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歷史科學

以意識形態代替科學知識的災難──批評陳芳明先生的〈台灣新文學史的建構與分期〉(陳映真)

作者簡介:陈映真,男。原名陈永善,笔名陳映真、许南村,台湾省台北县莺歌镇人,台灣日據時期1937年11月8日生。知名作家、理論家,曾擔任人間雜誌發行人、中國作家協會名譽副主席, 2016年11月22日在北京病逝。

一、離奇的社會性質論

去秋,陳芳明先生(以下禮稱略)發表了〈台灣新文學史的建構與分期〉(《聯合文學》月刊,一九九九年八月號),宣告他要以「後殖民史觀」去「建構台灣新文學史」,並進行台灣新文學史的分期。他主張「要建構一部台灣新文學史,就不能只是停留在文學作品的美學分析,而應該注意到作家、作品在每個歷史階段與其所處時代社會之間的互動關係」。他並且說,他在「建構」這部新的台灣新文學史時,要以「對於台灣社會究竟是屬於何種的性質」的問題之究明為「一個重要的議題」。陳芳明於是把結論說在前面。他認為台灣社會的總的性質是「殖民地社會」,「則在這個社會中所產生的文字,自然就是殖民地文學」。

這就牽涉到關於既有的、馬克思主義·歷史唯物主義的社會性質理論和殖民地社會理論了。小論的目的,只限於審視和批評陳芳明據以為台灣新文學「分期」之基礎的「台灣社會性質」論,至於陳芳明依其台灣社會性質說所造成的關於台灣新文學史論的全面錯謬,則等待以後的機會加以批評。 繼續閱讀

台獨運動和新皇民主義──馬關割台百年紀念學術研討會上的講話(陳映真)

主席,各位女士先生,各位朋友:
今天,我們在這兒相聚,共同紀念百年前一場羞辱的戰敗後割台的慘痛與悲憤。但也是在今天,台北市有一群教授們、政客們和民族分裂主義者們,公開示威遊行,名目叫「馬關百年,告別中國」。這是日據下「皇民化運動」以來第一次公開的反華辱華,棄絕自己中國種姓的活動。它已經深刻地傷害了中華民族的情感,彰明昭著地表現了台灣朝野反共、反華運動可恥的本質。
然而,這也絕不只是一小撮個別團體、組織的思想感情。歷史地看來,台灣的民族分離主義運動的各家各派,對待台灣日統下殖民地歷史、對於日、美帝國主義,素來是謳歌讚頌的。而這謳歌讚頌的主要原因,是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占有台灣,使台灣得以和祖國分離。對於他們,凡是使台灣與中國分離的歷史過程及結果都是善的,反之則惡。 繼續閱讀

台灣社會的現況和展望(林華洲講,李向民整理)

台灣勞動黨中央常委林華洲先生趁來美開會之便,於七月下旬抵達休士頓。七月二十八日下午,林先生應中國文化學社之邀,以“台灣社會的現況和展望”為題,在休士頓大學發表演講。他分析了台灣經濟發展的背景,認為影響台灣經濟發展最深遠的原因是國民黨統治者對台灣這片土地沒有歸屬感,所以各種政策都只是為了鞏固政權,今天台灣的局面便已經看到種種局限。至於台灣的將來,林華洲先生認為取決於台灣的產業升級,但他認為政府在這方面做得太遲太少,其中變數很多,成敗尚是未知之數。 繼續閱讀

談談台灣的文學(羅隆邁[郭松棻])

(一)文學與殖民主義
二十世紀的台灣文學可以說一直沒有與殖民主義斷絕過關係。二次大戰以前不待說,就是大戰以後的這二十幾年間,也與殖民主義的絲縷斬不斷關聯。但是,二次大戰之前和之後,台灣文學與殖民主義的關係卻有本質上的不同。戰前,台灣是日本的殖民地,日本政府除了用武力鎮壓台灣當地的各種民族主義運動以外,還以懷柔政策的手法在文化、思想上推行種種歸化運動,企圖使台灣人民與中國大陸斷絕思想和感情上的聯想,閹割漢民族的意識。國語(即日語)運動、皇民化運動是其中較突出的實例。在這種殖民政策下尋找縫隙,表現民族的淪落、辱沒、反抗和鬥爭等種種面貌是當時台灣文藝工作者的第一課題。在他們的作品上所表現的幾個特徵往往是:語言稍嫌粗糙,結構略缺經營,人物刻畫不夠圓熟,情節演進沒有足夠的說服力,但是內容富鄉土色彩,面對現實,主題與歷史的動脈息息相連。賴和的《善訟人的故事》、楊逵的《無醫村》、張文環的《閹雞》、呂赫若的《牛車》以及在日據時代就開始寫作而在光復以後始得出版的吳濁流的《亞細亞的孤兒》就是這樣的作品。二次大戰以後,台灣已經不復是日本的殖民地。然而,名義上台灣雖然重新成為中國領土的一部分,但是實際上的局面是相當複雜的。自五○年以來這二十幾年間,台灣的政治、軍事、經濟各部門都一一打上了美國牌的烙印。文化、思想的領域自然難以與這些根本的政策背道而馳,也因此接受了同樣的命運,無形中處處出現了「中美合作」的商標。自從五○年代開始,台灣經濟上依靠美援,在思想上接受了西方發達國家所提倡的「現代化」以後,精神氣概就淪入自甘落後的深淵之中。於是「全盤西化」幾乎成為台灣知識份子的活動基調。二十年來台灣文學的主流也是在這種精神上先成為西方俘虜的狀態下,自覺地或不自覺地,一年一年發展下去。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