民主、自由的空氣」。馬先生所言皆對,但他刻意躲閃了中華民族八年抗戰,與台灣同胞五十年抗日的完整意義。

七七事變後,被日欺凌的中國人,以及被日統治四十餘年的台胞,若再不抗日,就要亡國滅種。先人先烈抗日的目的,不僅要光復台灣,還渴盼復興中華民族、延續中華文化。抗日是兩岸全體中華子民面對外族欺凌的奮力一擊。把台灣光復與中國近代史切割,不僅以管窺天,更誤導後代子孫。正如蔣介石時代,黑貓、黑蝙蝠中隊所以出生入死,為的是追求中國的統一與富強,絕非今日所宣傳的保衛台灣、偏安台灣。他們代表中國內戰悲劇的一章,不是保台的「英雄」。

馬又說:「釣魚台列嶼這個『台灣囝仔』,它在一八九五年被日本侵略竊佔,有如出生不久就在襁褓中被人抱走、被迫改名的嬰兒;日本的竊佔,使得我們骨肉離散五十年…。被抱走的歲月喚不回,被改的名字猶在,但血脈相連的關係是鐵一般的事實,是任誰也無法改變的歷史印記。」

血脈相連卻骨肉離散的,豈止是釣魚台和台灣而已,台灣與大陸亦是如此。被日本強擄的,豈止台灣旁邊釣魚台這個「台灣囝仔」而已,神州大陸旁邊台灣這個「中國囝仔」也是如此。但馬總統語帶籠統,只強調釣魚台與台灣的連結,卻不願觸及台灣與大陸連結,這情況在台獨興起前,是不可能發生的。

我們理解今日台灣的環境,不容許馬總統把話講完全。因為兩岸還處在不正常的敵對關係。但這是因台灣不願在一中前提下與大陸談判和平協議,導致法理上的內戰狀態無法結束,台灣仍把對岸當敵人,而不是家人。台灣社會的互信互愛與發展遠景,就在國格分裂、歷史錯亂與「冷內戰」的折磨下,逐漸流失。

梳理歷史脈絡之後,我們發現部分獨派民眾美化日本治台貢獻,反應的乃是對早期國民黨統治的不滿。復由於長期的反共教育,以及中共文革的不當,遂使台人求統意識大幅下降。但是倒洗澡水,怎能把嬰兒一起倒掉?

著名台籍作家陳映真因思想左傾賈禍,被「外來政權」下獄七年。他有充分理由恨國民黨,連帶也恨中共與中國,進而鼓吹台獨。但這個受害的台灣人卻認定中國的統一與進步,才能免除兩岸人民的苦難。陳服刑期間,外國人士試圖救他,但被陳父婉拒。他說:中國人的事情,還是由中國人自己承擔。這位見識不凡的父親,探監時對兒子說:「首先你是上帝的孩子,其次你是中國的孩子,最後你才是我的孩子。」

日前過世的林書揚,是台灣坐牢最久的政治犯。這個台灣人也是無怨無悔的統派,他對民族長期發展的關心,遠超過自己遭遇的苦難。

凝聚國家認同、完善政治結構、妥行公共政策,就是三民主義中民族、民權、民生的精義。國家認同是最底層建設,認同一致的人,才能休戚與共。在這基礎上,才能建構完善的政治結構。所謂「以數人頭代替打破人頭」,必得先接受對方是同胞、是家人。若是認同歧異,巴不得你死我活,哪有民主發展空間?有了完善政治結構之後,才能理性討論、推行民生政策。如此說來,解決國家認同不但不該擱置,更是比民權、民生更優先的議題。

中國長期內戰,已經造成兩岸情感的分離、軍事的對峙,以及經濟實力的互相抵銷,更讓美、日見縫插針,吾人何其不智。唯有回到一中立場,理順兩岸關係,全面終止內戰,我們才能停止內耗,也才能正常發展與生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