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服貿爭議

[韓文版]대만 “양안 서비스무역협의” 반대운동에 관한 노동인권협회의 기본견해

AWC-17th CCB, 2014.5.3, Seoul

 3월 18일 대만에서 학생들이 주도하는 입법원(立法院)(국회) 점령행동이 발생하였고 3월 23일에는 최고행정기관인 행정원(行政院)까지 점령하였다. 이 번 행동은 작년 6월 양안 간 (대만과 중국대륙) 체결한 서비스 무역협정이 대만 입법원에서 승인을 받는 과정에서 국회 소위원회(小委員會)에서 절차적 민주주의를 지키지는 않는 것에 대한 항의에서 시작되었다.
繼續閱讀

[日文版]台湾「反服貿運動」に関する労働人権協会の基本見解

AWC-17th CCB, 2014.5.3, Seoul

3月18日、台湾で学生たちが主導する立法院(国会)占領行動が発生し、3月23日には最高行政機関である行政院まで占領した。今回の行動は昨年6月、両岸間(台湾と中国大陸)で締結したサービス貿易協定が台湾立法院で承認を受ける過程において、国会小委員会で手順を踏んだ民主主義を守っていないことに対する抗議から始まった。
4月10日まで行われた今回の占領行動で、学生指導部は、前半期には立法院での内部審議過程での手続き上の民主主義を要求し、後半期には全体的な通商交渉手続きに対する民主的統制を要求して「両岸協定締結に関する監督条例」の立法院請願案を提出した。デモを支持する大衆の中では「両岸サービス貿易協議」への反対の声は高かったが、学生指導部は初めから最後まで、手続き民主主義要求だけを堅持してきた。
そして学生指導部が提出した「両岸協定締結に関する監督条例」立法院請願案は、協約締結の手続き民主主義を実現するためにというよりは、重点を二種類の事柄に置いている。一つは、台湾と中国大陸の国名は明確に中華民国と中華人民共和国として、条文で明文化させるということである。これは現在の両岸問題を、一つの中国原則の下、故意にあいまいに台湾と大陸間の関係を規定し、両岸の平和と交流を維持してきた状況を全面的に否定するものであり、台湾独立宣言に準ずる条項だ。  繼續閱讀

台灣生病了,太陽花這帖藥對嗎?(勞動人權協會)

引言

三月十八日學生佔領立法院的運動,實實在在震撼了台灣社會。但無論是學生初期強調的逐條審查,還是後來突出的「先通過兩岸簽署協議監督條例」,都停留在「程序民主」的層次。理論上,對於已經有了結果的事項,只談程序民主而不談其內容,一般是可以成立的。但從現實上來說,兩者又很難分開來談。打個比方:立法院某黨派的立委,用不遵守程序民主的方法,通過將基本工資從19047元一下子調高到25000元。對於我們工人而言,會不會一方面支持調高基本工資,另一方面卻仍然群起抗議「違反程序民主」呢?當然不會。也就是說,如果反對的聲音不是針對內容本身而起,很難想像有人會只從程序民主的角度提出這樣那樣的反對意見。即使有人跳出來大談程序問題,也不可能獲得迴響。
可是,這次的運動確實「做到了」。為什麼學生不談作為實質內容的服貿,緊緊咬住程序民主,卻能因此獲得社會各界極大的支持?因為,這次的運動不是單純的「要求程序民主」的運動,它具有相當的複雜性。總體來看,這場運動以親綠反中勢力為基本力量,加上國民黨的內部矛盾,以及對現況不滿也看不到未來希望的青年、學生和一般大眾的廣泛動員,才共同造成了這場從三一八以來的社會矛盾總爆發。
所以我們必須從以下幾個層面來探討,才能理解這次運動,才能使台灣社會朝著進步的方向前進。

  • 引言(本頁)
  • 一、談談所謂的「國安問題」
    • 1.自己嚇自己的「綠色恐怖」
    • 2.和解比對抗更安全
    • 3.不值得為了搞對抗來花大成本
    • 4.台灣的安全是東亞和平的一部份
  • 二、是程序民主,還是要重現國民黨的兩國論及白色恐怖?
    • 1.用程序民主的箭,射反服貿的靶?
    • 2.要監督應該針對所有台灣對外的協定
    • 3.民間版將兩國論法制化,不利兩岸和平
    • 4.民間版的兩岸協議簽訂與監督條例,重現白色恐怖
  • 三、中國大陸的服貿策略
    • 1.中國大陸的經濟協定策略
    • 2.區域整合到底是什麼?
  • 四、兩岸真的不對等嗎?
    • 1.什麼叫作對等?
    • 2.以旅遊業為例
    • 3.服務業通常是已開發經濟體的強項
    • 4.大陸未要求台灣依WTO承諾開放更多農工產品
    • 5.服貿先於貨貿,是大陸的善意還是惡意?
    • 6.台灣和香港、南韓的比較
    • 7.韓國怎麼看中韓FTA
    • 8.兩岸服貿對台灣內部的衝擊
    • 9.兩岸服貿和WTO承諾的比較
    • 10.「敏感項目」及「超敏感項目」
  • 五、不對等協議長什麼樣子?
    • 1.反對美國主導的經濟協定,就要反對兩岸服貿嗎?
    • 2.韓美協定告訴我們什麼叫「不對等」
  • 六、工人立場
    • 1.勞權會「三二六聲明」要點
    • 2.台美關係與兩岸關係不同
    • 3.到底反對那一條?
    • 4.「國家安全」大旗不利民主
    • 5.「讓資本家獲利」工人就不用管?或就是要嚴正反對?
    • 6.台灣市場供過於求,陸資來會讓勞工再度犧牲?
    • 7.真正的降價壓力是來自大企業對小廠商
  • 七、反中情緒
    • 1.再談「國家安全」對民主與人權的傷害
    • 2.如果不是中國,就不會是問題?
    • 3.情緒性反中會傷到我們自己
  • 八、青年學生與人民大眾的不滿
  • 九、政策提案
    • 1.就業保險涵蓋首度找工作但無法就業的青年
    • 2.擴大高普考的錄取名額及擴大公部門雇用
    • 3.增加教師,減少流浪教師並提升教育品質
    • 4.立即禁止派遣、假外包
    • 5.不動產的保有稅與增殖稅,都應實價課徵
    • 6.擴大稅收,改善貧富差距
  • 十、結語
修訂說明:本文於2014/4/10發表之後,發現若干錯漏字與衍文。此處將這些訛誤修正之後重新發表,並收錄在勞動人權協會主編的《勞動者!我們可以這樣看「服貿」》手冊中。

一、談談所謂的「國安問題」

1.自己嚇自己的「綠色恐怖」

這次運動裡,參與者的理由各不相同,但是反中情緒,無可諱言發生了相當的作用。尤其是開放大陸服務業來台,使反中有了具體的對象。去年九月國民黨與民進黨立院黨團,達成協議,加開十六場有關服貿的公聽會,在十六場公聽會上,民進黨推薦的出席代表們,講的內容都不脫離「國安問題」。有一位美容美髮業者就說,若開放中國來開店,就會插滿五星紅旗、店裡放宣傳品。按反服貿者的說法,每一種產業都可以扯到「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因為大陸的商人都是帶有任務的「匪諜」。

2.和解比對抗更安全

我們不否認由於長期隔閡對立,有人談到兩岸關係就免不了涉及所謂「國安問題」的敏感性。但是,維護安全的方法有二種。就像你和鄰居發生嫌隙,他朝你瞪眼,你就把他瞪回去,並且找個棒球棒握在手裡;當他回去磨了菜刀,你就快點託朋友買把手槍;當他進一步買了手榴彈防身,你就趕緊去買衝鋒槍和防彈背心,而且無限強化家裡的鐵門、鐵窗。──在循環的敵意中強化自我防衛,確實是一種維護安全的方法。50年代以來,大部分人在冷戰‧反共‧獨裁體制之下所唯一學會的就是這種方法;大部分人面對大陸的時候,用的也還是這種方法。然而,其實更好的解決方法,應該是通過交流積累善意,鋪陳和解的氣氛,這是和平,也才是真正的「安全」。
我們可以再舉一個實例。現在很多人講的「國安問題」,其實都是對抗式的「安全」。世界上能把這種「安全」做得「最好」的國家,恐怕就是北韓了。北韓的人口只比台灣多一點,近2500萬人。可是為了對抗美國及南韓,人均GDP只有845美元的北韓竟然養了119萬大軍;另有770萬常備軍,可謂全民皆兵。本來應該用來照顧民生的政府財政,幾乎都用到了軍備上。1970年北韓人民的生活水平和台灣差不多,甚至比南韓高。可是,不到20年的時間,北韓竟然在90年代整個垮了下來。我們不是要指責北韓窮兵黷武。因為北韓是被美國逼到無路可走,沒有選擇,才不得不走上那樣的道路。可是我們不一樣,我們可以選擇化解敵意,加強溝通,建立互信,促進和平。
有人說,你不準備好飛機大砲,他們會來併吞。其實中國大陸並不急著立刻進行兩岸統一,只要不搞台獨,這個問題大可以三十年、五十年後再解決;兩岸民眾當前最重要的是不要互相「踩紅線」,讓我們有更長時間的和平以及正常化的交往,來各自謀求自己的福利與相互尊重。至於中國大陸的飛彈問題,是中美關係的問題;我們更要小心別變成中美衝突的導火線,也別變成前沿的炮灰。
在兩岸關係上,我們台灣的基層大眾不能把自己當局外人,像是看場棒球比賽一樣,盡量去喜歡一隊、同時又盡量去仇恨另一隊。沒錯,營造一個兩隊對壘的態勢,比賽才會變得格外有趣。可是,我們基層大眾是當事人,兩岸關係影響我們的經濟生活、社會福利、身家安全。不能把兩岸關係當成遊戲看待。

