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重郎

我所親歷的臺灣「二二八」起義(曾重郎)

臺灣「二二八」起義是官逼民反的群眾暴動,提出的政治訴求是爭民主、爭自治。因此,可以得出結論,臺灣「二二八」起義的性質是反暴政爭民主自治。「台獨」基本教義派硬要把臺灣「二二八」起義說成是「台獨」的起始,這是對「二二八」受難烈士的不敬和污蔑,是對「二二八」史實的歪曲和篡改。「台獨」活動1953年起始于日本,鼻祖是廖文毅、廖文奎兄弟,廖文毅為了保財產向蔣介石投降返台看管曾文水庫,以後「台獨」的活動中心移轉美國。靠篡改或編造史實以欺騙人民籠絡民心是不道德的。

*作者時為臺灣新竹中學學生自治會負責人及臺灣學生聯盟新竹支部總負責人

#臺灣「二二八」起義前的社會狀況

中國人民經過艱苦卓絕的抗日戰爭,與世界反法西斯同盟軍一起打敗了日本帝國主義。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同年10月25日根據《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規定,同盟國中國戰區臺灣省受降儀式於臺北舉行。當年,代表中國政府的受降主官是陳儀上將。代表日本政府的投降主官是日本末代臺灣總督安藤利吉大將。這是歷史性的一刻,從此,臺灣結束了長達50年的日本殖民地屈辱歷史,臺灣光復回到了祖國懷抱。臺灣和澎湖為此沸騰,鞭炮齊鳴,鑼鼓喧天,臺灣人民歡呼雀躍,欣喜若狂。眾多家庭祭拜祖先告慰列祖列宗:唐山子孫拓墾開荒,用血汗建設起來的臺灣寶島已重歸祖國版圖,所有一切土地、人民、政事皆置於中國主權之下。從此,10月25日成為臺灣的「光復節」年年慶祝。

抗日戰爭勝利,臺灣光復回到祖國懷抱時,我正就讀于新竹中學四年級,即畢業班。被全校學生推選為學生自治會負責人,接著被新竹中學、新竹師範學校、新竹商業學校、新竹農業學校,新竹高等女學校、新竹家政女學校的代表推舉為臺灣學生聯盟新竹支部總負責人,管轄範圍包括現在臺灣的新竹市、新竹縣、桃園縣和苗栗縣。在學校,我們上午上數理化課,下午學習國語(普通話,當時我們不會講)、上中國歷史課。當時的心情是迫切需要瞭解祖國的歷史、掌握祖國的語言,以便將來為祖國的建設做出自己的貢獻。我們還積極籌辦了祖國歷史展覽會,讓廣大民眾參觀。

臺灣光復時,南京的國民黨中央政府在臺灣設置臺灣行政長官公署,委派陳儀為行政長官並兼任臺灣警備總司令。陳儀帶來了一大批接收官員。日本帝國主義在長達50年的殖民統治中掠奪而建立起來的銀行、煙草專賣局、糖業公司、機場、港口碼頭、各類工廠,以及搜刮的大片土地統統要移交給國民黨派來的接收要員,而日本各級殖民官員及其家屬均要被遣送回日本。國民黨接收官員要接收的是臺灣寶島大量的動產和不動產,其中的「油水」之大是不可估量的。而接收大員只顧搜刮自肥,根本不關心臺灣民眾的民生。因此,工廠停工、失業率攀升,物價飛漲,民不聊生。臺灣民眾怨聲載道,說「趕走了日本狗,迎來了國民黨豬」。這種社會民情與當時大陸的社會民情沒有什麼兩樣,不過,在剛光復不久的臺灣顯得更為嚴重。臺灣民眾從歡呼光復的巔峰一下子跌落至失望的冰點。

大約在l 946年初召開的一次學生聯盟新竹支部的大會上,各校代表紛紛登臺發言抨擊國民黨派來的接收官員腐敗無能。譏諷國民黨官員來臺灣名日接收實為「劫收」,形容貪官污吏為一群「豬官」。對國民黨貪官污吏搜刮民脂民膏造成的工廠停工、物價飛漲、民不聊生極為不滿,個別代表甚至慨歎國民黨的黑暗統治比日本的殖民統治還糟糕。看到大家的激憤情緒,我在大會上發了言。贊同大家對貪官污吏的抨擊和對國民黨的失望,但強調對我們貧窮落後的祖國需要我們去改造和建設。我把祖國比作母親,說我們好比是被棄多年的孤兒,突然回到母親的身邊,發現自己的母親是一個缺胳膊缺腿的殘廢。我接著又說,我們的母親雖然是個殘廢,但畢竟是我們的母親,我們不能因此而嫌棄她。我的發言博得眾多掌聲。當時,廣東省籍、畢業於中山大學教育系的新竹中學校長辛志平在場。他聽了我的發言後立即步上講臺作了如下的補充。他說。我們的母親並不是殘廢,我們的祖國是一個地大物博的偉大祖國,需要用我們的智慧和力量去建設。他的這番話給予我很大的震動和啟發,進一步激發了我的愛國主義覺悟,引導我走出狹小的臺灣島,擴大視野,更深地去瞭解自己的祖國。

