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90381_1317211375009196_7684929569237181267_n

美國新安保條約合作指針的本質(이수갑李壽甲)

AWC韓國實行委員會共同代表 李壽甲先生

「美‧日新安保條約合作指針」及配套法案於1999年五月二十四日在日本國會立法通過。美日帝國主義侵略者於1997年九月二十三日簽署的條約,主要目的在於計劃性地製造、擴大韓半島與台灣海峽事態,促發戰爭,進而以此為藉口,發動侵略戰爭,並透過戰爭在以中國為首的全亞洲地區建立經濟的、軍事的支配霸權,在亞洲建立類似NATO的武力支配。

過去帝國主義發動大東亞戰爭,並將之擴大為二次世界大戰,造成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戰爭慘禍,如此的歷史事實,正是理解新安保合作指針的本質的重要參考。

1905年七月二十九日,美國與日本簽署的Daft–桂太郎秘密協定中約定,美國侵略佔領菲律賓;日本佔領朝鮮,實施殖民統治。在此秘密協定的計劃性的戰爭策動下,戰爭擴大到整個亞洲。而現今的美日新安保合作指針,正是昔日的翻版。這次的合作指針在日本國會立法化的過程中,日本極右侵略主義自由黨黨魁小澤一郎即用簡單一句話明白指出合作指針的要旨:日本自衛隊不應只負責防衛,更應該直接介入戰爭。此話的意思內含著只要日本認為有必要發動戰爭,隨時都可以發動戰爭。

美國與日本可以以自己的國家利益為基準,隨意惡化周邊情勢。而且,已經從各方面證實美日帝國主義只要符合自己的國家利益隨時都有可能發動主動攻擊。

另外,美日帝國主義無視於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主權,以軍事力量強制禁止北韓製造飛彈。

美帝擬定的「5027作戰計劃」正是壓迫北韓的手段,一旦北韓不順應美帝的要求,美帝即可能展開軍事攻擊。

美國為了執行其「5027作戰計劃」,需要將周邊情勢予以惡化,而此時需要的一連措失即是日本的周邊事態法的立法化、加強韓美日軍事共助體制,成立戰時聯合心理戰司令部(CPOTF)、建立地區飛彈防禦體制(TMD)等。

另外,將周邊情勢予以惡化的計劃,還包括99年四月二十二日至五月四日止的RS01戰爭訓練–第二「團隊訓練」。

其第一階段就是,將美軍武力結集於南北韓的周邊地帶,封鎖北韓的上空、海域國境等,正式展開對北韓的制裁。

第二階段:武力打擊階段。利用龐大的野戰炮兵、戰鬥機、巡航艦隊、誘導武器等,在北韓全區進行武力壓制。

第三階段:地面攻擊作戰階段。在北韓的東西海岸進行大規模的登陸計劃,在陸地方面,實行對平壤的包圍計劃,並佔領至清川江境界。

第四階段:擴大戰爭成果階段。佔領清川江以北的北韓全域,完成滅共統一,置北韓於南韓支配之下。以上即是作為美帝戰爭策動計劃、先制攻擊的「5027計劃」先發攻擊。而且,這也是在南韓公然提出的四–五月危機的依據。

在美軍如此的韓半島支配軍事計劃中,日本自衛隊將會提供積極的支援。美軍與日本自衛隊選定了距離韓半島最近的日本九州基地(岩國、熊本),測定國內假想距離,據此在沖繩基地進行了數次海軍陸戰隊訓練與登陸作戰訓練。

美日新安保合作指針與其相關法案的要旨,一是將日本軍隊的活動範圍延伸到日本領土外圍,另一是讓民間企業、機場、港口等設施在必要時得隨時提供軍事作戰之用,並讓地方自治政府在周邊事態發生時也支援軍事行動。

事實上自衛隊已經不再是自衛的軍隊,我們應該將之規定為侵略軍,才能正確地掌握其本質。

日本防衛廳定義的六種周邊事態類型如下:一、日本周邊發生武力紛爭時。二、周邊地區即將面臨武力紛爭時。三、因政治體制的混亂可能會造成難民潮湧入日本的現象時。四、某國被聯合國安理會認定為破壞和平而需採取制裁手段時。五、周邊國的內亂、內戰對外擴大之時。六、周邊地區的武力紛爭雖已平息,但無法恢復秩序時,等等。

另外,日本外長高村正彥曾於二月十日在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上表示,周邊國的內戰、軍事政變、政變等,也可以列入「周邊事態」。

根據駐韓美軍作戰計劃,「5027計劃」是明白的先發攻擊計劃。但在日本的周邊事態例示項目中,可以發現它竟被列為可發展為對日本的直接武力攻擊的項目,也就是被視為有事事態,因而日本軍的動員被視為理所當然。

若根據上述的有事事態的概念,日本無視於周邊國的主權,直接干預周邊國內政的侵略行為,在日本國內被合理化、合法化。而且,日本可以計劃性的製造所謂的周邊事態。而周邊的第一優先目標就是韓半島。美日帝國主義又無視於一個中國的原則,即台灣屬於中國之一部份,干涉中國內政,製造紛爭等,從而將中國也納入其周邊事態的對象。

對於上述美日帝國主義相互勾結,企圖以武力支配韓半島、中國以致整個亞洲的計劃,我們不得不再次強調全亞洲的人民必需團結一體,揭穿陰謀,追求平和,才是全球人民真正的使命。

而當前的實踐課題,即是驅逐所有駐屯在亞洲的美軍、逼使日本廢除周邊事態法、加強要求日本地方自治政府拒絕合作的運動、加強日本的和平憲法守護運動、加強大東亞戰爭犯罪行為全面公開運動、加強日本的戰犯處理促求運動、加強韓國內的美日軍事合作反對運動、要求韓國將停戰協定改為平和協定並加強美軍撤離運動、推動南北韓民族和解並加強民族統一運動、展開南北韓民族共同參與的要求戰犯處理、戰後處理的抗日鬥爭等。最後,懇切期望全亞洲的人民,團結一體,加強反帝國主義鬥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