3.不值得為了搞對抗來花大成本

很多人以為保持敵意是不用付出本錢的。就像年輕人玩網路遊戲一樣,拉幫結派,攻擊某一個目標,挺有趣的,既可打發無聊的時間,又有勝利的快感;或者在網路上互罵一番,也算是一種情緒的宣洩。可是現實政治並非如此。敵意是要靠武力做後盾的。就拿最喜歡搞兩岸敵對的陳水扁來說,在他八年執政期間,政府總預算中的國防預算比例每年都提高。直到馬英九執政以後,這個比例才逐年降下去。但我們可曾想到:應該用在充實教學與研究及學費補貼的錢,竟然全都拿去買了飛機大炮?美國是全世界出口武器最多的國家,而我們台灣長期以來都是美國的第一大戶。還好這些年第一名的位子讓給了韓國,因為韓國的GDP是台灣的2.5倍,中央政府總預算是台灣的5倍多──我們沒有能力買了。有人以為美國可以成為我們的靠山,以為我們是美國百般呵護的獨子。這實在是誤判,我們不是美國的獨子,而是棋子。美國不會幫我們支付「國安」費用,武器是要我們自己買的。而且,未來的台美自由貿易協定簽署時,撇開別的都不談,光是軍事上的對美依賴,就會讓美國予取予求了。

4.台灣的安全是東亞和平的一部份

當然,我們不能只從兩岸關係討論台灣的安全問題,還必須要看整個東亞的區域安全。2012年美國歐巴馬政府宣示「重返亞洲」之後,60%的海軍力量往東亞集中。東亞區域內的緊張形勢升高,南北韓已經發生過幾次擦槍走火的衝突。再加上日本極右的安倍政權上台;韓國極右的朴槿惠政權上台,區域內小規模衝突的可能性大幅提高。韓國最近正好也在與中國大陸協商簽署自由貿易協定。與大陸鄰接的韓國,大部份的進步學者,都強調不能僅從經濟的層面看問題,必需從促進區域統合與和平的角度看待韓中自由貿易協定。
在緊張對立的情勢下,經濟交流在促進和平上扮演了不可忽視的角色。首先,經濟交流有利於兩韓以及兩岸這類因為國家分斷而蘊含著對抗性矛盾的地區,可以緩減矛盾的激化;其次,當兩韓以及兩岸的和平能夠確保,東亞內部便又能少了幾分衝突與對立的因子。去年四月,南北韓的政治對立升高,北韓原本開放給南韓資本的「開城工業區」封閉,南北經濟交流嘎然中斷。當時反對韓美自由貿易運動的主要論述者──李海榮(이해영)教授寫了一篇評論,他感嘆地說:「我看到開城工業區事件後,第一個想法就是,開城工業區太小了,資本的規模太小,經不起政治的風浪,我們需要更大的、更多的開城工業區,這樣才能扮演韓半島和平的安全栓……。」[1]
注釋:
[1] 〈[경제포커스]개성공단과「민족경제」〉,2013年5月22日:http://m.kgnews.co.kr/articleView.html?idxno=344115

二、是程序民主,還是要重現國民黨的兩國論及白色恐怖?

1.用程序民主的箭,射反服貿的靶?

我們支持程序民主,這一點與只談程序民主的學生指揮部的立場是一致的。照理說,從只談程序民主的學生指揮部的正式立場來說,只要支持程序民主,反服貿也好、支持服貿也好,應該都是可以接受的。可是只要到立法院外面的現場,就可以感受到現場只能容得下「反服貿」這種聲音。至於立場上支持程序民主,但反服貿也反WTO的某團體,則在現場遭到強烈質疑。
前面我們也曾提到這場運動的性質複雜。不過,無論如何,它蘊含了學生及基層大眾對現實的不滿,這是我們必須重視的。這樣的不滿,可以是推動台灣社會走向進步的原動力。不過,我們憂心這樣的勢力,由於對執政黨的不信任及對程序不民主的質疑,反射性地走向反中、反服貿的方向。這也是我們支持程序民主,卻又始終與之保持距離的最主要原因。畢竟我們也看過基層民眾由於感到不滿而右傾的實例。比方日本有一部份人士轉向右翼軍國主義,澳洲有部份人士轉向種族主義,美國則出現右翼種族主義的茶黨。

2.要監督應該針對所有台灣對外的協定

立院裡的學生們最先提的是有關委員會審查上的民主程序問題。關於這點,我們是支持的。後來他們又把問題上升到從兩岸談判過程,必須要遵守民主程序,也就是提出「兩岸協議簽訂與監督條例」。關於這點,若將之簡略視為一種通商協定的程序法案,而台灣以外的全球其他地區之間也確實仰賴類似條例來促進經貿交流,那麼我們也支持。但當具體條文被他們推出來的時候,我們對條文的規範範圍及內容,就不得不產生以下質疑。
如果這是對外簽約時的民主監督機制,為什麼不制定一個通用於所有國家的條例,而專門針對大陸?也許有人會說,「因為中國是敵對國家;因為中國用兩千枚飛彈對準我們!」──我們姑且順著這樣的邏輯,先不向這樣的邏輯爭論對岸是不是敵對國家吧!──但我們必須反問:台灣是不是只有跟大陸簽約的時候,才需要民主程序;跟其他非敵對國家之間簽約,就不需要民主監督?大家是這樣想的嗎?我們相信,這種想法不可能是大部份真心支持程序民主的人的想法。這只是「反中」的學生指揮部的想法,尤其是常在電視露面的兩位學生的想法。而諸如「反中」之類的本質性的問題,不是另外再提一個適用與其他國家或地區的「條約締結法」,就貌似可以迴避或裝做不存在的。

3.民間版將兩國論法制化,不利兩岸和平

無論是李登輝時代的兩國論風波,還是陳水扁時代的一邊一國風波,都還僅止於口頭,而且是用一種隱晦的語言呈現的。如今,學生所力推的民間版條例,竟然把「台灣中華民國政府」與「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用詞明文寫在法律裡。其後果之嚴重,恐非我們所能想像。我們認為,只有兩岸互不踩紅線,才能夠和平發展。
此外,我們必須強調,從「反對立法院的程序不民主」出發的運動,它所推出的新的法律案,未必在內容上就一定合乎民主、未必合乎人民利益。

4.民間版的兩岸協議簽訂與監督條例,重現白色恐怖

1950年代開始的白色恐怖時期,數千數萬名的政治犯遭到殺害與囚禁,直到冷戰對立開始鬆動的八○年代中期,牢裡的政治犯才幾乎全被釋放出來。這些政治犯絕大部份,都是以「匪」字輩的罪名被捕入獄:匪諜、通匪、資匪、為匪宣傳。如今,學生所力推的民間版條文,對談判相關人員設下等同叛亂刑責,這實際上就是「通匪罪」條款,是用來羅織政治犯的。用盡力氣罵國民黨的運動,卻是國民黨最好的學生。而我們作為一個由二十到七十年代無數台灣政治受難前輩所促成並支持的工人運動組織,勞動人權協會對於這樣的白色恐怖條款及其後續可能的立法發展予以最密切的關注,並對其中蘊含的危險傾向予以強烈的譴責!
我們願以林書揚先生(勞動人權協會前會長,台灣坐牢最久的政治犯,共計三十四年又七個月)對國民黨發動的台灣「五○年代白色恐怖」所做的評論,作為我們看待白色恐怖問題的基本立場或最佳註腳。林書揚先生是這樣說的:
「以維護資產階級利益為目的的政權來說,日常制度和秩序的維繫,也是暴力的間接作用。而恐怖政策即為超制度的暴力的直接行使,兩種情況基本上是同質的。因此,任何一種專制權,無不具有暴力恐怖的潛在本質。中國國民黨在近一個世紀的政黨歷史中,先是由於落後社會的落後體質,在它的統治期間處心積慮地進行不斷的、直接間接的暴力支配。直至在戰後的全面內戰中失利而退守台灣後,始被招納為美國霸權布局下的一顆卒子。顯然那不是它的原有反動性的揚棄機會。相反地,是它的反動性得到了肯定。在美國霸權的佈置下變成了具有效用的工具,而取得了『被保護權』。」
「出賣主體性換取工具性,竟變成了落後地區的,既橫暴又脆弱的反人民政權,在世界冷戰結構下圖存保權的普遍方式。對人民來說,白色恐怖的悲劇因而是雙重的。那就是民族的和階級的雙重悲劇。台灣人民特別在50年代,飽嚐了它帶來的無比痛苦和悲哀。」
「最後,台灣的白色恐怖是否已經完全成為歷史中的幾頁記載了呢?人們多麼願意相信如此。但如前述,只要階級壓迫的基本關係存在著,任何手段都會被正當化,包括恐怖手段。唯一能抗禦它的,只有人民多數的清醒和警覺和有組織的監視力量。人們不時地做痛苦的回憶,和一再訴述那段慘澹歲月,其意義只在這裏。」[2]
注釋:
[2] 林書揚,〈析論台灣50年代白色恐怖──意義與實態〉(1990年3月),收錄於《林書揚文集》第二卷。本文並於1995年 11月在首爾「國家安全體制與政治犯人權」國際研討會以〈虛構的國家安全如何踐踏人權〉為題做開幕致詞。


