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戴國煇 下的所有文章

結束了旅行之人的日記—一九三○年的三十三天—備忘錄(連溫卿著、林書揚譯)

[說明]
本文是日據時期台灣左翼運動家連溫卿的日記。連溫卿是1920年代率領島內左翼與民族主義者分裂的關鍵人物。在他的領導之下,台灣文化協會於1927年轉變為左派組織,即所謂新文協。在他的主持之下,新文協於1928年創辦了刊物《台灣大眾時報》。不過,由於1928年秘密成立的台灣共產黨潛回台灣島內,並決意奪取文化協會的領導權,遂使連溫卿和楊逵於1929年被逐出組織。這份日記就是他被逐出新文協後前往日本「散心」的日記。
本文由林書揚於1986年譯出。發表時於《台灣風物》時署譯者名「林勞歸」。並有譯者介紹如下:「林勞歸,沈潛三十餘年後,目前從事譯述。」當時林書揚先生才從34年又7個月的國民黨牢獄中走出來。因有顧慮而並未親署自己的本名。
本文封面圖片是連溫卿在築地小劇場所觀賞過的左翼話劇《沒有太陽的街》的演員合影。──邱士杰案。
繼續閱讀

「失去母語的人」:追憶戴國煇教授逝世一週年(陳淑美)

二○○二年一月三日,晚上打電話給師母,約好明天去出版社送稿,師母聲音略帶沙啞,不敢問師母好不好,想起去年此時,老師驟然倒下,就是在今天進了加護病房,從此不起,此於從來相信老師大病後已漸復癒的師母來說,是生命裡的大轉彎,說是人生重挫,亦不為過。
一年了,老師離去已然一年﹗
繼續閱讀

爝火不熄‧長照天地:悼念戴國煇教授(杜繼平)

「但悲不見九州同」
戴國煇教授猝然長逝了。我相信,他是滿懷遺憾很不甘心地撒手人寰的。從我對他的了解,他最感遺憾的可能有兩件事:一是「但悲不見九州同」,未及得見中國的和平統一;二是精心思構的台灣近現代史未能完成問世,以為台灣史研究奠立一座裡程碑。 繼續閱讀

霧社起義與中國革命(戴國煇著、林書揚譯、張方遠輸入)

張方遠按:已故的旅日學者戴國煇,甚早進行了台灣霧社起義的研究,並在日本組織研讀會。長文〈霧社起義與中國革命〉正是相關研究中較為突出的一篇,不只論證了1930年霧社蜂起事件,對於台灣、整個中國,甚至整個世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意義,更破除了近來「主流」台灣史學者對於霧社起義的扭曲與誤解(有「主流」台灣史認為霧社事件只是「抗暴」,而非「抗日」亦非「反殖民);當然,在此時此刻重讀此文,也令人體悟了近年來被建構的「霧社神話」的危機。這篇文章由台灣愛國左翼前輩林書揚摘要譯出,刊於1990年第30期《遠望》。〈霧社起義與中國革命〉的全文,請見魏廷朝翻譯戴國煇原著《台灣霧社蜂起事件研究與資料(上冊)》(2002年,台北:國史館),頁281-334。

繼續閱讀