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國際連帶

大江健三郎演講:始自於絕望的希望——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9月9日在中國社會科學院講演全文(李薇譯)

 原载于2006年09月11日《人民网》

我已经是个老人,在思考未来的时候,对于也许不久的将来会离开人世的自己本身,我并不做什么考虑,心里想的更多的是生活在将来的年轻人、他们的那个时代、他们的那个世界。 我因此而深深忧虑。  繼續閱讀

狂風•清晨•林書揚(唐曙)

文/唐曙

(本文經作者授權後轉載,並對標題略有改動)

愛,是我的另一個祖國,
最重要的祖國。
不是那個我引以為傲的,
而是傷我至深的。—— Roque Dalton

林書揚、巴勒斯坦、「恐怖主義」

2001年9月11日,美國紐約雙子星大樓和國防部五角大廈遭到被劫持的民航機衝擊。事件發生後,沒有任何一個組織即刻發表聲明為攻擊事件負責,可是美國很快地將矛頭指向了駐在阿富汗的基地組織。然而基地組織的首領賓拉登卻在9月16日透過半島電視台發表聲明,否認參與了攻擊行動。但美國在不理會阿富汗塔利班政府要求提供攻擊證據的情況下,指責塔利班窩藏賓拉登,9月26日出兵侵略阿富汗。
那時候,全世界在西方主流媒體的強力報導下,幾乎都處在九一一攻擊事件之後所營造出來的恐懼、哀傷和憤怒之中,所以對於美國侵略阿富汗的行動,雖然經過民意調查,世界上多數民意反對對阿富汗進行轟炸,但許多國家大都默視這樣的侵略發生。很少人還會記得,一年前的此時,在巴勒斯坦爆發了第二次人民起義(the Second Intifada),巴勒斯坦解放組織主席阿拉法特從1973年以來推動的「以土地換和平」方案,因夏隆為選舉造勢進入耶路撒冷舊城的阿克沙清真寺,而被徹底破壞。1993年在美國總統柯林頓見證下、為落實「土地換和平」所簽訂的奧斯陸協定,讓以色列總理拉賓和阿拉法特得了諾貝爾獎,但和平並未得到任何獎賞,起義之後的八年間,巴勒斯坦人先後死去了4789人。

2003年3月20日美英軍隊侵略伊拉克的開戰日,林書揚先生領導勞動人權協會參加了在美國在臺協會前的反戰集會和火把遊行。

2003年3月20日美英軍隊侵略伊拉克的開戰日,林書揚先生領導勞動人權協會參加了在美國在臺協會前的反戰集會和火把遊行。


就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林書揚先生在勞動人權協會的機關刊物《勞動前線》第36期,發表了《跨世紀的中東以阿民族糾紛》的文章。在文章的第一部分「導語」中,林先生直接指出事發的原因: 繼續閱讀

狂风•清晨•林书扬(唐曙)

文/唐曙

(本文经作者授权后转载,并对标题略有改动)

爱,是我的另一个祖国,
最重要的祖国。
不是那个我引以为傲的,
而是伤我至深的。—— Roque Dalton

林书扬、巴勒斯坦、「恐怖主义」

2001年9月11日,美国纽约双子星大楼和国防部五角大厦遭到被劫持的民航机冲击。事件发生后,没有任何一个组织即刻发表声明为攻击事件负责,可是美国很快地将矛头指向了驻在阿富汗的基地组织。然而基地组织的首领宾拉登却在9月16日透过半岛电视台发表声明,否认参与了攻击行动。但美国在不理会阿富汗塔利班政府要求提供攻击证据的情况下,指责塔利班窝藏宾拉登,9月26日出兵侵略阿富汗。
那时候,全世界在西方主流媒体的强力报导下,几乎都处在九一一攻击事件之后所营造出来的恐惧、哀伤和愤怒之中,所以对于美国侵略阿富汗的行动,虽然经过民意调查,世界上多数民意反对对阿富汗进行轰炸,但许多国家大都默视这样的侵略发生。很少人还会记得,一年前的此时,在巴勒斯坦爆发了第二次人民起义(the Second Intifada),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主席阿拉法特从1973年以来推动的“以土地换和平”方案,因夏隆为选举造势进入耶路撒冷旧城的阿克沙清真寺,而被彻底破坏。1993年在美国总统柯林顿见证下、为落实「土地换和平”所签订的奥斯陆协定,让以色列总理拉宾和阿拉法特得了诺贝尔奖,但和平并未得到任何奖赏,起义之后的八年间,巴勒斯坦人先后死去了4789人。