三、中國大陸的服貿策略

1.中國大陸的經濟協定策略

中國大陸的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指出,中國大陸推動FTA(自由貿易協定)的順序,按國家分類是鄰近國家及開發中國家優先;按動機分類,是確保能源與資源。而我們也確實可以看到中國大陸按照這樣的原則與各國各地區簽定FTA,依序是:香港(2004年生效)、澳門(2004年生效)、東協(2005年生效)、巴基斯坦(2006年10月達成協議)、智利(2006年生效)、紐西蘭(2008年生效)、新加坡(2008年達成協議)、韓國(協商中)。
中國大陸的策略其實就是不把焦點放在眼前的經濟得失,而放在東亞的區域整合。這也是為什麼中國大陸不像美國,與各國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簽的都是低強度的協定,和美國不一樣。當然,中國本身的產業競爭力不是很高,尤其是服務業,所以不敢太開放,也是原因。
也因此,韓國進步學者李熙玉(이희옥)等人編著的《韓中FTA與東亞的區域主義》(한중FTA와 동아시아 지역주의)一書指出:「分析中國與其他國家或區域的FTA協商過程,可以發現,尤其是對東亞國家的協商,中國做出了『破格性的讓步』。基於此點考慮,我們韓國必須從現實出發,好好想想我們向中國要的讓步是什麼?」
同時,該書也提到韓國公民社會對韓中FTA的看法:「……公民社會並不太關心韓中FTA,因為FTA的特性就是對『對先進國家有利』,所以韓國不會吃什麼虧。而且,從兩國的交易與投資的性質上來看,以讓步與協商為基礎,應可以導出合理的結果。」

2.區域整合到底是什麼?

1990年代以後,區域整合有兩種,第一種,由於WTO談判不容易達成協議,甚至根本就停了下來,所以美國主導先分別在幾個區域達成以美國利益為主的整合。第二種,由於很多國家受到全球化的衝擊,因此,為了使全球化的衝擊降到最低,區域內的國家才想到抱在一起,以降低衝擊、謀求生存之策。尤其是東亞的區域整合,它的動力就是對美國主導的全球化的反作用力。一邊是美國,一邊是美國以外的其他國家──後面這一邊當然也不是鐵板一塊,但如果單極超強的巨人不在,彼此比較好平等地談事情。我們應該想想,台灣要站那一邊?(也有人不站邊,什麼都反對到底,可是這樣會等於拒絕自由貿易,最後就是拒絕貿易)
以那些「反對一切自由貿易」的主張來說,這種見解沒有看到由東盟國家發動的「東盟+n」的東亞「自由貿易」和由美國發動的新自由主義「自由貿易」在性質上的區分。這種不分青紅皂白將「自由貿易」反對到底的口號,可說完全不照顧到台灣的現實處境。眼下我們還沒有走到世界性反體系運動的高潮,工人運動也還沒有蓄積充分的力量推翻資本主義所安排的世界貿易秩序;實際上,我們正處於全球工人運動低潮,台灣產業外移導致大量工人退出勞動現場的處境之下。因此,那種高調且看似激進、貌似一反到底的訴求,其實只能召喚貿易保護主義的幽靈。但以台灣市場規模過小、對外貿易依存度過大的特性來看,貿易保護就意味著與世界經濟脫鉤,與東亞分工斷裂,其結果是更多工人被排斥在勞動現場之外而成為失業工人。如果工人運動的策略是製造更多勞動現場之外的失業工人,而不是讓更多工人進入組織化的勞動現場,不是讓更多工人掌握著社會的主要生產力。那麼,談「工人團結權」、談「自為的工人階級」就很容易變成自欺欺人的空中樓閣。


四、兩岸真的不對等嗎?

1.什麼叫作對等?

反對服貿的人裡面有兩種說法,一種主張反對不對等的服貿;另一種則承認讓利存在,可是反對中國的統戰陰謀。這兩種說法其實完全對立。「統戰陰謀論」是兩岸服貿有利可圖;「不對等論」則認為台灣在兩岸服貿之中吃虧了。
「不對等論」的代表人物是台大經濟系主任鄭秀玲。鄭秀玲認為金融服務業台灣全區域開放給中國大陸,而中國大陸卻只有開放福建與廣東這兩個區域給台灣,所以不對等。[3]
可是,對不對等的問題,不可以只考慮對方開放的區域面積的百分比。完全不考慮開放區域的經濟規模,這種思路本身就是一個問題。況且,我們知道對於這次的服貿協定,金融業是最大的獲利者。

2.以旅遊業為例

稍有一點常識的人都知道:服貿的對等與否,應該從整體來看,不能只看單項,更不能只抓住單項中的一個要素來考察。以開放旅遊業來說,台灣開放給大陸的業者來台,一、只限三家;二、不能經營票務;三、不能經營出團業務、四、不能接待包括大陸在內的國外旅客。說簡單一點,大陸來台的旅行社,只能辦台灣人的境內旅遊。就是逛墾丁、逛花蓮……(雖然導遊仍是台灣人)。就這個部門來說,面對台灣業者的大陸公司能有競爭力嗎?而且,雖然台灣內部的年均旅遊人次達1億3千萬人,但有誰去宜蘭或墾丁玩的時候,是參加旅行社辦的團呢?其實只有學校等少數機構是委託旅行社辦團的。相反地,大陸對台灣全面開放。台灣旅行社可以到大陸去開設專門接待台灣人到大陸旅遊的業務。
提到旅遊業開放的情形,不是為了說明台灣佔了多少便宜,而是要提醒鄭秀玲教授,服貿協議不能僅拿單一項目(乃至拿其中一個要素)做為對等與否的證據。況且,鄭教授也忘了在現今服貿未生效的情況下,即便台灣與大陸都適用WTO承諾,兩岸加入的身分卻不相同。台灣在陳水扁時代加入的身分是「已開發」,大陸方面則是「開發中」。因此,兩岸彼此之間的開放程度究竟對等與否,在WTO體制之下也不是齊頭式的。鄭教授說,自己不反對服貿,但反對不對等。換句話說,她認為要再多要一些。可是她認為應該多要的是金融服務業,這正好是這次服貿協定裡,關係到財團企業利益最深的一個部門。

3.服務業通常是已開發經濟體的強項

全世界已簽署完成的自由貿易協定,直到2008年為止共有240個。據分析,已開發國家與開發中國家之間的協定,有一個共同的特徵,就是已開發國家會強力要求開發中國家加大開放服務業,因為這是他們的強項。例如:世界第一的美國量販業沃爾瑪、法國的家樂福、餐飲的麥當勞、快遞的DHL、日本的7-11、瑞典的IKEA、好萊塢電影、華納威秀影城都是我們所熟悉的。相反地,開發中國家想要求勞動力的移動(輸出勞工),或者若有農產品上的優勢項目,會集中要求。
但這樣的趨勢放在兩岸的案例中來看,完全不適用。服務業是大陸的弱項,但對方卻願意開放給我們(我們竟然還拼命說吃虧了,遭到嚴重打擊了)。此外,大陸不但根本沒有要求我們開放勞工,也沒有要求農業開放。實際上,台灣在2002年加入WTO時,曾承諾開放874項農產品;但台灣片面對大陸不屢行承諾,大陸也沒有計較。就這一點來說,也可以看出兩岸之間的經貿關係,確實不同的一般國家之間自由貿易協定。

4.大陸未要求台灣依WTO承諾開放更多農工產品

關於這一部份,反對兩岸服貿協定的親綠學者台大經濟系的林向愷教授,在去年12月立法院舉辦的兩岸服貿協議公聽會上,用某種說法作為他反對兩岸服貿的理由之一。他說,2002年民進黨執政時台灣加入WTO,其中有2194項農工產品,包括874項的農產品,應該要對大陸開放,但民進黨很清楚開放這些產品會讓台灣的農業、中小企業、內需產業完蛋,所以「片面」阻擋了這2194項產品的來台。林教授又說,大陸是可以告到WTO的,但大陸為什麼沒告呢?因為大陸一向把兩岸事務視為內部事務,不想弄到國際上處理。林教授又接著說,擔心兩岸服貿一簽,這個問題就可以在兩岸的架構下談,中國就會要求開放這2194項產品了。這是他反對服貿的理由之一。[4]
我們簡單把林教授所講的內容整理整理,大意如下:2002年民進黨就已經在契約上把台灣的農業、中小企業、內需產業都賣了,只是賣了以後,民進黨用「耍賴」的方式應付,那是因為民進黨吃定大陸不想告到國際上。如果這次簽了兩岸服貿,擔心以後就不能「耍賴」了,所以要反對服貿。
聽了林教授的一番話,真是讓人感慨。原來口口聲聲講「台灣人的尊嚴」的民進黨,把耍賴也當成尊嚴。
平心而論,林向愷教授的前半段說的是對的,但後半段推測大陸不把台灣告到WTO的理由卻是錯的。林教授好像有一件事不太了解:台灣是以「台、澎、金、馬個別關稅區域」的名義加入WTO的,不是以「台灣國」的名義加入的。所以,中國大陸真要在WTO架構下處理台灣片面不開放的問題,也是可以不涉及到國家主權的。
老實說,關於這2194項大陸工農產品的進口問題,除了解釋成大陸對台灣的善意之外,別無其他解釋。兩岸關係有時候也和人際關係一樣,不管你和對方是處於友善或反目的關係,對方釋出善意時,讀懂對方的善意是很重要的。

5.服貿先於貨貿,是大陸的善意還是惡意?

