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保釣運動 下的所有文章

余雨:記周恩來關於台灣問題的談話


【原編者按】本文以筆記的方式,記錄了周恩來在最近一次會見留美學生時,關於台灣問題的談話要點。由於並沒有直接引述周恩來的話,這次會見及談話內容也未見諸中共報導,因此只能作為非正式的記錄,供讀者參考。

時間:一九七三年一月四日下午四點半到七點。地點:北京人民大會堂。

一、簡記

這次會談是在很輕鬆的氣氛下進行的,然而談的內容是相當嚴肅的。

我們這個小團體一共六人,是由美國回來參觀的。其中一位是台省籍的。

周總理目光瞿然,一進場就惋惜台省籍同胞只來了一位,人數上太少了。開始約半小時的時間,周總理都花在與坐在首位的台籍 君談話。兩人只隔了張茶几,由閒話家常,談起台灣高山族的情形,霧社事件。又問起有關台籍資本家的情形,有沒有台籍人辦報紙、辦學校等問題,及其他一些台灣社會發生的事情。 君提到了台灣人的心聲無人問,只有說出來訴諸國際正義。他又提出,台灣歷遭割讓、欺騙與各種迫害,以致人民喪失了自信心。他又提議:如果中國真的了解到與同情台灣人所受的委屈,而且真的有泱泱大國的風度的話,就應該讓台灣人民自決一次,並由中國提供「保護」,使台灣不受國際列強的干涉和侵略。周總理正面答覆了 君的意見,並闡述了中國對台灣前途的主張。後來我們又提出些其他的問題:關於釣魚台,回國服務,台灣過渡期的政治綱領,台灣人民如何當家作主,國共和談等問題,周總理也一一有所回答。以下是筆者記下的周總理談話的要點。

二、周總理談話的要點

(一)關於所謂「保護」台灣,讓台灣人民「自決」:

 中國決不能主張「保護台灣」,「保護」在歷史上有一定的意義,是帝國主義玩弄的花樣。中國要求「保護台灣」就不像話了。中國人民對台灣有深厚的民族同胞感情,才堅持一定要解放台灣。否則,如果承認台灣為異國,則只有尊重主權,不干涉內政,怎能說「保護台灣」,這樣置台灣於何地?至於「自決」,則純粹是抽象的,實際問題是台灣勞動人民如何能當家作主的問題。

(二)關於所謂「台灣人民喪失了自信心」的說法:

 過去的中國人民一向何嘗有自信心,受盡了列強的欺侮。
 其實沒有自信心的是一些知識份子,勞動人民有了覺悟後是不怕的,試看越南,美國的手段多殘酷,越南勞動人民的鬥志哪裡動搖了一分!

(三)關於台獨運動:

 台獨運動的起因是可以理解的;台灣被割讓了一次,被日本統治了五十年,好不容易回到了祖國的懷抱,誰知蔣介石集團比日本更壞,根本是一群蝗蟲,給台灣人民帶來了大災害。
 台灣要靠「國際正義」來獲得真正的獨立是不可能的。
 靠美國就一定要受美國控制,靠日本也是一樣。靠蘇聯更慘,其作風是法西斯的。
 蘇聯想趁印巴戰爭來打進太平洋,曾向蔣介石要求,借用澎湖。
 台獨分子,除了彭明敏這樣帶頭的以外,也都歡迎他們回來看看,相信多看多談是可以彼此溝通的。彭明敏等現在來不大便當。

(四)關於國際霸權及蘇聯入台的緊迫性:

 考慮台灣與世界的前途不能看不到爭霸權的事實,美蘇爭霸是不能否認的事實。只要其能力所及,那兒都要去爭霸,尤其是蘇聯,簡直是跟著美國,亦步亦趨的爭霸。美國有時還顯得保守些,印巴戰爭只去了個第七艦隊,真有點笑話。蘇聯對太平洋也是想打進來同美國爭的。
 蘇聯對台灣是有野心的,只要能力所及它一定下手。蘇聯占台的機會是存在的,但若一定要問其緊迫性,則還不算太緊迫;一方面隔得太遠,而且不僅中國人民不允許俄國占台,與蘇聯爭霸權的美國,也不願意讓蘇聯的勢力進入台灣。

 兩霸軍費都近一千億。但現在兩霸控制全世界的局面已經不行了,將來的問題是兩霸誰先垮台的問題。
 只有中國是抱定不爭霸的原則,除了我們在國際外交上堅守不做超級大國的原則外,我們更在教育上教導我們的下一代,不要有霸權的思想。毛主席最新的指示是「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就是要全中國的人民,不論老幼都不要有國家強了就要做霸的思想。

(五)關於中國對台灣的前途的主張:

 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個原則我們是不能變的。
 開國不久所提出的口號「民主自治」還沒有取消,現在也想不出更好的口號。
 肯定要經過一個過渡時期,那麼多軍隊怎麼辦?外資怎麼辦?外商全趕走了失業問題怎麼解決?農民如何真正自己有地?至於具體的主張,還要費點腦筋,不願隨便提出。

(六)關於和平解放和台灣人民當家作主:

