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林華洲

台灣社會的現況和展望(林華洲講,李向民整理)

台灣勞動黨中央常委林華洲先生趁來美開會之便,於七月下旬抵達休士頓。七月二十八日下午,林先生應中國文化學社之邀,以“台灣社會的現況和展望”為題,在休士頓大學發表演講。他分析了台灣經濟發展的背景,認為影響台灣經濟發展最深遠的原因是國民黨統治者對台灣這片土地沒有歸屬感,所以各種政策都只是為了鞏固政權,今天台灣的局面便已經看到種種局限。至於台灣的將來,林華洲先生認為取決於台灣的產業升級,但他認為政府在這方面做得太遲太少,其中變數很多,成敗尚是未知之數。 繼續閱讀

黑色風情(林華洲)

喪家死者是個年輕人,憨厚的臉孔、拘謹的神情近乎靦腆。原來在福市本村人開的工廠做工,因為是小廠,福利總差著些,吃啦,住啦,一切將就,還要夾七夾八地幹上些不相干的雜活,尤其是沒有固定的休假,隨時待命加班,更加留不住年輕人,終於一夥兒都離開了,也一夥兒都轉入了附近一家較有規模的工廠。年輕人嘛,就愛伴兒,愛在休假時呼朋引友騎了機車到處拉風,至於薪水多少倒並不那麼重視,反正以後賺錢的日子儘長。
去年底剛身家調查過,兩個姐姐還盤算著他該什麼時候入伍,商量著該送他什麼當紀念。剛退伍的哥哥覺得好笑,當兵那麼忙,還什麼紀念不紀念,要嘛給他錢最實際,可他又不缺這點吃燒喝冷的小錢。姐妹倆合計著到媽祖宮為他燒炷香,祈求媽祖保佑他事事平安,於是趕在梅雨季前挑了個假日,上廟燒了香。 繼續閱讀

在勞動黨建黨大會上,杜繼平與蘇慶黎各執候選黨旗的一端,並由設計者林華洲進行說明。

在勞動黨建黨大會上,杜繼平與蘇慶黎各執候選黨旗的一端,並由設計者林華洲進行說明。這面候選黨旗經大會確認為勞動黨正式黨旗。建黨大會的會址在台北市耕莘文教院。

當你回來的時候(林華洲)

當你回來的時候, 一切還是平常一樣,
窗前掛起了竹帘, 屋裡點亮了灯光;
只為給小别歸來的你, 如常的安慰與溫暖。
當你回來的時候, 一切還是平常一樣,
爐子上燉著湯, 電鍋裡熱著飯;
我只是出去散散步, 就在廟前的廣場。
時光逝去,有如飛箭!
當你回來的時候, 將會驚奇地發現,
那件黄色的襯衫, 我已洗得發白;
好像一片青翠的草地, 由炎夏進入了秋天。
當你回來的時候,將會驚奇的發現
那條八斤的棉被,十年後竟然還能禦寒
只為那無數冬夜的記憶,以及你留下的淡淡體香。
時光逝去,有如飛箭!
當你回來的時候, 我已不復當年盛壯,
鷹一般銳利的雙眼, 也早已昏花迷茫,
一半是因為經常流淚,一半是因為苦苦地盼望。
當你回來的時候, 我已不復當年盛壯,
孤單地坐在老屋簷前, 晒著冬日裡短暫的殘陽,
心中懷著悲傷的往事, 臉上蒙著早降的風霜。
時光逝去,有如飛箭!
當你回來的時候,我已不在人間
請先到左鄰右舍探訪,聽聽他們敘說我的景況
如何在等待中死去,為了堅守對你的誓言。
當你回來的時候,我已不在人間
墳上的青草不需修剪,也不必給我多燒紙錢
回首離合悲歡的人世, 你是我唯一的牽掛與眷戀。

綠島野百合(林華洲)

在早春三月的綠島北岸,
一處幽隱陡惡的山坡上,
雜生的灌木與蔓草之間,
無數的野百合花
迎著大海,鮮生怒放!
孤獨中不失盼望,
死寂裏猶自吶喊。
給我太陽罷,
我需要溫暖!
給我星辰罷,
我需要方向!同時,
也給我風雨罷,
我需要鍛鍊!
海上吹來的狂風,
也許摧折我的枝葉。
洋面帶來的暴雨,
可能擊傷我的嫩蕊;
但是,我的球莖
定定地深藏地下,
我的枝葉雖有暫時的枯萎,
我的生命卻永不死滅!
只要我能生根,
我就抽芽!
只要我能抽芽,
我就開花!
只要我能開花,
我就結子!
只要種子落下,
是的,只要種子落下,
親愛的野百合花,
你便又會在這片禁地上,
在任何荒寂的海角山窪,
生根抽芽,逢春開花!

出處:《夏潮論壇》第三期,頁61。198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