臺灣「二二八」起義前,臺灣的社會狀況猶如一堆乾柴,只要碰觸火花即會燃起熊熊烈火。

#臺灣「二二八」起義的性質

臺灣「二二八」起義發生的導火線是:1947年2月28日,臺灣國民黨煙酒專賣局的緝私警在臺北市延平路企圖沒收販賣私煙婦女的煙攤時引起路人的不滿,緝私警拔槍打死了一個路人,引起群眾的示威抗議。當晚,有人通過電臺廣播了臺北市發生的事件,得到全島人民的熱烈響應,隨後爆發了臺灣著名的「二二八」起義。

我在新竹市率領學生積極參加到清算貪官污吏的民眾行列。自發參加暴動的群眾先湧向市政府,但以郭紹宗市長為首的貪官污吏早已聞訊逃跑,分別躲進警察局、憲兵隊和郊區兵營。參加暴動的民眾掃蕩貪官污吏的住宅區(原日本殖民官員住宅區),把清算出來的整箱鈔票和衣物當眾焚燒,群情激憤,場面壯觀。我們新竹中學的幾位同學來到辛志平校長的宿舍,他的相鄰一棟住著教務主任羅富生(我的新竹中學先輩,客家人),後面一棟住著訓導主任鄭啟中(大陸籍,是個基督教徒)。當我們走進辛志平校長的會客室時,看到他臉色蒼白,一個人呆坐在那裡,他一改常態.脫掉中山裝,改穿西服,領帶繫向一邊歪斜著,他那驚恐狼狽的模樣,令我同情。我告訴他,我們是清算貪官污吏,你是教育家不必害怕,我們學生可以保護你。他知悉我們的來意,頓時感到放心,隨即叫躲在天篷上面的夫人和七歲的兒子下來。當時他的夫人在新竹女中執教。就在我們和辛志平校長談話的時候,突然槍聲大作,我們都迅速趴在院內的牆腳下。槍聲過後,從門縫往外看.看到一輛車上的憲兵隊員用機槍掃射暴動的民眾,釀成了新竹市的第一筆血債。這樣一來暴動的民眾更加激怒了。因辛志平校長是大陸籍人,激怒的民眾很難分清誰是貪官污吏誰是無辜的教育家。因此,我和幾位同學商量,決定把辛志平校長一家三口轉至位於新竹中學校園內的學生寮(即學生宿舍)由學生保護。辛志平校長的七歲兒子由我們兒個同學輪流背著,於當天傍晚步行至新竹中學的學生宿舍,住在學校附近住宅區的不少大陸籍教師已先來到學生宿舍避難。我把住在宿舍的學生集中起來,向他們作了交代。我說,辛志平校長和教師是從事教育的,平時並未發現他們有貪污行為,我們這次暴動是清算國民黨的貪官污吏,他們是教育家.大家要保護他們。隨即我們幾位同學即告別辛志平校長離開了學生宿舍。在暴動中,學生是一支比較有組織的力量,我組織學生進駐市內的各警察派出所以維持社會秩序。