2003年3月20日美英軍隊侵略伊拉克的開戰日,林書揚先生領導勞動人權協會參加了在美國在台協會前的反戰集會和火把遊行。

2003年3月20日美英軍隊侵略伊拉克的開戰日,林書揚先生領導勞動人權協會參加了在美國在台協會前的反戰集會和火把遊行。


就在这样的时空背景下,林书扬先生在劳动人权协会的机关刊物《劳动前线》第36期,发表了《跨世纪的中东以阿民族纠纷》的文章。在文章的第一部分“导语”中,林先生直接指出事发的原因: 繼續閱讀

帝國主義簡論(林書揚)

一.語原與歷史;“帝國主義“一辭,出自古代史中帝制羅馬的“皇帝國家“(“imperium“)。指在羅馬軍團的武力征服下以羅馬法為基礎建制而成的統治領域稱為皇帝國家。而以組織,維持,並強化此等往往包括多種異民族異疆域的“皇帝國家“為目的的國家活動,當時被概稱為“帝國主義“。 繼續閱讀

美國新安保條約合作指針的本質(이수갑李壽甲)

AWC韓國實行委員會共同代表 李壽甲先生
「美‧日新安保條約合作指針」及配套法案於1999年五月二十四日在日本國會立法通過。美日帝國主義侵略者於1997年九月二十三日簽署的條約,主要目的在於計劃性地製造、擴大韓半島與台灣海峽事態,促發戰爭,進而以此為藉口,發動侵略戰爭,並透過戰爭在以中國為首的全亞洲地區建立經濟的、軍事的支配霸權,在亞洲建立類似NATO的武力支配。
過去帝國主義發動大東亞戰爭,並將之擴大為二次世界大戰,造成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戰爭慘禍,如此的歷史事實,正是理解新安保合作指針的本質的重要參考。
1905年七月二十九日,美國與日本簽署的Daft–桂太郎秘密協定中約定,美國侵略佔領菲律賓;日本佔領朝鮮,實施殖民統治。在此秘密協定的計劃性的戰爭策動下,戰爭擴大到整個亞洲。而現今的美日新安保合作指針,正是昔日的翻版。這次的合作指針在日本國會立法化的過程中,日本極右侵略主義自由黨黨魁小澤一郎即用簡單一句話明白指出合作指針的要旨:日本自衛隊不應只負責防衛,更應該直接介入戰爭。此話的意思內含著只要日本認為有必要發動戰爭,隨時都可以發動戰爭。
美國與日本可以以自己的國家利益為基準,隨意惡化周邊情勢。而且,已經從各方面證實美日帝國主義只要符合自己的國家利益隨時都有可能發動主動攻擊。
另外,美日帝國主義無視於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主權,以軍事力量強制禁止北韓製造飛彈。
美帝擬定的「5027作戰計劃」正是壓迫北韓的手段,一旦北韓不順應美帝的要求,美帝即可能展開軍事攻擊。
美國為了執行其「5027作戰計劃」,需要將周邊情勢予以惡化,而此時需要的一連措失即是日本的周邊事態法的立法化、加強韓美日軍事共助體制,成立戰時聯合心理戰司令部(CPOTF)、建立地區飛彈防禦體制(TMD)等。
另外,將周邊情勢予以惡化的計劃,還包括99年四月二十二日至五月四日止的RS01戰爭訓練–第二「團隊訓練」。
