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劉進慶

我的抵抗與學問(劉進慶著、曾健民譯 )

劉進慶題詞二一、70歲的總括
人生在不知不覺中來到了古稀的大節日。一想起幼年時想像70歲老人的樣子,就自覺到自己竟然已活到今天這樣的高壽。回顧過去自己70年的人生之路到底是什麼?在這期間,充滿著波折發生無數的事情,真是一言難盡。而且,人一生的評價應該留給後世,自己去總結似乎有點奇怪。雖然如此,作為以研究學問為職業的人,有能力去分析別的事或別的人卻無法分析自己,這也是有點奇怪。我試著把自己當做客體,捨棄諸事的表象,歸納出貫穿自己一生的最普遍的單純的性格規定,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這樣仔仔細細地思考後,便想出了今天的這個題目。
一直把學問當做職業的人,談談研究的事也是應該的。但是,「抵抗」到底是什麼?首先,它意味著被壓抑者對壓抑的反抗,以及被支配者對支配的抵抗。對我而言,這個最根本意涵的「抵抗」的意識形態,在無意識中溶入了我的生活,職業甚至研究的道路,以有形或無形的各種形式貫穿了我的一生,從根底上規定著我的一生。像我這樣的生存方式,我嘗試用「抵抗」這個用語來總括它。這是使自己也感到驚訝的,70歲的道路的性格規定。 繼續閱讀

劉進慶先生學經歷及著作目錄

1931年   作為劉仁德‧六味的第六子,出生於台灣‧舊台南州斗六街(現在的雲林縣斗六市)學歷
1944年   斗六國民(公)學校畢業
1948年   嘉義中學畢業
1951年   嘉義高等學校畢業
1956年   台灣大學法學院經濟學系畢業、經濟學學士
1962年   神戶大學大學院經濟學研究科研究生
1965年   東京大學大學院經濟學研究科碩士課程修完、經濟學碩士
1972年   東京大學大學院經濟學研究科博士課程修完、經濟學博士
經歷
1956年   服義務兵役、第5期預備軍官(1年半)
1957年   彰化商業銀行任職(4年)
1975年   就任東京經濟大學副教授
1978年   升任東京經濟大學教授
1979年   任東京經濟大學考試委員會委員長(4年)
1985年   中國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北京)客座教授
1988年   東京經濟大學經濟系主任、大學法人理事、大學院經濟研
究科委員長、國際交流委員長、電算室長(以上各2年)
1991年   美國史丹福大學 研究所客座研究員(1年)
1992年   美國哈弗大學 銀行中心客座研究員(1年)
1993年   亞洲經濟研究所開發學校客座教授 (6年)
1994年   東京經濟大學校內各制度整合委員長 (7年)
1995年   東京經濟大學法人評議委員(7年)
1996年   東京經濟大學學費問題檢討委員會委員長(3年)
1998年   東京經濟大學圖書館館長(2年)
1999年   東京經濟大學創立100週年紀念展覽活動執行委員長(2年)
2000年   東京經濟大學設置本科國際經濟學系籌委會委員長(2年)
2001年   東京經濟大學退休、被授予東京經濟大學榮譽教授
主要社會活動
兩岸關係研究中心(日本)代表
台灣學術研究會(東京)理事長
亞洲留學生文化協會評議委員
日本華人教授會議監委
主要著作
『戰後台灣經濟分析』, 東京大學出版會出版, 401pp, 1975年2月
#中文翻譯版A,『戰後台灣經濟分析』, 雷慧英譯, 廈門大學出版社(中國)出版, 476pp, 1990年5月
#中文翻譯版B, 『戰後台灣經濟分析』,林書揚監譯‧王宏仁‧林繼文‧李明俊譯, 人間出版社(台灣)出版, 376pp, 1992年6月。*獲『中國時報』(台灣),1992年度十大優秀圖書獎
『台灣百科』(若林正丈‧松永正義共同編著), 大修館書店出版, 262pp, 第4章 經濟與產業, 1990年7月
『台灣の經濟──典型NISEの光と影』(隅谷三喜男‧涂照彥合著),東京大學出版會出版, 358pp, 1992年2月
#中文翻譯版, 『台灣之經濟──典型NISE之成就與問題』, 朱天順監譯‧雷慧英‧吳偉健‧耿景華譯, 人間出版社出版,pp377, 1993年7月
『激動のなかの台湾――その変容と転成』(若林正丈‧大橋英夫合編),田畑書店出版, 439pp, 1992年9月
『全球華僑華人推動中國平和統一大会‧新世紀東京大会論文集』 (中文)(編著),日本僑報社, 400pp,「中國和平統一的物質基礎──兩岸經貿一體化動態」,pp330—335,2001年7月
『日韓台の対ASEAN企業進出と金融』(斉藤寿彥共同編著),日本經濟評論社出版, pp326, 「理論的視角」 pp5—17, 「総括と展望」pp309—319, 2002年6月
『台灣の産業政策』(朝元照雄共同編著), 頸草書房出版, 248pp,
第1章「台灣の産業組織と産業政策」 pp3-41, 2003年1月

 

弔 劉進慶學長、同志(林啟洋)

今年的光復節晚上,做完慶祝活動回到家時已是午夜時刻,剛抵家門,日本的陳仁端學長打來電話告知進慶學長已於十月二十三日清晨過世,並且也已做完家族密葬的消息。聽了,雖明知遲早會有這麼一天,但是,萬萬沒料到會如此提前。我才於十九日給他發完信,這樣看來,是來不及看到信就離去了。唉!恨我太遲於發信了。頓時,惆悵與落寞交集襲來,久久,不能平息。 繼續閱讀