「二二八」暴動後,臺灣各界人士組成了「二二八」善後處理委員會,協商草擬與國民黨談判的條件。新竹市「二二八」事件善後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是市議會議長張式谷。我以學生代表身份參加委員會為委員,並參加新竹市的五人代表團出席3月5日在臺北公會堂舉行的委員會會議。會場秩序混亂,許多人圍在會議桌周圍,有些人甚至站在室內的桌子上大喊亂叫,王添燈先生聲嘶力竭地叫喊著維持秩序,並在此困難情況下草擬與國民黨談判的條件。條件的核心要求是懲治貪官污吏,實現民主自治。我們新竹市的五人代表一行,一是看到會場秩序混亂,二是沒有看見其他市、縣的代表到會(因新竹市離臺北市較近,所以我們得以趕去赴會)。因此,第二天我們即返回新竹。我們返回新竹後,立即同新竹中學的老校友商量,擬著手籌組新竹市市長的民選。不料,3月8日風雲突變,國民黨自大陸調集軍隊鎮壓臺灣人民的「二二八」起義。但我還蒙在鼓裡,對形勢的變化毫無準備。正在此時,林安雄同學急急忙忙來通知我,說國民黨軍隊已在基隆登陸開始鎮壓,辛志平校長顧及我的安全囑我到他家躲藏。當夜,我即去到辛志平校長家。他說,這次暴動你救了我全家,我很感謝你,你現在有危險我應該相助;我把你看成我的兄弟,你可在此暫避一個時期。他把我安置在後面一棟鄭主任家裡。鄭主任告訴我,暴動期問,牧師的兒子把他全家接至新竹長老教會的教堂保護起來,所以安全地渡過了這次暴動。在國民黨軍隊對臺灣人民施行大屠殺的黑暗日子裡,我就在辛志平校長和鄭主任的保護下躲過了殺身之禍。大屠殺過後,我仍被通緝,在辛志平校長和鄭主任的幫助下,我扮成小商販,藉著新竹中學複課的那一天清晨離開了新竹。鄭主任親自把我送至車站,北上的火車進站,許多來上學的校友從列車尾部的車廂下車,我則踏上了靠近車頭的車廂。火車徐徐開動時.我目送鄭主任和同學的背影離開了新竹市。我在臺北二哥家住了一兩個月。在此期間,國民黨暫時放下屠刀改取懷柔政策,撤消臺灣行政長官公署,成立臺灣省政府,委派魏道明為省主席。臺灣的形勢重新趨於穩定。據此.辛志平校長特地派鄭主任來臺北叫我回校讀書,鄭主任為找到我二哥家連腳都磨起了泡,實在令我感動。在他的催促下,我自臺北回到新竹中學繼續我的學業。當我出現在班上時,同學們都用驚奇的目光望著我,同學們既驚又喜,他們給我開玩笑說,我們以為你已經不在人世了。但好景不長,國民黨駐新竹市的憲兵隊傳訊扣押我,傳訊中我堅持說,我只參加了清算貪官污吏的活動,並未殃及無辜。辛志平校長出面力保,憲兵隊才把我釋放了。

由於新竹市已成了我的是非之地,加之我的父母、大哥和二哥均已移居臺北,因此我於1947年8月經插班考試,轉人臺北師範學院附中高三學習,是該校的第一屆高中畢業生。1948年8月,我同時考人清華大學經濟系和臺灣大學經濟系。當時,祖國的解放戰爭正進人決定性階段,為了尋求光明和真理,為了探尋我尚未完全認識的地大物博的祖國,我沒有聽從家人的勸阻,毅然來到北京清華大學學習。

上面的記述,清楚表明臺灣「二二八」起義是官逼民反的群眾暴動,提出的政治訴求是爭民主、爭自治。因此,可以得出結論,臺灣「二二八」起義的性質是反暴政爭民主自治。「台獨」基本教義派硬要把臺灣「二二八」起義說成是「台獨」的起始,這是對「二二八」受難烈士的不敬和污蔑,是對「二二八」史實的歪曲和篡改。「台獨」活動1953年起始于日本,鼻祖是廖文毅、廖文奎兄弟,廖文毅為了保財產向蔣介石投降返台看管曾文水庫,以後「台獨」的活動中心移轉美國。靠篡改或編造史實以欺騙人民籠絡民心是不道德的。

#臺灣「二二八」起義與臺灣民主自治同盟的關係

1947年臺灣人民反暴政、爭民主、爭自治的「二二八」起義失敗後。曾是老台共成員的謝雪紅等人撤離至香港.1947年11月在香港籌建了臺灣民主自治同盟(簡稱臺盟)。臺盟的成立,以及成立後的各項活動都得到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支持和幫助。連臺灣民主自治同盟的名稱都體現了臺灣「二二八」起義爭民主爭自治的政治訴求。今年二月是臺灣「二二八」起義60周年,11月是臺灣民主自治同盟成立60周年,從中可以看出臺灣「二二八」起義與臺灣民主自治同盟的密切關係了。可以說,沒有臺灣「二二八」起義就沒有後來在香港籌建的臺灣民主自治同盟。

1949年9月,臺盟組成以謝雪紅主席為團長的代表團參加了在北京舉行的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參與了《共同綱領》的討論和制定,國號、國旗、國歌、國徽的制定,並選舉毛澤東為首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主席在天安門城樓上向全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莊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臺盟親歷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以及改革開放以來的全過程,奉獻了自己的一份力量,是國家發展的參與者和見證者,臺盟真心擁護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以及胡錦濤為總書記的中共中央提出的科學發展觀。

謝雪紅是臺灣民主自治同盟的主要創建者並任首屆主席。自然謝雪紅主席的功勞是不可詆毀的。不錯,在1957年的反「右派」鬥爭中謝雪紅被錯劃為「右派」,但中共中央已鄭重給她平反。現在臺灣島內有人想借謝雪紅做文章,我覺得其心思不正,徒勞枉然,必然以失敗告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