其第一階段就是,將美軍武力結集於南北韓的周邊地帶,封鎖北韓的上空、海域國境等,正式展開對北韓的制裁。
第二階段:武力打擊階段。利用龐大的野戰炮兵、戰鬥機、巡航艦隊、誘導武器等,在北韓全區進行武力壓制。
第三階段:地面攻擊作戰階段。在北韓的東西海岸進行大規模的登陸計劃,在陸地方面,實行對平壤的包圍計劃,並佔領至清川江境界。
第四階段:擴大戰爭成果階段。佔領清川江以北的北韓全域,完成滅共統一,置北韓於南韓支配之下。以上即是作為美帝戰爭策動計劃、先制攻擊的「5027計劃」先發攻擊。而且,這也是在南韓公然提出的四–五月危機的依據。
在美軍如此的韓半島支配軍事計劃中,日本自衛隊將會提供積極的支援。美軍與日本自衛隊選定了距離韓半島最近的日本九州基地(岩國、熊本),測定國內假想距離,據此在沖繩基地進行了數次海軍陸戰隊訓練與登陸作戰訓練。
美日新安保合作指針與其相關法案的要旨,一是將日本軍隊的活動範圍延伸到日本領土外圍,另一是讓民間企業、機場、港口等設施在必要時得隨時提供軍事作戰之用,並讓地方自治政府在周邊事態發生時也支援軍事行動。
事實上自衛隊已經不再是自衛的軍隊,我們應該將之規定為侵略軍,才能正確地掌握其本質。
日本防衛廳定義的六種周邊事態類型如下:一、日本周邊發生武力紛爭時。二、周邊地區即將面臨武力紛爭時。三、因政治體制的混亂可能會造成難民潮湧入日本的現象時。四、某國被聯合國安理會認定為破壞和平而需採取制裁手段時。五、周邊國的內亂、內戰對外擴大之時。六、周邊地區的武力紛爭雖已平息,但無法恢復秩序時,等等。
另外,日本外長高村正彥曾於二月十日在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上表示,周邊國的內戰、軍事政變、政變等,也可以列入「周邊事態」。
根據駐韓美軍作戰計劃,「5027計劃」是明白的先發攻擊計劃。但在日本的周邊事態例示項目中,可以發現它竟被列為可發展為對日本的直接武力攻擊的項目,也就是被視為有事事態,因而日本軍的動員被視為理所當然。
若根據上述的有事事態的概念,日本無視於周邊國的主權,直接干預周邊國內政的侵略行為,在日本國內被合理化、合法化。而且,日本可以計劃性的製造所謂的周邊事態。而周邊的第一優先目標就是韓半島。美日帝國主義又無視於一個中國的原則,即台灣屬於中國之一部份,干涉中國內政,製造紛爭等,從而將中國也納入其周邊事態的對象。
對於上述美日帝國主義相互勾結,企圖以武力支配韓半島、中國以致整個亞洲的計劃,我們不得不再次強調全亞洲的人民必需團結一體,揭穿陰謀,追求平和,才是全球人民真正的使命。
而當前的實踐課題,即是驅逐所有駐屯在亞洲的美軍、逼使日本廢除周邊事態法、加強要求日本地方自治政府拒絕合作的運動、加強日本的和平憲法守護運動、加強大東亞戰爭犯罪行為全面公開運動、加強日本的戰犯處理促求運動、加強韓國內的美日軍事合作反對運動、要求韓國將停戰協定改為平和協定並加強美軍撤離運動、推動南北韓民族和解並加強民族統一運動、展開南北韓民族共同參與的要求戰犯處理、戰後處理的抗日鬥爭等。最後,懇切期望全亞洲的人民,團結一體,加強反帝國主義鬥爭。