林向愷教授及某些親綠團體也強烈質疑中國大陸在兩岸協議中,先簽服務貿易、後簽貨物貿易的意圖。他們認為,中國大陸是想先透過服貿,掌握通路,再讓貨物順著通路打進台灣市場。可是,批發零售是四年前就已開放的項目,所以,根本不需要為了搶建通路而急著先簽服貿再簽貨貿。而且,這四年來,大陸來台投資的批發零售業總共是294家,總的投資金額只有48億,平均每家的投資金額也只有1600萬,其中最大的投資者是樂陞科技,投資了約3.5億,主要是遊戲開發,九成以上是研究開發人員。嚴格說起來,它並非批發零售業。投資兩、三千萬就算是投資比較多的了。這些家裡面,也沒有那一個家是叫得出名號來的。
再者,若如林教授所言,先搶通路再鋪貨物的模式是一種策略,那麼中國大陸的這種模式,不應該只用於台灣,應該用於所有和大陸簽FTA的國家才對啊!可是根據韓國KIEP研究院所做分析報告裡指出:「中國對外簽署FTA時,很明顯地,是先談貨物貿易,至於服務業貿易與投資協議,則會往後推,待檢視貨物貿易的成果之後,再階段性地展開談判。……中國會採取階段性談判策略,一來是因為若一起談,會很耗時間;二來、中國的服務業……很弱,經不起競爭。中國為了保護本國產業的生存,故放在後面談,以爭取(培養競爭力的)時間。」
由以上的內容,我們可以知道,中國大陸基本上不願意開放服務業給外資,研究分析大陸目前已簽的19個FTA,可以發現服貿業是不太開放的(與香港簽的CEPA除外),因為大陸的服務業水平不高。但對台灣卻釋出善意,讓服貿與貨貿一起來談,甚至還讓服貿先過。這一點竟然也能被綠營拿來倒打一耙。

6.台灣和香港、南韓的比較

同研究報告(2008年)中也還提到,中國大陸與香港所簽的CEPA,在服務業方面是中國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中,開放程度最高的。「因為中國與香港是一國兩制關係……所以,我們需要檢討雙方簽署內容,這會是我們(所能要求)的上限」。我們知道,這次兩岸服貿中,大陸對台灣的開放程度,在非金融方面,有52項是高於對香港的開放程度,只有13項是低於對香港的開放程度;在金融方面,有14項高於或等於對香港的開放程度,只有1項是低於對香港的開放程度。顯然台灣又打破了大陸服務業開放的上限。
韓國POSCO的POSRI經濟研究所出的報告《(中國)開放80個服務項目(給台灣)–韓中FTA寶貴的先例》中提到,「兩岸的經濟整合已經是既定事實,這對我們來說是風險,也可以是機會。在中國市場,我們最大的競爭對手台灣,已經比我們先一步與中國進行經濟整合了。兩岸之間的協議水平,是我們再怎麼努力爭取都不可能爭取到的。這對我們來說,確實是個挑戰。不過,我們可以以此做為參考,也向中國爭取。」
關於「也是機會」的這個說法,也有人在其他的文章裡提到,台灣在這次服貿協議中爭取到關於線上遊戲產業「審查期間從六個月縮短到兩個月」。(就線上遊戲產業來說,時間是致命的關鍵,一個新開發出來的遊戲,如果審查拖了六個月,這個線上遊戲就根本無法賣了)。台灣爭取到了韓國享受不到的待遇,使韓國居於劣勢,所以該文章建議韓國業者可以考慮與台灣合作,以台灣名義進入大陸市場。

7.韓國怎麼看中韓FTA

我們知道韓國的經濟型態,是全世界與台灣最相似的國家。韓國也和台灣一樣,最大的出口地是中國大陸、最大的對外投資地也是中國大陸。而且,台、韓對中國大陸的前二十大出口產品,其中的十四項是重疊的。因此,韓國怎麼看待中韓FTA及兩岸協議,對台灣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曾經擔任過「抵制韓美FTA事業本部本部長」的進步學者鄭泰仁(정태인)說,韓中FTA在韓國所有能簽的FTA裡面是最好的。鄭泰仁這樣的說法,一方面從正面肯定未來的東亞經濟整合、區域的和平,以及韓中經濟結構的互補性;另一方面則是判斷中國的經濟發展階段在製造業技術水平和服務業水平上,都落後於韓國。對他來說,他比較擔心的是農業、水產業、畜產業及製造業的中小企業。目前韓國與中國正在進行FTA談判,最主要的反對示威就是來自農林水產業,據韓國農民團體估計,十年內平均每年的農業損失高達700億台幣以上。

8.兩岸服貿對台灣內部的衝擊

反服貿論者有一個重要說法,就是大陸的資本大、而且語言和生活習俗接近,以致來台投資服務貿易的自然障礙很小。這個問題主要談的台灣內部可能因此遭受的衝擊。他們想要說:「所以,大陸資本比跨國資本更可怕。」「我們不怕IKEA,但……我們怕大陸」。
首先,我們不能說「開放」完全不會衝擊台灣內需市場的業者,這一點是政府也承認的。我們只是想分析一下反服貿學者過度誇大的說法。
就在幾年前,中國大陸超過美國而躍升成為世界第一大的製造業商品出口國,GDP總量僅次於美國(但仍只有美國的一半)。相對來說,大陸的對外投資並不多;尤其累計投資額不多。根據2011年統計,中國大陸對外累計投資金額只有美國的9.4%、英國的24.5%、德國的29.5%;日本的43.4%。而且,以2011年為例,中國大陸對外投資主要集中在開發中國家,投資在包括台灣在內的已開發國家和地區的金額只佔整體對外投資的18%,約134億美元。
就以現今簽署的兩岸服貿協議來說,台灣共開放了64個項目給大陸,其中27個項目是在2010年就已經列入早收清單內的項目。也就是說:4年前開放了27項,現在再追加開放37個項目。因此,如果有人要誇大地說,兩岸服貿協議會給台灣帶來多大的衝擊,首先就必須回去看看先行開放的27個項目,對台灣造成了多大的影響。很奇特的是,正是因為這四年來,陸資來台影響很小,大家幾乎忘了,已經開放給大陸了27項,大部份的人以為這次一下子開放64項,不知道會造成多大的衝擊,也就讓反服貿者可以大肆誇大服貿可能帶來的衝擊。

陸資及僑外資來台件數及投資金額

考慮到企業投資需要一些時間準備,所以,我們可以只看上表中的2012及2013年,可以發現陸資的投資金額只佔整體外來投資的6%左右。也因此,這幾年來,我們沒聽到提早開放的這27項的台灣業者大談產業受害的問題。也沒有聽說有大陸勞工大舉來台的問題。這幾年加起來,陸資總投資了200多億台幣,也只來了200多名的高階主管。另外,我們還需注意:以前外資每一年投資可以超過100億,但就在這幾年之間,外資的對台投資大幅下降。所以,陸資要趕得上外資的對台累計金額,恐怕還很難。台灣一年民間投資近3兆,陸資和這個金額比,那就更少了。
某些綠營反服貿人士喜歡從兩岸之間的語言和文化生活習慣障礙較小,來為兩岸深化交流的可能後果營造恐怖氣氛。對於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分兩個部份來看。一、跟外資相比,看起來大陸有這個優勢,但實際上,對於進入台灣的外資大企業來說,語言、文化生活習慣也一樣不是障礙,因為他們所雇用的大量的台灣主管足以幫他們克服這個問題。就像麥當勞、星巴克、家樂福一樣。二、對於台灣本地企業而言,所謂大陸的這項優勢,就根本不能存在了。只能說明大陸業者不需要在先天性的劣勢條件下與台灣競爭(其實還是有不利條件的,例如,台灣對大陸並不友善、台灣業者已經市場先佔。)但大陸業者要能存活下來,那也要大陸業者本身就具備比台灣業者更高的競爭力才行。

