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許月里

簡明仁悼念許月里

驚聞許阿姨仙逝,心中極為不捨,幾個月前曾邀請許阿姨和一些關心農民的朋友聚餐,席間她說話的聲音仍然宏亮,笑聲仍然和以前一樣的爽朗,身體狀況應該是不錯的,想不到那是最後一次的見面。
記得第一次見到許阿姨的時候,她就談起了當年和我的父親一起為農民努力打拼的情景,臉上仍然跳躍著榮耀熱情的光輝,好像那是一場未完成的聖戰,一直延續到今天。聽到一個九十多歲的老前輩,當向我說起共產主義,說起無產階級的祖國時,心中仍然充滿熱情,讓我不禁對當時的前輩們欽佩萬分,他們是真正的為理想而戰。 繼續閱讀

許月里女士生平事略(周榮光)

許月里女士

許月里女士


母親出生於一九一二年,也就是民國元年,在新店偏僻的山上;外祖父本來是個以種茶維生的農民,後因手指受傷不便耕作,而搬到台北後車站一帶。外祖父雖是個農民,但漢文的基礎不錯,漢民族的意識也很強,曾經用文言文的三民主義教過母親,同時也教母親看當時的〈台灣民報〉等刊物。母親也經常跟著外祖父去參加當時「文化協會」所舉辦各種講習會及活動。
曾聽母親說外祖父因為看〈台灣民報〉的緣故,而被取消鄰長的資格,外祖父還說「求之不得、求之不得」;以及外祖父因積極的參與「文化協會」的活動,以致被日本當局扣留兩個月,甚至牽連外祖母也被扣留,後來因問不出所以然來才被釋放。所以母親民族意識的啟蒙,與愛國主義的培養,跟外祖父之家庭教育有很大的關係。 繼續閱讀

戰鬥的歐巴桑—許月里女士的道路(1912-2008)(藍博洲)

許月里窮苦人家的女兒
許月里的祖先從大陸遷到臺灣之後,一直住在新店赤皮湖偏僻的山上。
一九一二年,也就是民國一年,許月里在家裡的經濟正處於艱難貧困的情況下,在那片地瘠人稀的山上誕生人世。
許月里一直認為,自己的身上流著父親那股敢於反抗不義的血。在她的印象中,父親是一個漢民族意識強烈的人。他父親小時候就有很強烈的學習漢文的欲望,為了讀漢文,淩晨四點,天還沒亮時,他就會在穿好衣服,帶著書本,跋山涉水,走上三四個小時的路程,開開心心地趕到位於新店街上的私塾上課。婚後,他仍然留在赤皮湖山上,以耕地種茶維生;後來,因為手指受傷,不能再耕作,才搬到臺北上奎府町(今鄭州路、華陰街、太原路、承德路、重慶北路一段一帶),做販賣點心的小生意。 繼續閱讀

為蔣渭水與台灣文化協會致 『台灣評論』的聲明(蔣碧玉等抗日老人)

敬啟者:
我們是一群與蔣渭水先生或與當年台灣文化協會相關的老人,看見『台灣評論』的創刊廣告,標榜著蔣渭水先生和台灣文化協會,內心倍感興奮,以為當年我們抗日一代台灣人的事業,終於有了年青一代的繼承。
但是,翻開『台灣評論』創刊號一看,事實完全不是這樣,事關我們老人的歷史清白和聲譽,也以免我台灣子弟受人欺騙,不得不有以下之聲明: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