跨世紀亞洲人民反對美日帝國主義運動國際研討會行動共識

1999年7月26日到28日,台灣的勞動黨邀請了來自韓國、日本、菲律賓、印尼和馬來西亞的同志們和朋友們,召開了「跨世紀亞洲人民反對美日帝國主義運動國際研討會」,來紀念她創立十週年之慶。
三天來熱情洋溢,真摯而認真的研討,會議對於(1)帝國主義全球化和亞洲金融危機問題;(2)美日新的、帝國主義的軍事同盟和擴張主義問題,特別是關於日美安保修訂及新指針、菲律賓軍事參訪協定以及東北亞戰區飛彈防禦系統的問題;(3)韓國和台灣海峽兩岸在帝國主義干涉下的民族分裂對峙的問題,以及(4) 反帝人民運動在各地成長的現況,進行了廣泛、深入而極富於啟發的討論和相互學習。
I. 會議的內容和成果
就帝國主義全球化和亞洲金融危機問題,會議思考了當前資本主義全球化的帝國主義本質,理解到金融危機正是世界資本主義體制的內包的矛盾向全球規模的擴大,批判地認識到西方「新自由主義」自由貿易論是造成經濟主權喪失,失業率上升,民族工業被國際獨占資本併購和私有化,貧富差距擴大化等苦難的根源。
就美國和美日新的、帝國主義軍事同盟和擴張政策,會議以高度的警覺,分析和批判了美國所炮製的「美菲軍事訪問協定」(VFA)將菲律賓重新變成戰爭基地,嚴重踐踏菲律賓政治、軍事、社會獨立的本質,分析和批判了「美日安保條約新指針」和TMD體系的美日新軍事同盟,妄圖美日聯手制霸全亞洲的陰暗本質。會議深切認識到這些新的軍事協定,新的軍事同盟建立在煽動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的「惡魔化」(demonization)宣傳和民族歧視、民族仇恨之上,並且企圖在後冷戰時代重新把亞洲變成美日帝國主義的戰爭基地。
就帝國主義干涉下的民族分斷的歷史,會議認識到韓國和臺海兩岸的民族分斷是美日帝國主義干涉的一個結果,幾十年來,造成兩地民族對峙,同胞相殘的悲劇;認識到美日安保條約新指針、TMD體制,是對兩地民族和解與統一運動的粗暴、放膽的干預和威脅。會議認識到,韓國和中國的民族分斷,是美日帝國主義用來擴張其軍事體系,推銷昂貴武器裝備、壓抑境內反對美日帝國主義和追求公平與獨立的人民運動的藉口。
就印尼和馬來西亞成長中的人民運動,會議以無比的、同志的關切聽取了印尼和馬來西亞同志深入而富有教育意義的報告,對躍升中的印尼、馬來西亞的人民運動有了初步的理解,增進了對印尼和馬來西亞人民連帶和共同鬥爭的思想和感情。
II. 各國/地區反對美日帝國主義的聲明
菲律賓
1. 拋棄菲美軍事訪問協定(VFA),譴責美國-艾斯特拉達政權核准了這項可憎、片面、繁重且不平等的條約
VFA是美國軍械庫中新增的不平等協定,而此片面的聯盟,則意味著不只是在菲律賓,且總的來說,是在整個亞太平洋地區,強加其軍事霸權。
菲美軍事訪問協定(VFA)是一可憎、片面、繁重且不平等的條約,它嘲弄了菲律賓的主權,且將菲律賓人民暴露在致命的危險之下。這項協定假借增強國家與美國間在防禦與安全上的聯盟為理由,事實上則是增強了美國遍及整個群島的霸權,並因而增強了其在亞太平洋地區的軍事地位。這項協定以政治穩定與經濟進步為藉口,卻實際上用來增強新殖民政府的力量,使用一系列法西斯手段來對付反對帝國主義的團體及人民,以確保其反人民經濟計劃的執行。
菲美軍事訪問協定(VFA)即便以「中國入侵」的威脅做幌子,但它其實只是美國帝國主義為保衛其在此地區經濟與政治利益所進行軍事部署的一個組成部分。它允許壟斷公司與銀行完全榨乾當地經濟的狀況發生;只要對美日帝國主義的奇想唯命是從,即便是專制的政府它們也會視而不見。這就是我們人民不需要的,所謂的穩定。我們應該拋棄並廢除像菲美軍事訪問協定(VFA)這種只強化不公及剝削的新世界秩序。