9.兩岸服貿和WTO承諾的比較

2002年台灣以「台、澎、金、馬個別關稅區域」的名義加入WTO組織,中國大陸比台灣早了一步加入。在 WTO架構下,台灣開放了一些項目給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的所有會員;大陸當然也是一樣開放了一些項目給WTO會員。如果以當時的開放水平為基準,或者把當時的開放條件視為「對等」(2002年是民進黨執政,民進黨口口聲聲強調「對等」,想來他們所簽的內容就應該是「對等」了),那麼,現今的兩岸服貿協議中,大陸開放給台灣的80個項目,每一個項目的開放程度都提高了(例如:原未開放項目變開放項目、允許獨資或提高持股比率、可經營項目擴大等);而台灣開放給大陸的64個項目大多都是原來就在加入WTO時就已經承諾的,真正提高開放水平的只有19個項目。雖然,談對不對等的問題,也不能單純看開放的項目數,還要看具體的影響力。不過,項目數量的懸殊,仍然有一定的參考意義。尤其是民進黨與其親綠學者在2002年加入WTO時並沒有表示「不對等」,現在就更沒有資格談不對等了。

10.「敏感項目」及「超敏感項目」

另外,我們還要強調:一個互相尊重的談判,應該最大限度地尊重彼此的「敏感項目」及「超敏感項目」(開放會造成嚴重衝擊與失業的產業以及想要重點發展所以想要保護的產業)。在這一點上,我們認為兩岸服貿協議是做到了。前一波的ECFA談判,大陸沒有逼台灣實現加入WTO時所承諾的開放農產品進口;在這一次的服貿談判中,大陸並沒有要求屬於大陸服務業強項的中醫醫院、口譯人才、廚師以及其他需要證照的專業人士來台,也沒有要求開放大陸勞工來台。台灣方面雖然承受(想要進軍大陸出版市場的)出版業者很大的壓力,但仍然沒有強逼大陸開放出版業。還有一點值得一提:不少世界的進步人士稱讚中南美的「民眾貿易」。即玻利維亞、古巴、委內瑞拉之間的貿易協定。其實這個協定包括的項目很少,其中有:古巴和委內瑞拉,高價買進玻利維亞價格爆跌的穀物;玻利維亞提供豐富的礦產給兩國。在兩岸的貿易當中,有一項也非常類似。就是目前在雲林開設的陸資「超大公司」,專門購買台灣生產過剩的農產品銷往大陸,以解決台灣農民生產過剩、價格爆跌的問題。我們認為未來兩岸之間應該開發出更多類似項目。例如,西醫是台灣的強項;而中醫是大陸的強項,台灣人又很喜歡看中醫,兩岸之間未來可以相互支援。當然,最基本的前提必須是兩岸消除敵意、建立互信。在這一點上,恐怕我們台灣的問題比較大,尤其是這一波運動捲動了反中情緒。
注釋:
[3] 鄭秀玲,《兩岸服貿協議對我國的衝擊分析》,2013年7月25日:http://homepage.ntu.edu.tw/~ntuperc/conference-1-files/20130725_3_1.pdf
[4] 林向愷教授在服貿公聽會的發言全文,請參見〈立法院第8屆第4會期內政、外交及國防、經濟、財政、教育及文化、交通、司法及法制、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八委員會「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 」公聽會(第十二場)會議紀錄〉,《立法院公報》第102卷第79期,頁61-62:http://lis.ly.gov.tw/lgcgi/lypdftxt?10207901;0001;0074


五、不對等協議長什麼樣子?

1.反對美國主導的經濟協定,就要反對兩岸服貿嗎?

很多人反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先進國家主導的WTO下的自由貿易。因為,這裡所謂的自由,只不過保障先進國家的資本、商品、技術可以到後進國家橫行無阻的自由。有些反服貿者,就直接把反對WTO精神,直接套在兩岸服貿上。看看美國是怎麼幹的,就知道反WTO的精神不能亂套到兩岸貿易上了。
前面提到韓國和台灣的經濟型態非常相似,又剛好最近韓國與美國之間簽署的韓美自由貿易協定生效了。台灣政府未來又會推動台美自由貿易協定。我們就來簡單檢視一下,這個韓國進步運動口中的不平等條約,到底長什麼樣子,也可以與兩岸之間的協議做一對比,看看兩岸之間是否也存在著不對等的問題。

2.韓美協定告訴我們什麼叫「不對等」

(1)韓美自由貿易協定對韓國來說,是一種「條約」;對於美國來說,則只是一種行政協定(Executive agreement)。所以「行政協定」是否具有聯邦法律的效力,始終模糊。結果,智利與美國簽約之後,美國有13個州拒絕接受,不願開放政府採購給智利;澳洲與美國簽約之後,美國有23個州拒絕開放政府採購;秘魯簽了之後,更有高達41個州拒絕開放政府採購。
(2)韓美自由貿易協定是一種高強度的自由貿易協定。美國和他國簽的基本上都是如此。例如,本來韓國國內是禁止「營利性醫院」的,但美國人要來投資開醫院,就會要求韓國修改國內法,准許設立「營利性醫院」(可以上市上櫃,股東可以分紅)。或者,他要賣豬肉給你,可是他的豬肉不符合你的檢疫標準,很簡單,他會逼你把檢疫標準改一改。因此,韓美自由貿易協定簽署了以後,韓國共面臨159個法律條文的修改,其中光是服務業及金融服務業就佔了79條,另外還包括智慧財產權22個條文,勞動相關法律5條等。甚至還有牴觸憲法保障的幸福權、環境權等的部份。反之,兩岸的服貿協定,並沒有這些問題。
(3)美國強逼韓國開放教育、文化、電氣、瓦斯、水、鐵路等公共服務部門。最近,韓國在野黨在國會提案「防止鐵路民營化」法案,結果政府官員馬上回應說,這不行,這會與韓美自由貿易協定相牴觸。韓美自由貿易協定還有防止逆進條件,就是一旦開放就不能縮回去。不像兩岸服貿協定,三年後還可以視開放後的衝擊情況做調整(但是所增加的限制不比2002年WTO承諾還多)。
(4)開放的項目採負面表列。就是說,把不開放的項目列出來,其餘全面開放,通常負面表列表示開放的幅度很大。可是在服務貿易上,並不單純如此。因為,它還包括了未來新形成的服務業,一律開放的意思。
(5)ISD(Investor-State Dispute)投資者–國家訴訟制度。這是外資因當地政府的政策,而遭到投資損失時,可以以該國政府為對象提告的一種制度。這是美國大資本,尤其是投資他國的公共事業時,特別喜歡的條文。例如,美國保險公司到韓國賣商業健康保險,賣著賣著,突然韓國政府想要加強保障人民的健康,所以決定擴大健保的給付範圍,此時,美國的保險商品就一定會變得不好賣。美國保險公司就可以告韓國。所以,這個制度一簽,一個國家的政策決定權就會受限。中南美洲已經有很多國家因此而被美國資本告了,總共賠出數億美元。現在還在審理的就有240件。兩岸服貿也沒有這樣的機制。


六、工人立場

1.勞權會「三二六聲明」要點

「支持可以創造就業的服貿協定。2002年加入不平等的WTO以來,台灣的農業單是稻米一項,耕作面積就從35萬公頃減少到了26萬頃,共減少9萬公頃,流失稻農約9萬戶。過去工人失業,回家鄉種田,還可以是工人最後的退路,但如今失業工人回家鄉的路,被阻斷了。我們沒有看到多少人願意站出來為工、農說話,但如今,可以創造工人就業機會的服貿協定,卻有這些多人,不知大家要把工人逼到那裡?」
「台灣工人失業率一直無法降低,與台灣產業走向資本密集型產業,有密切的關聯。同樣創造1000萬元的營業額來說,農業可以創造出最多的就業機會,服務業雖然不能和農業相比,但也遠高於電子、電機等資本密集型產業。」
「大陸是台灣最重要的經貿夥伴,過去有些人主張,撇開大陸而往別處發展,但都證實是不可能的。如今,世界三大經濟體、美國、歐盟、日本經濟都陷入了長期的停滯狀態,因此加強與大陸以及東亞鄰近國家間的經貿關係,才是台灣的出路。」
「不過,與大陸的經貿關係,過去我們都是以製造業為主。如今一來大陸的製造業技術水平不斷提高,台灣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二來,大陸也製造業在整體經濟的比率也逐漸下降,有意轉向服務業。因此,台灣若不重視大陸新擴大的服務業市場,台灣經濟恐怕也逐漸衰弱。」
「我們應該做什麼?反對降低工人薪資等勞動條件的派遣、外包、臨時雇用。主張增加稅收,以進行對弱勢的二次重分配、擴大社會福利,以增加工人等基層大眾的間接收入。反對大企業吃外包廠商的交易結構。最重要的是,工人要加強團結,成為爭取上述訴求的主力,並且,積極與資方談判,要求改善勞動條件。」[5]

2.台美關係與兩岸關係不同

最近有些工運、工會團體反對兩岸服貿。在此我們想針對幾種主要的主張做些商榷。
有些團體主張,因為必須反對WTO與自由貿易,所以也要反對兩岸服務貿易。他們的問題,一是只從經濟的角度看問題,而缺乏兩岸和平乃至東亞區域和平的觀點,缺乏對「美國介入東亞」的立場。二是把反對WTO、反對先進國家欺負後進國家的那一套論述,直接搬進台灣來,無視於兩岸的特殊關係,更無視於中國大陸不是先進國家仍是個開發中國家的事實。(詳細敘述,請見後面有關TPP的部份)

3.到底反對哪一條?

