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劉進慶 下的所有文章

鶴望台灣完全光復半個世紀的心路歷程(劉進慶)

我所敬愛的在座各位同胞,大家好。
今天,我要報告的題目是:《鶴望台灣完全半世紀的心路歷程》
台灣光復雖然過了半個世紀多,但還沒有真正光復。今天我要講的有兩點:第一點,是什麼是 「真光復」、「完全光復」;第二點是關於我個人對於這個主題的心路歷程。 繼續閱讀

序論臺灣近代化問題──晩清洋務近代化與日據殖民近代化之評比(劉進慶)

摘要
台灣近代化始於天津條約(1858年),開放四處岸口為歷史起點。到1945年日本敗仗,結束臺灣殖民地統治為止這九十年間的臺灣近代化進程,可分晩清洋務期(1858-1895)與日據殖民期(1895-1945)兩大段。在這期間,臺灣近代化之先驅者為劉銘傳。洋務期後段劉銘傳的新政改革,非常宏偉而富有前瞻性。特別在清賦、建設鐵道和振興新式產業三方面,留下了臺灣近代化的光輝史蹟。日本代表性學者史家均給予高度評價。
日本的臺灣殖民地經營,踏襲了劉銘傳近代化基礎。產業開發非工唯農,初期:動用差別政策壓制本地糖商,護航日資獨佔糖業市場。中期,開發稻作,特化於糖米兩項農業,來服務日本帝國主義本國。末期,為日本軍國主義需要,引進財閥推動投資軍需工業化,而置台籍資本於圏外。日本敗仗,工業化告中斷,這一段期間,臺灣經濟在戰時統制下,人民貧困受苦。
總之,洋務近代化是由外而內,是自主近代化,是農工全面的產業化,經濟整體近代化。相比之下,殖民近代化是外在的,從屬近代化,是非工唯農的産業化,是差別、跛行的近代化。日本軍國主義下的軍需工業化是非臺灣主體的近代化,乃不可取。
在一百多年來的臺灣近代化進程中,晩清劉銘傳新政改革是臺灣近代化的原點和典範。我們應該珍重此一近代化的光輝史蹟為原點,來超克被扭曲的歷史認識,才不迷失臺灣近代化建設未來的正確方向。
繼續閱讀

一國兩制與高度自治提法的探討(劉進慶)

東京經濟大學名譽教授 劉進慶
2002年5月23日 香港

1. 祖國統一大業以收攬台灣民心為首要 ─ 序

當今,台灣分離主義勢力猖獗,挾美日洋天子自重,有恃無恐,已到不能容認,不可座視不管的程度。為要完成祖國統一大業,就要徹底推動反獨促統,著力點主要有三方面。一是提高祖國的總合國力、二是以此抵制美日外國勢力介入、三是收攬台灣民心。本文主要針對收攬台灣民心這方面來探討上開問題。 繼續閱讀

新世紀海峽兩岸經貿一體化的加速和“一國兩制”的切實性——第十屆海峽兩岸關係學術研討會發言(劉進慶)

一、代序——兩岸經貿一體化為中國和平統一的物質基礎
兩岸政治與經濟的動態一向相左,背道而馳。政治關係對峙相斥,越走越遠,經濟交流卻互補相引,越靠越近。本文暫置政治問題不談,專從當前兩岸經貿一體化動態來探討它和“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關係。這十餘年來,兩岸經貿交流順步發展,年年擴大,日益加深。即海峽兩岸和平統一的物質基礎,業已置兩岸政治軍事的緊張局面于一邊,而領先一步鞏固起來。並且眼前兩岸加入WTO在望之下,兩岸經貿關係即將加快一體化的步伐,是乃有目共睹的。 繼續閱讀

我們正在經濟十字路口,香港模式抑或日本模式? ──訪劉進慶教授談台灣產業走向(王麗美)

台灣經濟發展到八○年代進入一個轉型期,但工業升級的過程並不順利,高科技投資意願低落。熟悉台灣經濟發展的東京經濟大學教授劉進慶最近在他的論述中談到,認為台灣經濟在碰到升級困難及勞工、公害問題時,作了迴避,企圖將經濟成長的主角由工業部門轉移到服務部門,也就是走上「香港模式」,而放棄了直接面對問題力求三種產業結構平衡發展的「日本模式」。
劉進慶先生近日回國進行一項受日本文部省委託的台灣經濟研究計畫,記者特就此問題訪問劉先生。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