2. 堅決高舉菲律賓的人權,制止美國-艾斯特拉達政權惡質的軍事行動和鎮壓手段
美日軍國主義反映在美國-艾斯特拉達政權的軍事化傾向上。這個政權其實是恢復了馬可仕當年法西斯式的腐敗統治。密集的反暴亂軍事行動,不分青紅皂白的轟炸、掃射、騷擾等行為,已造成菲律賓農村大量人民社區瓦解,流離失所。人民的政治和公民自由,如言論自由及出版自由遭到了打擊。一系列新的法令(即國民身分證制度、無搜索票逮捕權的擴大、反恐怖即及反犯罪條例)都在強化警察及軍隊對進步人民的鎮壓。
3.反對自由化、私有化、去管制化和其他帝國主義全球化下的新自由主義經濟計劃,取消菲律賓的債務
帝國主義者通常透過國際金融機構(即國際貨幣基金會、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和多邊貿易協定(即關貿總協、世界貿易組織、亞太經合會)來施行整套經濟政策,它造成了菲律賓及許多亞洲國家人民大量失業、降低了收入、購買力和生產力的破壞。特別是菲律賓所借的570億美元外債,大部分都不利於人民,只是繼續成為國家的巨大負擔,使國家更不發展,迭受壓迫。
4.反對世界貿易組織的千禧年回合的帝國主義日程,將農業排除在世界貿易組織之外
世界貿易組織正在對現有的協定重新審查,一般將此稱為「千禧年回合」。這個重審將會產生新的法令,一般地強化跨國∕多國公司對各國經濟的支配力量。這些法令的剝削程度將甚於關貿總協烏拉圭回合談判,因為它們將給予外國資本超越本土資本與資源經濟上與政治上的好處。受影響的範圍包括農業、智慧財產權、服務業(TRIPs/TRIMs)。基本上,帝國主義者要用世貿組織來把許多經濟合作開發組織(OECD)所草擬的多邊投資協定(MAI)條款強加在全球經濟上。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協定所涉及到的農業方面對菲律賓的農民將造成很大的影響。
5. 加強菲律賓及亞洲的反帝人民運動
菲律賓和亞洲的人民反帝運動急需加強。為此,菲律賓同志必須努力針對工人、農民和所有進步的、民主的勢力進行鼓動、組織與動員,以為反對帝國主義及其在地合作者的民族解放奮戰。特別要加強各國及各地區學運與工運的進一步發展。這兩個部門在亞洲與世界的反帝及民族解放鬥爭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同時,必須更有力地發展跨越國界的人民團結。
日本
1. 今天,日本帝國主義正在建立軍隊,剝奪工人的基本權利,鎮壓人民運動,強化它對教育制度的控制,並按美國的安全戰略路線所設想的侵略戰爭,有計劃地動員所有人民和物資。
2. 1998年5月日本國會在美日帝國主義的聯手推動下通過了新指針法案,這個法案使得日本軍隊可以和美國軍隊在包括朝鮮半島和台灣海峽在內的亞太地區實行猖獗的聯合軍事行動。
3. 日本帝國主義也正計劃在這次國會會期間通過不利於人民的各種法案,如《組織犯罪法案》,它使得警察的電話錄音合法化;修改了《勞動基準法》和《公務人員法》以及《國旗與國歌法案》,這項法案將「日之丸」旗和「君之代」歌曲確定為日本的國旗和國歌。
4. 我們要在國會通過日美新指針的相關法案之後,在全國各地與自治團體聯合推動鬥爭去對抗我們共同的敵人,美日帝國主義的強制軍事協力要求、強化軍事基地及軍事演習。我們要和亞洲人民團結起來停止日本對亞洲的再侵略。