另有一部份團體,主張重審、主張先立法再審查。嚴格說起來,他們應該屬有條件支持服貿。只是他們沒說清楚,他們到底反對那一條,或反對開放那一項。更搞不清楚他們為什麼跟反服貿的人站在一起。

4.「國家安全」大旗不利民主

另外還有團體,針對台灣社會及工人直接面臨的處境,提出了一些看法。首先是所謂的「國安問題」。這一點本文已在前面討論「國安問題」之時提出了批判,故不再贅述。這裡僅再簡單強調一下:他們說的「國安」觀點,不但極右保守,而且反民主。

5.「讓資本家獲利」工人就不用管?或就是要嚴正反對?

此外,有些團體則認為:相互開放,只會讓資本家獲利,勞工分不到,所以工人不必關心這個問題;而且,這些年來,事實上就是沒分到。
過去十幾年,「沒有分到」這件事,恐怕全台灣的工人都知道。我們從統計上更能看清這一點。工人的薪資實質成長率,在民進黨執政八年期間,下降了3.3%;號稱透過救經濟可以救勞工的馬英九在他執政的五年間,繼續讓工人的實質工資下降0.8%。我們的問題是樹上結了果子(資本家賺到錢),為什麼不會掉下來幾顆?問題出在那裡?是不是因為老闆只請低薪的臨時工、派遣工、時薪制工人?是不是失業率太高,老闆有壓低工資的本錢?有這麼一派人認為,反正不會掉下來啊!管他長沒長果子。但我們的想法──簡單地說──則是肯定「讓樹上長果子」有正面的意義,但我們也知道這果子絕不會在長了以後自己掉下來。所以,無論是搖樹也好、踼樹也好,我們必須想想辦法讓那果子掉下來,再不行我們就爬上樹上去摘。這也是勞動人權協會為什麼在「三二六聲明」提出了「為了公平地分配經濟生產的所得,我們應該做什麼?」的問題。這一點也是「三二六聲明」的核心──我們「反對降低工人薪資等勞動條件的派遣、外包、臨時雇用。主張增加稅收,以進行對弱勢的二次重分配、擴大社會福利,以增加工人等基層大眾的間接收入。反對大企業吃小企業的交易結構。最重要的是,工人要加強團結,成為爭取上述訴求的主力,並且,積極與資方談判,要求改善勞動條件。」──一句話,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創造我們工人自己的幸福,就得靠團結起來的我們工人自己。
我們可以再反問一個問題:除非存在著某種從來不在公司裡抗爭的工會,否則哪一個工會在他們要求調薪的時候,不會以公司賺了錢,做為調薪談判的依據?又有哪一家公司賺錢又裁員時,被裁工人不是以公司賺錢還裁員為抗爭理由的?如果兩家公司,工會強大的程度一樣,一家公司賺20塊,一家公司賺10塊,那一個工會有機會爭到比較多?
說自由貿易是資本家主導,這話沒錯。因為台灣不但是資本主義社會,而且資方力量遠遠大於工會實質組織率不到8%的勞方;所以不但自由貿易是資方主導,連教育、國防、衛生、匯率與貨幣、科技、立法、司法等等,都是資方在主導。實際上,資本主義要發展,資本家要賺錢,但是不是一定對勞工有害,要一樣一樣來討論。某一些台灣資本家常常希望匯率貶值(如果不怕他國也跟著競相貶值的話),方便我們出口──工人如果不買進口化妝品、不出國旅遊,影響就不大;買個國產汽車,裡面進口零件進口的部份會變貴,不過比起汽車廠及銷售單位的利潤,零件成本比例又很低,何況我們自己也出口零件,出口好大家賺加班費。所以不能「凡是對資方有利的,我們工人就反對」──這種「黑夜裡的貓都是黑的」言論,看起來永遠正確,但是沒辦法讓我們形成對工人有利的政治主張,最後只能跟著其實是另一些資本家的主張跑。

6.台灣市場供過於求,陸資來會讓勞工再度犧牲?

他們認為大陸資本來開公司或開店,因為台灣的市場已經飽和,所以,老闆之間的競爭會更加激烈,於是,老闆為了生存就會削價競爭,所以,老闆就會降低工人的工資。
上述說法可以概括成:我們必須捍衛老闆的利益,否則一旦老闆的利益因競爭者變多而受損,那麼老闆就會反過頭來,削減我們工人的工資。這不是與前面的主張很矛盾嗎?前面說,老闆賺到錢,關我什麼事?!後面又說我們工人必須捍衛老闆的利益。
根據這種主張,現在在職的工人,真是會嚇得睡不得覺了。因為,我們走在路上只要發現新開了一家和自己同產業的店,就要擔心工資要下降了。而且,也有得忙了。因為,根據這種主張,在職工人不只是要反外資,還是盯著國內的公司,盯著經濟部別讓新的公司成立,以免與既有公司搶市場,造成工資下降。不管新成立的公司是打算新招募500個工人還是50個工人,別讓它開,讓失業的人繼續失業吧。他們故意忽略失業人口越多,工資就會越低的常識。
2000年以後,台灣有兩個年度(也就是2002年與2009年)連名目工資(就是帳面上的金額)都下降了。這兩個年度,失業率恰好是最高的,分別是5.17%、5.85%。尤其是2009年的金融危機,5.85%的失業者創台灣的歷史新高;工資下降了5%,恐怕也是台灣有史以來減薪最高紀錄。失業的工人一多,未失業的工人的薪資就會下降。不只是薪資,失業人口一多,就業的人就擔心工作不保,什麼勞動條件都不敢談了,只能坐著挨打。
資本家之間的競爭是持續不斷的,不是陸資來了才競爭。(現在每年來50億~100億外資沒關係,來3億陸資,工人就慘了?)就算台灣一家外資都沒有,以台灣的出口型經濟,還是要面對世界市場的競爭。不要把陸資來了,說成是電視裡的置入性行銷一樣。「消費者有福了,店家爭相降價競爭」,消費者真的撿到便宜了嗎?台北的牛肉麵競爭也很激烈,可是,幾十年了,倒店的有,就沒讓我們等到便宜,價錢只會越來越高。業者之間,有時候會互相看看眼色,但基本上不會出血性的競爭。至於,其他行業,他們有公會。他們之間雖然有競爭關係,但也會聯合。

7.真正的降價壓力是來自大企業對小廠商

有一種情況,業者之間會削價競爭得很厲害。那就是大企業的下游廠商。大企業只要一句,明年你要降價5%!下游廠商就要想盡辦法降低成本,並把腦筋動到工人頭上。大企業吃定小廠商:你不做,我找別家做!小廠商應該要聯合起來,對抗大企業,可是這不容易。我們社會要想法解決這種大團體欺負小廠商的問題。這不是阻止新廠商設立可以解決的問題。另外,大財團欺負小廠商的問題,也削弱了小廠商技術開發的能力,讓小廠商越來越難以生存,小廠商的工人處境也變得越來越糟。
注釋:
[5] 勞動人權協會,《工會團體呼籲「儘快結束立院失序、早日落實服貿協議」聲明》,2014年3月26日。並請參閱本書第1-2頁。


七、反中情緒

1.再談「國家安全」對民主與人權的傷害

反中情緒除了會破壞兩岸以及東亞的區域和平之外,另一個大問題就是它會壓制台灣的進步運動。這次的反中情緒因為直接連繫到了大陸人士來台投資的問題,反中人士就可以把它直接誇大幻想成滿街都是「共匪」開的店,「共匪」就是你的老闆。台灣已經解嚴了27年,所以,可以說45歲以下的世代,都是看著各種社會抗爭長大的。但是,對於更大年紀的人,社會運動、左翼運動都是要殺頭的。因為,在那以「反共」為最高基本國策年代裡(這和「中國是我們的敵對國家」是同樣意思的,只是「換字面不換字義」),這些運動都被認為是危害「國家安全」,都可能是共匪滲透造成的。有人要求蔣經國公布財產,結果就被抓了。因為這可能是「共匪」派來搞破壞的。一旦這種「國家安全」被無限提高,就必然產生「寧可錯殺一萬,不能放過一個」的社會氣氛,從而造出一大堆冤、錯、假案。當時,很多政策都是黑箱,但因政府一句「事涉國家安全」,就沒有人敢追究黑箱裡面是什麼了。如果你敢追問,必然是想刺探「事涉國安」的機密。就連幫軍人做襪子的工廠工人也不得罷工,因為這也「事涉國家安全」。在那樣的社會氣氛中,如果你膽敢質疑洪仲丘之死,那一定是為了打擊軍方士氣而與中共理應外合的舉動。──所以,對於經歷民主化運動的台灣社會而言,最大的課題之一就是如何從區域和平與兩岸和平的角度思考「國安問題」並嚴格縮限「國安問題」的範圍;在恐怖性、排他性的情緒中高舉「國安」大旗,無疑是沿著民主大道向後走。

2.如果不是中國,就不會是問題?