辭世感言(劉進慶)

我從1931年在台灣得到生命來到世間以來,已經歷了74年的星霜。
此間,在台灣接受教育,後步入社會開始工作,又於1962年渡日進入了追求學問的人生之路。
東京大學求學期間,在良師的教誨以及益友的幫助支持之下,投入了戰後台灣經濟的研究。同時,為反抗壓迫也竭力參與反蔣民主運動,就這樣度過了我30歲階段的青春時光。
之後,又在東京大學的好同事及好學生們相伴的環境中,潛心在國際經濟,亞洲經濟,中國經濟的教育、研究方面,認真走上了學者的路。在這期間,為了台灣和中國大陸的和平統一也積極參與各種活動。這可以說是作為我這一代台灣人的歷史性課題。
隨著年齡的增加我的造血細胞發生了變化,生命所需的血球開始變得不足,已感生命到了盡頭。回顧一生,雖然飽嚐了活在動盪年代的辛酸,但是自己可以始終不失主體地頑強走過,可說是幸福的。在此,僅向世間給予我的恩情厚愛表達感謝之意,以此作為我的辭世感言。謝謝。
2005年10月23日
東京經濟大學榮譽教授 劉進慶

鶴望台灣完全光復半個世紀的心路歷程(劉進慶)

我所敬愛的在座各位同胞,大家好。
今天,我要報告的題目是:《鶴望台灣完全半世紀的心路歷程》
台灣光復雖然過了半個世紀多,但還沒有真正光復。今天我要講的有兩點:第一點,是什麼是 「真光復」、「完全光復」;第二點是關於我個人對於這個主題的心路歷程。 繼續閱讀

序論臺灣近代化問題──晩清洋務近代化與日據殖民近代化之評比(劉進慶)

摘要
台灣近代化始於天津條約(1858年),開放四處岸口為歷史起點。到1945年日本敗仗,結束臺灣殖民地統治為止這九十年間的臺灣近代化進程,可分晩清洋務期(1858-1895)與日據殖民期(1895-1945)兩大段。在這期間,臺灣近代化之先驅者為劉銘傳。洋務期後段劉銘傳的新政改革,非常宏偉而富有前瞻性。特別在清賦、建設鐵道和振興新式產業三方面,留下了臺灣近代化的光輝史蹟。日本代表性學者史家均給予高度評價。
日本的臺灣殖民地經營,踏襲了劉銘傳近代化基礎。產業開發非工唯農,初期:動用差別政策壓制本地糖商,護航日資獨佔糖業市場。中期,開發稻作,特化於糖米兩項農業,來服務日本帝國主義本國。末期,為日本軍國主義需要,引進財閥推動投資軍需工業化,而置台籍資本於圏外。日本敗仗,工業化告中斷,這一段期間,臺灣經濟在戰時統制下,人民貧困受苦。
總之,洋務近代化是由外而內,是自主近代化,是農工全面的產業化,經濟整體近代化。相比之下,殖民近代化是外在的,從屬近代化,是非工唯農的産業化,是差別、跛行的近代化。日本軍國主義下的軍需工業化是非臺灣主體的近代化,乃不可取。
在一百多年來的臺灣近代化進程中,晩清劉銘傳新政改革是臺灣近代化的原點和典範。我們應該珍重此一近代化的光輝史蹟為原點,來超克被扭曲的歷史認識,才不迷失臺灣近代化建設未來的正確方向。
繼續閱讀

一國兩制與高度自治提法的探討(劉進慶)

東京經濟大學名譽教授 劉進慶
2002年5月23日 香港

1. 祖國統一大業以收攬台灣民心為首要 ─ 序
當今,台灣分離主義勢力猖獗,挾美日洋天子自重,有恃無恐,已到不能容認,不可座視不管的程度。為要完成祖國統一大業,就要徹底推動反獨促統,著力點主要有三方面。一是提高祖國的總合國力、二是以此抵制美日外國勢力介入、三是收攬台灣民心。本文主要針對收攬台灣民心這方面來探討上開問題。 繼續閱讀

新世紀海峽兩岸經貿一體化的加速和“一國兩制”的切實性——第十屆海峽兩岸關係學術研討會發言(劉進慶)

一、代序——兩岸經貿一體化為中國和平統一的物質基礎
兩岸政治與經濟的動態一向相左,背道而馳。政治關係對峙相斥,越走越遠,經濟交流卻互補相引,越靠越近。本文暫置政治問題不談,專從當前兩岸經貿一體化動態來探討它和“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關係。這十餘年來,兩岸經貿交流順步發展,年年擴大,日益加深。即海峽兩岸和平統一的物質基礎,業已置兩岸政治軍事的緊張局面于一邊,而領先一步鞏固起來。並且眼前兩岸加入WTO在望之下,兩岸經貿關係即將加快一體化的步伐,是乃有目共睹的。 繼續閱讀

我們正在經濟十字路口,香港模式抑或日本模式? ──訪劉進慶教授談台灣產業走向(王麗美)

台灣經濟發展到八○年代進入一個轉型期,但工業升級的過程並不順利,高科技投資意願低落。熟悉台灣經濟發展的東京經濟大學教授劉進慶最近在他的論述中談到,認為台灣經濟在碰到升級困難及勞工、公害問題時,作了迴避,企圖將經濟成長的主角由工業部門轉移到服務部門,也就是走上「香港模式」,而放棄了直接面對問題力求三種產業結構平衡發展的「日本模式」。
劉進慶先生近日回國進行一項受日本文部省委託的台灣經濟研究計畫,記者特就此問題訪問劉先生。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