韓國
1. 要求金大中政府
停止缺乏對北(韓)政策的統一政策;實行內含對北政策的統一政策。
停止與美日新帝國主義的合作,推動南北韓的合作互助。
向西海岸交戰中死亡的士兵表明遺憾之意,並建立一套可以防止一觸即發的戰爭危機的制度,以及恢復包括金剛山旅遊在內的一切對北事業。
停止過度世界化與從屬性的新自由主義,推動自主、自立的政策。
廢除國家保安法,撤回(司法機構對)韓總聯、泛民聯的「利敵團體」界定,立即釋放被捕者,並給予赦免及復權。
加入「對人地雷禁止合約」。
2.要求美國、日本
廢除北韓殲滅計劃-「OPLAND-5027」,保障北韓的生存權。
完全履行1994年10月21日簽訂的「北(韓)美協定」,並簽訂和平協約以消除韓半島的緊張情勢。
還我戰時作戰指揮權,撤離駐韓美軍﹗
日本應立即撤回對北韓的敵對政策,進而與北韓建立邦交關係。日本應立即支付對北韓的正當賠償。
立即停止在韓半島進行所有軍事訓練﹗
印尼
美日帝國主義長年以來利用其強勢的文化意識型態分化印尼各民族的團結,擴大印尼各民族間的矛盾,以保障其在印尼的獨占利益。為此,印尼人民在開展人民運動的同時,應確立印尼文化的主體性,擺脫帝國主義的文化宰制,並應和亞洲各受壓迫、宰制和控制的民族透過召開亞洲人民反帝文化會議的方式,共同凝聚被壓迫人民的文化主體性。
支持東帝汶自決宣言(印尼、馬來西亞)
由於帝國主義延遲東帝汶的自決投票而使得情況變得不穩定。由印尼軍方(TNI)所支持的擁護統一的民兵一直在干擾這個在聯合國東帝汶援助使節團協調下的選舉。民兵還攻擊協助帝汶人民的人道派遣團。
軍方對擁統民兵的支持證明了他們害怕東帝汶萬一獨立,他們廿三年來在東帝汶的惡行就要被公諸於世。
考慮到東帝汶人民的自決權利及其反對1975年以來在美、英、德等帝國主義國家支持下軍方的鎮壓與印尼的殖民統治的抵抗與鬥爭,我們現在要求印尼軍方停止支持擁統民兵並解除武裝,並要求印尼軍方與政府尊重東帝汶人民的自決。
台灣
1. 我們認為:反對美日帝國主義支持和煽動的、在台灣的民族分裂主義,是當前台灣反帝運動最迫切、最核心的任務。台灣反對民族分裂主義的運動,籲求亞洲各民族人民運動的理解與支持。
2. 我們認為:美日安保條約新指針、菲美軍事訪問協定、美軍事基地和TMD體制,是美日帝國主義製造反中國、反北韓輿論基礎上,武裝威嚇亞洲人民,企圖制霸亞洲,干預韓半島和中國的民族統一的體制。包括台灣人民在內的中韓兩國人民,要和亞洲其他各國各民族人民形成反對美日帝國主義軍事措施的堅強連帶,共同奮鬥。
3. 我們反對把台灣變成美帝國主義附屬地的《台灣關係法》。美帝國主義進一步利用該法,恣意向台灣販售高額強殺傷破壞性武器,煽動兩岸軍事對立,製造兩岸民族相仇,並且從中獲取巨大利益。
4. 我們要求李登輝政府收回企圖使兩岸分裂永久化的「兩岸兩國論」,重新回到「一個中國」的原則,恢復兩岸正常溝通機制,逐步增進民族和解,重建民族團結與國家統一。
III. 反對美日帝國主義的超國境的團結鬥爭
三天的會議在與會各國和地區的同志和朋友之間形成和發展了堅強而熱情的團結,進一步深化了對於美日帝國主義是亞洲人民共同之敵的認識;迫切感受到亞洲人民必須以堅強的連帶基礎上的共同行動,對美日帝國主義進行永不妥協的鬥爭。欲達到此目的,會議深切地認識到早日建立跨國界的團結,為亞洲的和平與發展,採取具體可行的行動方案。而今年11月AWC的國際幹事會議(CCB)將全面參照這三天會議中各國和地區所提出的要求與提案,制定亞洲人民反對美日帝國主義共同行動綱領。