2002年台灣以「台、澎、金、馬個別關稅區域」 名義加入WTO。入會之後,我們就對WTO的會員國開放了服務貿易155個細項中的114項。這次開放給大陸的64項,也幾乎都在這裡面。也就是說,都是已經開放給其他會員國的項目。只是其中19項在內容上,超過原承諾給WTO其他會員國。當然,其實還有更多是我們已經開放給所有WTO會員,但仍然不開放給大陸的。例如:工人最反對的人力仲介業、律師、會計師、獸醫、電影放映服務業、教育服務業等等,多達50個項目。所以,反兩岸服貿的人,恐怕在反對兩岸服貿之前,要先想想,你是不是只反中?否則,就像是一家餐廳裡坐滿了男客人在吃飯,外面突然進來一名女客人,老闆就說,我們的食物膽固醇高啊、放了味精啊、不是有機的啦,或者說不能穿高跟鞋進來,怕弄壞地板啊,如此等等。就算這個老闆真能把理由說得頭頭是道,他所列舉的理由也不能擺脫「性別」歧視的嫌疑。

3.情緒性反中會傷到我們自己

我們認同對任何國家或地區,做有意義的批判;但情緒性的反對,不但不利於一個社會的進步發展,也可能遭到對方的情緒反彈。2012年9月,發生日本將釣魚台國有化的爭議,這無疑是日本無端的挑釁。結果,原本在中國進口市場穩居市佔率第一的日本,於幾個月後的2013年1、2月就跌到第三名(市佔率7.88%)。當時日本正實施日幣貶值以刺激出口的政策,若沒有此政策,後果恐怕更慘。相反地,韓國(市佔率9.24%)與台灣(8.40%)獲得漁翁之利,分別躍升到第一、第二名。當然,台灣和日本不一樣,可能不會受到那麼大的影響。因為日本對中國人來說,是新仇加舊恨;台灣卻是國共內戰所造成的「分斷國家」狀態下的另一部分。無論中國大陸做得好還是不好,主要都是從如何彌合兩岸分斷的角度處理兩岸關係。對於對岸的各種政策或措施,我們當然也可以提出批評與質疑,但若我們只剩情緒性的反彈與批評,對於我們自身而言,在什麼意義上將能是有利的呢?


八、青年學生與人民大眾的不滿

這次的運動,少數領導人的親綠反中色彩非常明顯,把這場運動引導到了他們想要的方向──為年底地方選舉和2016年民進黨執政鋪路。但很多的支持者其實並不是親綠的。他們的想法很單純,他們認為對的就要支持。不過,包裹表決或者幾分鐘內通過一大堆法案之類的狀況,其實是立法院裡每個會期都不斷上演的劇情。因此,同樣的劇情竟然能在此回激起如此巨大的憤怒,是我們不得不思考的問題。我們的理解是:由於學生對社會與未來感到不滿,遂以「程序民主」等等的問題為媒介而集體爆發。這樣的爆發可以是一個推動社會進步的力量。可是,如果這樣的爆發最終朝向反中以及加強國安的方向發展,就不是如此了。包含學生在內的所有台灣人民應該好好思考,到底這個社會出了什麼問題?真的就是「程序民主」之類的問題嗎?真的是建立一部「兩岸簽署協議督監條例」、或拉高到「憲政危機」層次就能解決的問題嗎?──這些可能只是掌握運動發言地位的少數人的想法。大部份的人恐怕只是透過對他們的支持,來表達他們對於社會的不滿。
學貸、畢業後沒出路、非正規職增多、低薪資、責任制。──現在的台灣職場環境,到底還有幾家公司能讓學生嚮往?高普考原本也只是一個普通的鐵飯碗,現在怎麼變成了金飯碗呢?
學生有的已經是工人,有的即將成為工人。學生應該要從工人的角度,看現今台灣社會的問題。尤其是對於陸資來台,如果說舊的產業關廠歇業,比較容易影響中高齡失業,那麼新增企業的主要受益方面是青年就業。花了這麼大的力氣,學生們要的不應該只是程序民主或者空洞的憲政改革。「程序民主」對少數運動領導人是重要的,他們即將退出立法院議場,到最後一刻他們喊的仍然是「程序民主」。因為,這是民進黨內想要選總統的人,面對服貿議題始終一貫的態度,就是想盡辦法擺出一副讓人誤以為他們反服貿(但實際上不反服貿)的態度,或者不要讓服貿在馬英九任內通過。


九、政策提案

我們在此試著提幾個當時社會迫切需要解決的幾個問題,有些是我們過去在其他場合(如五一遊行)就提過的。

1.就業保險涵蓋首度找工作但無法就業的青年

青年失業率比台灣平均失業率要高出兩、三倍,可是卻得不到失業救濟。因為剛畢業的青年,從來沒有加入過「就業保險」,所以得不到救濟。青年失業這麼高,首度就業的工資就不可能高。可以說,青年對工資沒有討價還價的本錢。但如果讓就業保險涵蓋首次找工作的青年,不但可以解決青年失業的生活問題,也讓青年失業者在找工作時,多一些跟老闆談薪資的本錢或底氣。

2.擴大高普考的錄取名額及擴大公部門雇用

從2003年到2013年的十年間,受私人雇用的勞工人數從591萬人增到760萬人,增加了28.6%;而受政府雇用的勞工,僅從99萬人增加到102萬人,增加幅度只有0.32%,而且增加的還都是派遣工、臨時工。政府雇用人數成長太慢,不是因為政府部門的效率增加了。而是在新自由主義的去管制化政策下(就是這些年常聽到的「政策鬆綁」),政府的職能越來越小。尤其是負責管制性業務的公務員越來越少。另外,派遣工、臨時工的比率變高,是因為中央政府總員額法中明文規定了公務員上限不得超過17萬3000人。現在從中央到地方,各部門都有嚴重的缺額問題;但另一方面,外面又有一大堆人等著擠進公家機關,形成一個怪異的現象。所以我們應該主張擴大高普考的錄取名額,並且,政府應該公部門的將派遣工改為直接雇用。

3.增加教師,減少流浪教師並提升教育品質

同上,公部門的教育、衛生、醫療、托育、托老、照護、環保等等,都應該增加雇用。

4.立即禁止派遣、假外包

我們認為派遣與假外包造成同工不同酬,是目前台灣工人薪資無法上升的元兇。尤其是這類工作大多都集中在青年雇用上。派遣與假外包也分化了工人,使工人無法團結起來要求改善勞動條件。

5.不動產的保有稅與增殖稅,都應實價課徵

強調不動產的課稅,一方面是為了打壓房價,另一方面是為了籌措前述政策所需的財源。目前土地的保有稅是以公告地價(比公告現值更低)做為課徵的標準,當然課稅很低。政府應該取消公告地價與公告現值,所有的不動產都以實價做為課徵的標準,並且應該改進目前實質上幾乎沒有累進效果的累進方法(台北市的土地,公告地價要達到兩千多萬才會累進到下一階段)。提高保有稅是防止屯積房屋以獲利的重要手段。土地增值稅應該立刻實價課徵,並且有效改革目前幾乎課不到累進稅的累進方式。

6.擴大稅收,改善貧富差距

除了工人的工資應提升之外,增加社會福利,並增加政府對中低收入家庭的補助,亦是改善貧富的重要方法。目前台灣的租稅負擔率(稅收/GDP)只有不到12%,已是全世界的倒數前幾名,不但遠低於先進資本主義國家約30%租稅負擔率,更遠落後於韓國(約20%)。這已使得政府的公共政策、福利政策沒法推動。首先,我們應該恢復營利事業所得稅到25%,並且,廢除單一稅率,改採取二階段累進制,讓大財團的稅率提高。我們也可以考慮課徵兩岸服貿、貨貿獲利稅(也適用於之前與其他國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做為一種目的稅,專門用於補助受害產業。另外,國際調查記者聯盟揭露台灣人在維京群島、開曼群島等的「逃稅天堂」共登記了15856家紙上公司。[6]又根據中國大陸出的《2006年中國外商投資報告》,有8067家企業是母公司在台灣(見下表),卻透過設在維京群島、開曼群島等避稅天堂的受控公司向中國大陸投資,目的就是為了逃避應繳給台灣的營利事業所得稅。我們主張政府必須嚴格調查,而且追討回之前逃漏稅的部份。

通過三個避稅天堂向中國大陸投資的公司數及金額注釋:

[6] 〈國際媒體聯手 揭露中港台富豪「錢」進海外現況〉,關鍵評論網,2014年1月27日: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22753/