 為了避免台灣人民的痛苦,力求和平解放。
 對於國共和談,現在蔣政權還是在擺出罵街的姿態,顯然他們還不想談。
 所謂台灣人當家作主的實質就是擺脫壓迫與剝削。
 台灣的勞動人民當家作主這個方向是決不能錯的,但有時一些暫時性的讓步也是必要的。
 至於過渡期間台灣人民當家作主的體現方式,以及對反動勢力讓步的程度,主要是一個力量對比的問題;台灣人民能一舉推翻蔣政權當然最好,無論如何,祖國是站在人民這一邊的。
 由祖國來提出過渡期的政治綱領或台灣民主自治綱領,以及其他保障台灣人民當家作主的具體辦法有很多困難,台灣人民的政治要求或過渡時期的政治綱領,由台灣人民在台灣提出來就更有意義。
 現在能談的是當家作主的原則:這個原則是勞動人民當家作主而不是資產階級當家作主。
 不主張武力解決是為了避免台灣人民犧牲過重。如果問題很容易就能解決,我們當然不會真那麼傻,按兵不動。這種假設的問題太多說也沒意思。總之,中國的立場是不錯方向,不失機會。如果方向沒有錯,機會沒有到,我們是有耐心等的。

(七)關於台灣島內運動:

 一下推翻是空想。因為蔣氏父子有四五十年反動統治的經驗。蔣介石是那麼容易垮的嗎?
 對台灣人民的反抗鬥爭,一向不敢發表支持聲明或以其他方式表示,怕害了他們,只有等到台灣人民起來後,才能談到合作或支持的問題。
 蔣氏反革命手段毒辣,島內鬥爭不容易,但海外空喊是沒有用的。

(八)關於釣魚台:

 中國立場已經發表了正式聲明,當然不會變。
 現在與日本還沒有展開談判。
 日本在附近的沿海探勘,由得他去。開採是絕對不行的。如果擅自開採,將進行阻止。

(九)關於台灣人回來參觀的問題:

 直接找當地大使館或外交團體,不必透過什麼非正式的個人代辦。
 祖國盡量注意保密問題。

(十)關於回國服務的問題:

 中國還得準備兩三年。
 準備些什麼?主要是各單位和回國服務者的合作問題;除了專業方面的協調,思想、習慣甚至語言方面,國內外都相差得很遠。為了合作無間,溝通順利,雙方都得作準備。
 想回來服務的人最好先回來看看,熟習一下。最好夫妻一起回來看。
 至於「短期服務」這個構想,也可以研究一下。
 反正我們對由海外回來的政策是來去自由,住不慣可以回僑居地去。

(十一)關於台灣人民代表參加和談的問題:

 最歡迎與台灣人民談。
 但現在與誰談呢?時機還沒有到。現在如果有從台灣派出來的代表,可能還是蔣幫派出來的吧!

三、會談的一些感想與印象

周總理精神的旺盛,注意力集中,反應的迅速,記憶力之好,措辭似乎隨便但卻極端謹嚴,給予人很深刻的印象。另外,周總理表現出來的那種質樸與絲毫沒有官架子,是很令從台灣長大的我感到震動的。你完全不覺得是跟一個高高在上的人談話。你知道他在注意聽你講話,在盡力了解你的觀點;你也知道,他也在盡力的使你的問題得到答案。跟一個八億人的領袖作這樣沒有虛文、沒有官樣文章的談話,是心智上很特別的一種經歷。他沒有隨便用官腔搪塞,你也不能講些無謂的客氣話。除了開始一點親切的閒聊以外,每一句話都繞著很複雜的問題打轉,你的心智一直不能懈怠,否則你就跟不上他了。他的知識廣博,國內外形勢有全盤的掌握。他的每一句話,都跟許多國內國外的形勢或事件,有明的或暗的牽連,一句也錯不得的。而沒有全盤掌握的我們,聽起來就要花些力氣去揣摹了。

周總理總理八億人的事,每天要辦多少要緊的事,要會多少重要的國內外賓客,而竟然抽出這麼寶貴的時間來和我們幾個一無建樹的留學生閒談,大約只有一個解釋:對台灣的關心與對人民的尊重。

從他對台灣的烏腳病,三美女工的怪病以及最近台灣選舉發生的事件的知識,高山族的情形等,表現出周總理對台灣的問題相當留意。這次會談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時間也是在談台灣問題上面。

周總理在關於台灣一些問題上給我的印象是穩紮穩打,一步一步走,不想搞什麼花槍。不空想一個綱領一個保證什麼的就會起天大的作用。台灣人民沒有起來之前,搞一兩個台灣代表來和談也是空的。針對知識份子的心理提幾個口號也沒有什麼實際的意義。

至於談到霸權問題,我是頗有感觸的。今天,世界上的一些大國只是告訴人民一些和平正義與愛這類漂亮名詞,但實際的國際政治手法卻完全是另一套:拼了老命要作霸主。在世界上,在歷史上,只有今天的新中國一個國家是:眼看著自己一天天強大,為了預防人民走上爭霸天下做超級大國的路,在還沒有真正強了之前,就向全國人民發出了警告:「不稱霸」!

總結這次會談的印象:我來的時候期望很高的,希望見到一位真正的革命者,我的確是見到了。

(《七十年代》,一九七三年四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