比利時工人黨(Workers’ Party of Belgium)悼念文

Workers’ Party of Belgium (PTB)
Brussels, 12 October 2012
To the leadership of the Taiwan Labor Party
Dear Comrades,
We were informed of the passing away of Mr. Lin Shu-Yang, the Honorary Chairman of the Taiwan Labor Party, yesterday in BeiJing.
We would like to express our heartfelt condolences to his family and to the leadership and the entire membership of the Taiwan Labor Party. We are confident that the legacy of Mr. Lin Shu-Yang will continue to inspire new generations of fighters for genuine democracy, social progress and socialism.
With comradely greetings,
Bert De Belder
Member of the National Council
Head of the Department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Workers’ Party of Belgium (PTB)

全亞洲反對美日帝國主義侵略與宰制運動聯盟(AWC)韓國委員會追悼文

追悼文
惊悉林書扬先生急逝的消息,在此,转达我们深深地悲痛和哀悼之意。我们将继承林書扬先生为反对帝国主义而奉献一生的战斗精神,为反对新自由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斗争,做出我们最大的努力。
先生安息吧!
2012年10月15日
全亞洲反對美日帝國主義侵略與宰制運動聯盟(AWC)韓国委員会
*追悼文由韓國委員會負責人許榮九發出。AWC韓國委員會創建人、前政治犯李壽甲先生以及AWC韓國委員會常會委員、韓國發電勞組前裡事長李東虎先生同表哀悼。

AWC日本連絡会議ニュース:台湾の革命家、林書揚さんが逝去

台湾の革命家、林書揚さんが逝去
国際主義の旗のもと、心からの哀悼をささげよう
台湾労働党の栄誉主席で、台湾労働人権協会会長、台湾地区政治受難人互助会会長などを務めてこられた林書揚さんが、昨夜(10月11日夜11時50分頃-北京・台湾時間)、北京の病院で逝去されました。86歳でした。
わたしたちは、心からの哀悼の意を表明します。
林書揚さんは、1926年に台湾南西部の台南市麻豆に生まれました。1945年の日本の敗戦前後は日本軍に徴兵されていたそうです。1995年に日本から訪台したわれわれに林書揚さんは次のように語っています。「終戦当時、私は年齢不足でしたが日本の軍隊にいました。夜間演習や就寝前の時間を利用して、台湾人兵士の間で密かに『私は日本人ではない、中国人だ』という英語を教え合っていたのです」。(日帝百年侵台史/1995年8月)
解放後、林書揚さんは青年運動・社会主義運動・両岸統一(祖国復帰)運動に積極的に参与されました。1950年5月に台湾三大地下組織事件と言われる「中国共産党台湾省工作委員会麻豆事件」で逮捕されました。中国革命の勝利により、内戦に敗北して中国大陸から台湾に逃れた蒋介石・国民党政権によって無期懲役をうけました。林書揚さんへの弾圧はその後に続く嵐のような1950年代白色テロル(処刑者4000~5000人、投獄者数万人)の始まりだったのです。
その背景には1949年中国革命から連続するアジア各地の民族解放闘争・社会主義革命運動の大高揚、そして林書揚さんの逮捕直後の1950年6月に勃発する朝鮮戦争があります。林書揚さんの受難は、社会主義革命と侵略反革命の軍事的衝突が激化する時期に、アジア各地の労働者人民が直面した大弾圧の一部でした。以後、1984年に釈放をかちとるまで、実に34年7ヶ月わたって、厳しい獄中生活をたたかい抜いてこられました。
釈放以後、林書揚さんは50年代白色テロルの犠牲者の名誉回復、労働者の利益のための活動、社会主義と両岸(中国大陸と台湾島)の統一のための活動などの最前線で闘われてきました。台湾での戒厳令が解除される以前の1986年に「台湾地区政治受難人互助会」の設立を呼びかけその会長となり、1989年には他の同志とともに中国・台湾労働党を結成し、また労働人権協会の会長や中国統一連盟の主席を歴任してきました。添付の写真には、2003年の米国によるイラク侵略戦争反対デモの先頭を行く林書揚さんの姿があります(当時77歳)。林書揚さんは帝国主義打倒の闘い、労働者階級解放の社会主義、国際主義をたたかう革命家であり、多くの労働者人民から尊敬される気さくな指導者でありました。
帝国主義打倒!
労働者人民の国際連帯万歳!
台湾のすばらしい革命家、林書揚先生のご逝去に心からの哀悼を表明いたします。
2012年10月12日
http://www.awcjapan.org/2012/201210-0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