十、結語

台灣經濟對進出口貿易的依賴度非常高,除了新加坡與香港以外,恐怕沒有地方像台灣一樣,進出口貿易是GDP的120%的(和台灣一樣屬於出口主導型經濟的韓國,對外貿易依賴度也只有70%)。所以,我們對外面世界的變化非常敏感。美國的次級房貸問題爆發,台灣的對外出口就減少20%,工人就遭到裁員、減薪,工人的平均薪資就下降了5%,被減薪的工人還算運氣好的,因為還有十幾萬人失業了。我們需要改變這樣的經濟結構。尤其是我們最大的對外貿易對象──大陸也在變。有人說2008年以後大陸從世界工廠變成了世界市場,說的是大陸正朝向內需產業發展,而且服務業的比率也越來越高。而台灣過去都是靠著賣中間材給大陸(主要是賣給大陸的台商),再由大陸做單純加工出口,所以如果台灣對大陸貿易策略不改變,台灣的經濟就會一點一點往下沉。社會大眾及工人長期以來也一直要求擴大內需,而開放陸資投資的服務貿易業,主要都是內需產業。
有人說台灣和香港競爭力衰退,又提到兩地對中國大陸的貿易依存度很高,強烈暗示和大陸的關係是經濟不好、失業高工資低的原因。這是把兩個同時期出現的事情,錯誤地連結了因果關係。台灣經濟不好,是因為當初我們有條件,把美國、日本工人的工作搶來做,也讓大量農村子弟到工廠裡做工、到城市裡做商業服務業,這主要的條件就是對外資友善、工資低、環境要求低,現在我們這三樣條件不是跟別人一樣、就是落後給別人了,當初「經濟奇蹟」的模式還沒能徹底轉型,所以我們的經濟才會不好、尤其是基層民眾。這個原因,一手造成失業率上升、什麼都漲只有薪水不漲;另一手造成很多資本外移。這不是要求資本「根留台灣」就可以解決的──即使我們能強把資本留下來,我們有辦法強迫把美國訂單、日本訂單留下來嗎?對大陸依存度高,反而讓台灣最近二十年還享有貿易順差。事實上,對大陸依存度高,和台灣要進軍全世界,可以不必互相矛盾;如果有某個產業、某個品牌,我們能利用兩岸關係,先於他國在中國大陸打下基礎,更能幫助我們在全世界取得優勢。
很清楚地,台灣反對開放的人很少,可是要開放給大陸就出現一大堆的人反對,問題在於我們2002年加入WTO以前就已經對外資開放很多了。台灣最賺錢的企業台積電80%以上的股權掌握在外資手裡,而且很多上市公司的外資持股都非常高,2002年台灣加入WTO以後對外資開放的幅度更大。如今開放給大陸的64個項目,有哪一個項目不是已經對全世界開放的?因此,當前各種反服貿的人都必須誠實面對以下兩個問題:一、去除反中因素,理性思考未來的出路。二、兩岸關係的緊張對立只會對特定政黨獲取政權有利,對台灣人民的未來不利,對台灣的民主發展也不利。

巨大貪婪的貿易怪獸:「泛太平洋經濟戰略夥伴協定」(TPP)(勞動人權協會)

區別兩種不同的貿易

1991年蘇聯東歐陣營瓦解之後,世界上幾個長期以來掠奪世界各地資源、剝削各地勞動者的先進國家在1995年推動成立世界貿易組織(WTO),將有利於它們的貿易優勢規定成全球貿易談判的項目,然後要求其他經濟體去除貿易壁壘,推動「自由貿易」!面對這樣不平等的全球貿易格局,除了世界各地的勞動者發動了此起彼伏的長期抗爭之外,發展中及後進的經濟體之間也開始進行區域整合,希望透過區域間的經貿交流和合作,抵抗先進國家破壞性極強的貿易攻勢。
2002年,台灣在民進黨執政期間加入了WTO,WTO有關服務貿易的155個項目,台灣簽署同意開放了114項(兩岸服貿協定大陸對台灣開放了80項,台灣對大陸開放了64項,其中有27項在2010年ECFA簽訂時以早收清單開放,2014年將開放的是另外37項),台灣加入WTO的「自由貿易」體系已超過10年。 繼續閱讀

「不反服貿的反服貿運動」──試論三一八學運的性質及其可能的啟示(台灣社會科學研究會)

繼續閱讀

「反服貿,反自由貿易」?別再混淆不清了(許育嘉)

由團結工聯等17個團體提出的〈工會及工運團體支持「反服貿、反自由貿易」共同聲明〉一文(以下簡稱〈共同聲明〉),以及全關連〈關於「建議勞權會退出五一平台」的備忘錄〉一文(以下簡稱〈備忘錄〉),皆不斷誤讀勞權會〈工會團體呼籲「儘快結束立院失序、早日落實服貿協議」十點聲明〉(以下簡稱〈十點聲明〉)中「涓滴效應」的意見。關於馬政府提出的「涓滴效應」,勞權會〈十點聲明〉中強調「成效有限」、「為何工人無法獲得應有的勞動成果」,並提出雖顯粗略但卻具體的階段性工人運動方案。本文不想浪費唇舌在這種誤讀的反駁上面,只想針對「服貿」和「自由貿易」的異同跟關心工人運動的朋友進行理性的、非誤讀的討論。 繼續閱讀

反對民粹‧堅持民主‧確保社會正義:針對昨日部分白色恐怖受難者進入立法院支持反服貿學潮的聲明(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

我們是見證並受難於內戰敵對與戒嚴體制的五○年代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及遺族、家屬的團體。針對昨日(4/1)數位民眾以政治受難者身分進入立院,對於近日兩岸簽署服貿協議所引發的學潮及時局表達認同及支持的看法及主張一事,為了避免社會大眾誤認為這也同時是其他多數倖存政治受難者及家屬的主張與觀點,本會作為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團體,必須提出以下聲明及呼籲:
台灣五○年代白色恐怖肅清的歷史,是在國家內戰分裂以及國際冷戰的客觀時局下發生。數以萬計的青年志士為了結束內戰敵對、追求和平與社會改造,投入時代變革的運動中,在運動中犧牲了寶貴的生命。組成本會的台灣社會多數的倖存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親身經歷並見證這樣的分裂與敵對,也因此在反共戒嚴的非常體制中遭遇刑獄十數年不等的迫害,因而對於政治民主所維繫的保障社會公平正義的進步意義有切身的體認。
我們以身為台灣社會的一份子,以及白色恐怖身歷者的角色,一向支持並積極參與台灣社會對於形式民主及代議制度的反思與改革;基於推進實質民主改革與維護兩岸正常化的交流,堅決反對任何在此前提下假借「國家安全」理由進行民粹操作,在內部升高兩岸敵對的意識型態,以及挾帶通過相關帶有白色恐怖性質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及內含的國安條款。
台灣外向型的經濟體質,向來依靠貿易維存,在過去廿年資本主義全球化的自由貿易浪潮中遭受嚴重衝擊。大陸的和平發展累積,促成兩岸從過去隔閡六十年互不往來的政治、經貿對立關係中出現和解與共同發展的可能性,藉此台灣一定程度地消解了長期的經濟停滯。我們認為,通過兩岸協商尋求合情合理的貿易安排與照顧到弱勢的社會分配機制,才能有利於台灣現階段發展的需要。經過多日的抗爭,學生針對服貿問題的爭議充分表達意見,我們希望通過社會各界共同探討,對台灣所處的國際經濟環境及自身發展的策略,能有更深刻的認識,盡快結束當前政治對立緊張與分裂情緒,恢復立法院的正常運作。
聲明團體/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 台灣地區戒嚴時期政治事件處理協會
總會長/蔡裕榮
副總會長/林金成 林燿呈
分會長/黃雪玲 楊聯益 周弘奇 黃碧梅 蔡明海
顧問/陳明忠 吳澍培 馮守娥 黃英武 謝秋波 吳榮元
連絡人/許孟祥 02-25596233

「台灣社運史上未發生過的暴力鎮壓事件」(說書人)

服貿本身的爭議在3月23日學生衝行政院之後,多數的討論已經轉到「國家暴力」上,但義憤與譴責之餘,矛頭卻只對準國民黨馬江,說明了思維跳不出藍綠框架。
3月26日勞權會發表一篇聲明(全文),從資本主義現實的狀況出發,既肯定服貿同時也批判服貿,同時並舉兩岸經貿往來有利於東亞和平與階級鬥爭的重要性。而當天勞權會會長羅美文在經濟部前的講話(影片)與這篇聲明,在網路上被戰爆,更多人是跳出來指責勞權會與羅美文是「假工運」,以「統派」的標籤關上理解的大門。
3月27日台大政治系部分系友在社科院門口發起焚燒江老師著作的活動,一位政治系學生接受訪問時說:『前幾天行政院動用警力驅離現場的學生與民眾,是台灣社運史上未發生過的暴力鎮壓事件』。(新聞連結
『是台灣社運史上未發生過的暴力鎮壓事件』這句話對我的衝擊很大。我不可能替國家暴力背書或說任何話,但當大家選擇走向反抗之路上,就必須認清暴力是資產階級國家機器的必然手段(政治系的學生會不懂嗎?),你不能把學生號召去「革命」之後,又用眼淚來相互取暖,這只會讓流血這件事變成無比廉價而已。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